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寻道

寻道

心入自然 著

连载中免费

五代梁唐之交,江南小城,白衣少女邂逅孤苦少年,爱恨纠缠的心路,光怪陆离的际遇,肝胆相照的兄弟,生死一线的搏杀。一个关于成长与沉淀的故事,一代武林神话“隐仙人”的传奇人生,信念的碰撞,鲜血的交融,寻道,寻的不仅是武学之道,也是人生之道,更是天地大道。

45834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7

免费阅读
《寻道》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可以让我们一睹仙侠的风采,作者是心入自然,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458348字,处于连载中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五代梁唐之交,江南小城,白衣少女邂逅孤苦少年,爱恨纠缠的心路,光怪陆离的际遇,肝胆相照的兄弟,生死一线的搏杀。一个关于成长与沉淀的故事,一代武林神话“隐仙人”的传奇人生,信念的碰撞,鲜血的交融,寻道,寻的不仅是武学之道,也是人生之道,更是天地大道。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寻道》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寻道全文免费阅读

寻道

免费阅读

少女心中大急,方才命悬一线不及转念,现在回想起来,这少年手无缚鸡之力,却为了救自己,全然将性命置之度外。此刻见他生死未卜,心中不禁一团乱,又是感激,又是担忧,又是愧疚。

红衣女子却无暇顾及她这些小心思,只察看岑含伤势,发觉他伤势虽不轻,却一时并不危及性命,心下略定,回头道:“天山门下好大的煞气!今日念在是小辈,不为难你们,都请便罢!”语气中已有几分凛冽。方才她情急出手,动用了“离火劲”,连同这蓝衫少年,与他动手的六人个个伤得不轻。若不是思忖岑含重伤拖延不得,依着她的性子,今日势必要让这些狂徒全部交代在这里。

蓝衫少年面沉如水,他虽已负伤,却着实咽不下这口气。自己师兄弟八人分头自幽州南下中原,不想才过黄河便有一人重伤,七人一路查探追踪,才在这江南烟雨之地找到伤人的白衣少女,本以为能轻易拿下,不想到头来却是这番光景。眼前这红衣女子显然已从交手中看出自己武功来历,却仍是镇定自若,显是没将自己的师门放在眼里,他生平以师门为傲,此刻被人轻看,不由地极为恼怒,当下冷笑道:“前辈既知我等是天山门下,还敢伤我师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些。”

红衣女子目光从他身上扫过,缓缓道:“令师弟好色成性,在洛阳城中见到小徒起了歹意,明欺不成又施暗算,结果反为我徒儿所伤,实是咎由自取。耶律玄一代宗师,号称“法通阴阳”,门下弟子却是如此疏于管教,不免惹人耻笑。”

蓝衫少年面色涨得通红,自己那师弟风流成性他又岂会不知,只是不料招惹了如此棘手的人物,心下暗忖道:“今日只怕讨不了好。这女子武功如此高强,却不曾听师父提起过,不知是何方神圣?”当下朗声道:“前辈武艺高深莫测,晚辈实是佩服得紧,恨不知是何方高人,不免心中遗憾。不知前辈可否留下尊姓大名?我也好向师父禀报,以便来日登门求教。”

红衣女子眉头微皱。这少年看似客气,但话中威胁之意却是再明白不过,饶是她无意惹事,也不禁无名火起,冷冷道:“山野之人,不足挂齿,尊师若问起,就说鄙人忝居朱雀阁便是。”

少年遽然一惊,暗道:“原来是她!江湖传言‘火烈神女’辛月影常着一袭红衫,身法快如鬼魅,果真名不虚传。只是素闻这人下手从不容情,如此看来她今日罢手已是给足了面子,眼下唯有先将此间事禀明师父,来日再图找回这个场子。”心下计较已定,便躬身道:“原来是朱雀阁主辛前辈,晚辈耶律潜有眼不识泰山,望前辈恕罪。我等这就告辞,来日再向前辈请益,家师若知我们得了前辈指教,想必也是十分欢喜的。”说罢转身离去,余下几人各自相扶紧随其后,不多时已不见人影。

辛月影见他离去,心下暗暗发愁。这少年功夫脱俗,心狠手辣之余又沉得住气,不逞一时之勇,来日必是极难缠的一号人物。其师耶律玄一代大宗匠,位列“诸子六仙”,眼高于顶,又极为护短,此间事只怕难以善了。回头看去,只见少女正在给岑含喂疗伤丹药,方才一番激斗,她原本以为这少年吓破了胆,不想生死关头,反是他舍命救下了自己这个徒弟。一念及此,心中不由多了几分赞赏。

 

岑含脑中昏昏沉沉,只觉周围一片漆黑,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忽有光亮,很是刺眼,忽然发现自己是躺着的,依稀有两个人影正瞧着自己,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岑含极力睁开双眼,终于两个身影渐渐清晰,白者白衣胜雪,红着红衣似霞。少女一双清澈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眼中满是欢喜之意,红衣女子站在少女身后,也是点头微笑。

岑含自打懂事以来从未有女子如此关切自己,心下不由有些慌乱,想要挣起身来,忽地胸口剧痛,“啊”地一声叫了出来,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

少女赶紧将他扶住,嗔道:“你这人真是,才刚醒便要乱动。”

岑含脸一红,说不出话来。不知为何每次见到这少女,自己都成了哑巴,心中本有千言万语,但话到嘴边,却是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辛月影示意他躺着莫动,微笑道:“小哥仗义出手,救了我徒儿一命,在下感激不尽。”

岑含听她说得恳切,摇头道:“姐姐说笑了。我一个乡下穷小子,并不会什么功夫,怎么救得了这位姑娘?是姑娘福报好。”

少女插口笑道:“叫姐姐多甜呐,怎么到我这儿变成姑娘了?”岑含被她一说,老脸又是一红。

辛月影听他这一声“姐姐”,也不禁莞尔,道:“在下姓辛,名月影。小哥若不嫌弃,可以叫一声姑姑。”又指着少女道:“这位是小徒,姓洛,名飞烟。前日若非小哥仗义出手,只怕她便命丧当场了,实是感激不尽。”

岑含听她一说,忽地眼里有了些雾气,辛月影觉出他神色有异,便问道:“怎么了?”

岑含心中微觉慌乱,强笑道:“没甚么,突然有了亲人,心里高兴。”

辛月影脱口问道:“小哥无亲人在世么?”一言方出,便已后悔,这少年既说突然有了亲人,自是已举目无亲,自己何必多此一问。

岑含却不以为意,笑道:“姑姑以后叫我岑含便是,不必小哥小哥的,听着也不大自在。我是孤儿,小时候爷爷在路边捡到我,才得以活命,但三年前爷爷去世,便只剩下了我一人。如今平日里靠着爷爷留下的一点地种些菜来卖,农忙时去给村里吴老爷家打打短工,也算还能混个温饱。”

辛月影心中暗叹,这少年也是个可怜人,洛飞烟在一边也是怜意大起,却听岑含道:“姑姑不必在意,如今虽活得苦些,却也算老天眷顾了,否则没有爷爷将我捡回来,世上便也没有岑含了。唯一有些遗憾的,只不知生身父母是何人。”

辛月影心中唏嘘不已,这少年生世可怜,却不自暴自弃,且禀性纯良,为救人不惜一己性命,诚系可造之才,忽地想起一事,问道:“岑含,你父母可曾留下甚么物事?以便他日相认?”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