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冷月残刀

冷月残刀

潇洒狼 著

连载中免费

冷冷的明月,奇异的断刀,一部秘籍,一位剑侠。 童真的许诺,现实的残酷,一段爱情,一场梦幻。 青楼晓梦,乐舞悠歌,缠绵悱恻,伤痕累累。 生死之约,时代冠名,恩恩怨怨,但随云霄。 月之冷,刀之寒,月有多冷,刀有多寒。 明月不冷,而是人冷,刀也不寒,而是心残寒。 一位是豪门的公主,一位是青楼的妓女。 是残刀引发的恩怨,是泪水演化的情仇。 冷月寒刀:一位妓女的故事 一名浪儿的悲歌 一场若虚有的争夺 一首动人的歌……

96658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7

免费阅读
《冷月残刀》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可以让我们一睹仙侠的风采,作者是潇洒狼,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966584字,处于连载中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冷冷的明月,奇异的断刀,一部秘籍,一位剑侠。 童真的许诺,现实的残酷,一段爱情,一场梦幻。 青楼晓梦,乐舞悠歌,缠绵悱恻,伤痕累累。 生死之约,时代冠名,恩恩怨怨,但随云霄。 月之冷,刀之寒,月有多冷,刀有多寒。 明月不冷,而是人冷,刀也不寒,而是心残寒。 一位是豪门的公主,一位是青楼的妓女。 是残刀引发的恩怨,是泪水演化的情仇。 冷月寒刀:一位妓女的故事 一名浪儿的悲歌 一场若虚有的争夺 一首动人的歌……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冷月残刀》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冷月残刀全文免费阅读

冷月残刀

免费阅读

黎月雏手中的剑顿时指向了红妩娘。好多人并不怕这把剑,因为它只是一把木剑,但好多人都害怕剑上的香气,所以,红妩娘看着剑指向自己,她依然是泰然自若。

红妩娘杀人用的是笑,黎月雏杀人则用得是剑香。显然,目前黎月雏并不占有什么优势,因为红妩娘并没有闻到剑上的香气,然而黎月雏却看到了红妩娘正在对自己笑。

黎月雏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一剑杀了你。”

红妩娘并没有因为黎月雏那一本正经的语调而被震慑住,她的微笑,还是那么的从容。如果说黎月雏此刻是团火的话,那么红妩娘就是青草,她坚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道理。火虽熊熊,但它永远烧不没草场。

一只发簪,突然从黎月雏的耳畔划过,如果那发簪再向左一点儿,黎月雏此刻就成了独耳龙,倘若发簪再向左两寸,那么黎月雏就已经成了死人。发簪很有力地插在黎月雏身后的门框上。发簪插入的深度约有一寸,可想而知,如若发簪打在人的身体上,足可以将一个人的身体穿透。

红妩娘道:“对待女人,尤其是对待象我一样的女人,想杀你就要一剑杀死我,绝不可以优柔寡断,否则死的人将会是你。”

黎月雏手中的剑还没有放下,但他已将怒色收回,露出了泛泛的笑容。

黎月雏说道:“红妩娘果真厉害,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你太多的秘密,你为什么不杀我?”

红妩娘道:“因为不杀你的原因有太多。”

黎月雏好奇,于是问道:“能否说来听听?”

红妩娘说道:“第一,你的剑要比我的簪快,你不杀我,当然我也不会杀你。第二,我知道你从来不杀女人。第三,若大名鼎鼎的飘香剑客若死在我的手上,那么,那么多的武林高手岂不是是要找我要你的《飘香秘籍》,我并没有傻到让别人追杀我的分上。最重要的一点则是,我杀了你的朋友范奇,也想补偿你一个朋友。”

黎月雏明白红妩娘所言的意思,但仍然特意地问道:“此话怎讲?”

红妩娘道:“就是我想作你的朋友。”

黎月雏缓缓地把剑放了下去,说道:“我算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情愿喝你给的毒茶了。在你的身上,的确存在着与其他人不同的魅力。可是,你根本就取代不了我的朋友,范奇。”

红妩娘“哼”地一声,似乎显得很失望,或许这是因黎月雏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而失望。

红妩娘道:“失去了一位想害你的朋友,获得的一位不会杀你的朋友,你认为你吃亏了么?”

黎月雏问道:“此话又怎讲?”

红妩娘道:“你看看你的《飘香秘籍》是否缺了页?”

黎月雏知道红妩娘是不会趁机夺走秘籍的,所以他很放松地拿出了秘籍。当他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黎月雏惊愕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看到《飘香秘籍》的最后一页,那一页也正是人们纷争的藏宝地图。

尚未等黎月雏回过神来,他此刻隐约地看到红妩娘手中夹着一张纸。黎月雏这时定睛一看,顿时目瞪口呆,问道:“藏宝图怎么会在你那,难道你也对《飘香秘籍》感兴趣?”

