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梦官之战倭寇

梦官之战倭寇

大 可 著

连载中免费

梦中天宽地远,官场沉浮艰险,之乎者也之士,战意从此弥漫,倭人远远近近,寇仇不共戴天。 杀伐决断,还我河山。一腔胸中碧血,且看沧海浩瀚,只因中华有我,贼寇谁敢向前?凭英雄血,秉赤城热,有壮士歌,红尘往复,当立新国。 一介穷书生,他行走在明帝国的一个小县城,然后,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他激扬其吞天沃日的巨浪……

77446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7

免费阅读
《梦官之战倭寇》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军事类型小说,作者是大 可,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774462字,处于连载中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梦中天宽地远,官场沉浮艰险,之乎者也之士,战意从此弥漫,倭人远远近近,寇仇不共戴天。 杀伐决断,还我河山。一腔胸中碧血,且看沧海浩瀚,只因中华有我,贼寇谁敢向前?凭英雄血,秉赤城热,有壮士歌,红尘往复,当立新国。 一介穷书生,他行走在明帝国的一个小县城,然后,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他激扬其吞天沃日的巨浪……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梦官之战倭寇》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梦官之战倭寇全文免费阅读

梦官之战倭寇

免费阅读

3.梦里春秋

夜色渐浓,海上明月升,大明天空下的这座县城,此时已是万家灯火,一度喧闹的县衙正处在短暂的平静之中。

电光石火之间的李士林,在激情万丈与愁肠百结之间神色凄怆。看到夫君痛楚的样子,夫人忙问:“老爷,现在还很难受吗?一会吃了药就会好一点。”纠结中的李士林没应声。过了一会儿,夫人小心翼翼地又问:“老爷,你怎么一下子就死过去了呢?当时觉得是怎样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当时又是怎么样呢?这一番变故,又不是一个“奇”字所能概括,“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既在此,这世上怕已没有李士林这号人物,这张床的主人,名字叫做常喜来,本县知县!此时分明又便是我。真常喜来这个贪官,恐怕已在别个世界。像我李士林平日里也常做梦,梦中自己考取功名,蜚声乡里,着官袍,戴乌纱,一展平生所学。谁料观音庙里一声叹,回首县衙后堂两世人。既已如此,我何不借梦说梦,为平反冤案,也为妥善安置好我的家人巧做文章?

想到这里,李士林缓缓开口:“什么也不觉得,就是来了一帮子人,抓住我就往外拖,衣服都弄烂了,一直拖到北山乡,打我,骂我,说我抓错了人,胆大包天,视几十条人命如草芥,他们要杀了我为民除害,当时我只道再也不能回来与夫人团聚了呢。危急时分,只见本乡秀才李士林与他的儿子李宝赶来,李士林上前劝阻,说我毕竟是朝廷命官,劝这些人莫犯下滔天大罪。可惜啊,这些人不听,秀才上来救我,谁承想挨了几脚就倒地不起了!他儿子李宝见状上来抢人,就和这些人拼上命了,这李宝,还真是好样的,三拳两脚就撂倒了几个,好吗,这群人也不打我了,都奔李宝去了,这李宝拳拳生风,腿腿着力,打得那叫一个好看,可是好虎架不住群狼啊,眼见李宝力气不支,忽然来了穿红袍、穿紫袍二位官爷,奇怪的是,打人的这群人见了这二位,竟然纷纷倒地便拜,各个口里喊冤,说他们的后人不能就这么冤死了!只听红袍官人喝道:“你等刁鬼,这阴阳两隔,难不成你们还有本事乱了人间不成?”并说,“这常喜来命中富贵,自然也不会做下这等遭天谴之事,你等放心,我们两个向你们保证这常喜来定然能秉公断案,还你们一个公道。”于是两人过来,不由分说架起我就走,这次也没人阻拦,等我醒来时,已经回到这床榻之上了。刚才我不还问你们呢吗,一个穿红,一个穿紫的人,你们怎么没见?”

李士林这番话,说得还真是活灵活现,把个夫人,把满屋老小听得这叫一个目瞪口呆,李士林又说:“亏了李士林爷俩,要没有他们爷俩,我就回不来了。也不知他们爷俩怎么样了,李士林是否还健在啊?那李宝可曾再挨打啊?嗯~~~应该派人去看看,火速前往,拿些银子去,好好感谢感谢李秀才爷俩,夫人你说是不?”

“啊?”全屋子的人听了县太爷这话,各个不由心惊胆战,头皮发麻,冷汗直冒,明明是老爷吃完晚饭,屁股一沾床就一下子昏死过去,明明老爷纹丝没动,哪有人进来呀?又何谈被人抓走了呢!看来这世上是真的有鬼啊!一定是叫鬼抓走的,把他的灵魂抓走了,可这又给放回来了,诸人对李士林适才所讲,那是真一个深信不疑!夫人这时已经吓出了眼泪,边哭边说:“老爷你是吉人自有天相,有贵人相帮,这才死里逃生。说你抓错了人,明天咱就把人都放了吧,放了可就没人抓你了。不然啊,怕地府里那些鬼不答应啊!快去找李班头来,拿十两银子去北山乡,找李秀才的老伴或他儿子,谢谢人家。”夫人吩咐着。

一个丫环答应一声就跑出去了。

李士林听了,眉头一皱,心道:人是要放的,但哪里是说放就放的,真常喜来不知此时在何方,这个常喜来一定没少收毕元的银子,若放人,毕元必定不答应,到时别管真常喜来还是假常喜来只怕吃不了兜着走。因此,必须找到证据,上下才能心服口服。又听说只拿十两银子,十分不满意,就又说:“抓人容易放人难,不是说放就放的,这些人有罪无罪,还得慢慢调查。夫人,怎么只拿十两银子?太少了,莫非本县一条人命,只值区区十两纹银?”

夫人听了这话,虽然心疼银子,但也立即改口:“管家,去拿三百两银子,一会李班头来,交给他,叫他派人去送。”

这时李班头来了,扑到床前,尽显关切,那姿势活脱一条狗,“老爷,您这是怎么了?这一听说啊,我腿都软了,老爷你现在还好吧?”

夫人马上接过话来,“老爷昏过去,又醒过来了,想起了老朋友,要派人去看看并送三百两银子。最好你亲自去,到那就说李秀才是老爷多年的好朋友,知道他家有困难,特来帮一把。不可多言,要真有什么事快来报知。”

李士林抬眼习惯眼前这人,只见此人人高马大,一脸横肉,挎下腰刀,活脱凶神恶煞,此时又一脸谄媚,看了让人不是一般的恶心。李士林以前见过他,知道这是三班衙役的