红妩娘顺势一扔,薄薄的一张纸如同飞镖旋转那么平稳,最后又落回了黎月雏的手上。黎月雏慌张地扫视了一眼,知道手中的这张藏宝图的确是真的。

还没有等黎月雏开口去问,红妩娘就说道:“这是我从范奇身上找到的,这也是我杀他的原因。”

黎月雏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不知因何原因,他并不认为红妩娘在说谎。黎月雏无语,他在很认真,极专注地深思着。红妩娘理解,黎月雏此刻那矛盾的内心,因为她明白身在江湖,朋友对自己的重要,更理解,失去朋友时,内心深处的痛楚。

红妩娘不再微笑,因为在这种场合下,谁都笑不出来。

良久良久,沉默依旧。

此刻,黎月雏也不能先开口说话,因为他若是相信了红妩娘的话,他会因自己朋友的背叛而更加伤心。但倘若他要不相信红妩娘的话,那么除了自己不杀女人的理由而不去杀红妩娘之外,再没有任何可以放过她的理由。

红妩娘说道:“倘若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我。”

黎月雏紧盯着红妩娘看,他在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徘徊着。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因为他很清楚,能偷走自己贴身东西的人,只有自己最好的朋友。

于是黎月雏说道:“我信。”

红妩娘道:“现在想杀你的人很多,你自己要小心。”

黎月雏微微颔首,然后又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们好象今天才刚刚相识。”

红妩娘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想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黎月雏抛开失去朋友的感伤,露出了交了一位新朋友的笑容,说道:“我相信一见钟情,但我却不理解,你为什么还没见过我时,就会帮我?”

红妩娘听了这话,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害羞之色,但她的心跳却已加速。

黎月雏又道:“看来我是头一个能安全的从夺命红妩娘房间里走出的男人。”

红妩娘听后也笑了,因为黎月雏说的太实在了。的确如此,凡是来过红妩娘房的人,他们都喝过带有剧毒的碧螺春,所以有人叫她夺命。但在黎月雏的眼中,红妩娘对自己并没有丝毫的歹意。

既然是朋友,就需要朋友间的坦诚,黎月雏在红妩娘身上依然有着颇多的疑问,所以他现在并不急着要走。

黎月雏问道:“为什么要杀他们?”

红妩娘道:“因为他们都不是好人,他们都该死。”

黎月雏又问:“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红妩娘说道:“因为他们与范奇一样。”

黎月雏不解,于是问道:“何出此言?”

红妩娘道:“他们有一天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去抢藏宝图。”

黎月雏觉得红妩娘的话太荒谬了,于是说道:“你好象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一个人……”

红妩娘打断了他的话,急切地问道:“为了谁?”

黎月雏笑道:“为了谁?”

黎月雏笑道:“当然是我了。”

红妩娘赧然道:“自作多情。救你只是除了你,我想再没有第二个人配拥有这张藏宝图。”

黎月雏道:“为什么?”

红妩娘说道:“因为我相信你是个君子。”

说着,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声响了起来,原来红妩娘正在摇晃着一串翠玉镯铃,那是一个玉镯,上面挂着一圈铃铛。

黎月雏看到后显得非常着急,连忙摸了摸衣兜,然后问道:“快还给我,它怎么会在你那儿?”

红妩娘听后非但没有给他,反而将那个镯铃戴在了自己的手上,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慌张什么,这个镯铃我看还没有我扔出去的发簪值钱那。”

红妩娘边说着,一边摇晃着那个镯铃。铃声脆耳,似乎使黎月雏又想起了什么。

黎月雏此刻又催促道:“快还给我。”

红妩娘依然不急不躁地问道:“这个镯铃我是在范奇身上发现的,果真是你的?它难道对你很重要吗?”

黎月雏道:“我把这翠玉镯铃一只都同《飘香秘籍》放在一起,在我的眼中,它的价值要远远高于这本《飘香秘籍》:”

红妩娘听后很诧异,惊叹一声:“哦?”

黎月雏道:“在我八岁那年,我在一座山林中遇到了一位身着橘色外套的小女孩。那时她一个人在那片山林中,饿得焦黄体瘦。我一询问才知道,她的父母被人杀害,房屋被烧,自己逃窜出来,漂泊在外,可怜至极。后来,我采摘了一些野果,她很感激我,并想认我为哥哥。可是当我答应了她,将一对翠玉镯铃交给了她一只,并承诺把她带回家照顾她一生一世,但我刚将一只翠玉镯铃交给她,自己就一不小心滑落到了山崖。幸好我的命大,挂在了一株柳树上,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山谷,走进去看到了这本《飘香秘籍》。但等我走到山上时,发现那位女孩已经不见了。那是我第一次给人以承诺,她也是我第一个在意的人,只可惜,我与她是无缘再会了。”

黎月雏说的很深情,似乎自己又重回到了过去一样。红妩娘也很认真地听着,仿佛脑中也在刻画着黎月雏与那位小女孩相遇时的画面。

红妩娘问道:“你现在依然在找她?”

黎月雏点了点头。

红妩娘道:“真没想到,你竟如此的有情。”

黎月雏道:“不是我有情,只是我总觉得没有兑现当初的许诺,心里很愧疚。唉……一晃十五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红妩娘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黎月雏答道:“她叫燕如碧。”

红妩娘安慰道:“你也不用太难过,我想她是不会有事的。她也会保留那一只翠玉镯铃,等待着与你相逢。”

黎月雏苦笑道:“怎么会呢?倘若她现在还活着,想必也已经谈婚论嫁,也许她手中的那翠玉镯铃也已经不知所踪了。”

黎月雏看的很透,童时的朋友本身就很容易淡忘,那时的许诺也根本就不会在意。黎月雏保留着那翠玉镯铃,仅是想存有对那位女孩的一份回忆,他也根本就不存有现在可以找到那位女孩的一线希望。

红妩娘问道:“假使你现在真的遇到她,她也没有嫁人,那么你会娶她吗?”

黎月雏很肯定地回答:“不会。”

红妩娘对黎月雏想都没想的答案感到极其疑惑,于是问道:“这么肯定,为什么?”

黎月雏毫无隐瞒地回答道:“因为我已经有了意中人。”

红妩娘微笑道:“不会是我吧。”

黎月雏道:“当然不会,她叫冷星月。”

红妩娘急切地说道:“你说的是寒冰公主西门冷星月?”

黎月雏微微颔首,问道:“怎么?”

红妩娘惋惜道:“唉,只不过我听说冷星月姑娘与幻扇书生云萧逸走的特别近,恐怕冷星月真的看不上你。”

这句话并没有惹怒黎月雏,也许黎月雏对感情的事看得很透彻,对自己的魅力也很肯定。她淡淡一笑道:“我与云萧逸之间有一个约定。”

面对着幻扇书生云萧逸与飘香剑客黎月雏之间的约定,红妩娘自然觉得很好奇,于是迫不及待地问道:“有什么约定?”

黎月雏道:“我想藏宝图你看过了。”

听了黎月雏这答非所问的话,红妩娘自然觉得很迷惑,问道:“你怕我找到宝藏?”

黎月雏道:“当然不是,我从不担心谁得到宝藏。”

红妩娘问道:“怎么?”

黎月雏道:“藏宝图下面的字如果你看了,应该还记得。”

红妩娘道:“上面所说想打开宝藏的门,需要用一把名为寒刀的刀,而且只有武功天下第一才能打开宝藏。”

黎月雏微微颔首说道:“综观江湖,谁可看承是天下第一呢?对于寒刀,它的下落又有谁会知晓呢?”

红妩娘道:“真正的高手不是用利器杀人,而是用声,影,形,味,色来杀人。至于寒刀,既然建宝藏的慕容放提起过,世间一定会存在的。”

红妩娘的确不凡,她虽然置身于青楼之中,却对江湖高手的武功很留意,而且分析的很透彻。但她仍然不知道这与黎月雏所要追求冷星月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黎月雏道:“当今武林能争天下第一的人无非就三个,一是幻扇书生云萧逸,二是湮人廊主狄冷霄,再就是我。”

黎月雏不是自吹,的确,目前江湖上顶峰的高手也无非就这三人。幻扇书生云萧逸手执折扇,他用扇影杀人。湮人廊主狄冷霄手握一把长笛,她用声来杀人。飘香剑客黎月雏手持飘香剑,用气味来杀人。也许,正是因为这三大高手同时聚在同一个时代,必然会引发一场江湖风波。

红妩娘问道:“这和你与云萧逸的约定有什么关系吗?”

黎月雏道:“我曾救过冷星月姑娘,她也深爱过云萧逸。然而现在冷星月在云萧逸与我之间已没有选择,所以我与云萧逸之间的约定就是必须用宝藏作为提亲的礼物。”

红妩娘问道:“那么冷星月知道你们之间的约定?”

黎月雏道:“知道。”

红妩娘又问道:“那么云萧逸也答应了这个君子之约?”

黎月雏道:“答应了,而且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红妩娘接着问道:“那么你们就不认为天下第一的是湮人廊主狄冷霄吗?”

黎月雏道:“江湖中没有人见过狄冷霄,因为没有人敢去他的湮人廊。”

红妩娘道:“那么你与云萧逸先要联手杀了狄冷霄了。”

黎月雏摇头,道:“不是联手,而是谁想去就去。”

红妩娘道:“你要去?”

黎月雏不假思索地说道:“为了能娶到冷星月,我必须去。”

红妩娘道:“冷星月姑娘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你竟然不惜冒险去死?”

黎月雏道:“没错,我愿意为冷星月做一切事情。”

红妩娘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走到了窗前,眺望着窗外。她的手在摇动,翠玉镯铃又发出了那悦耳的声音。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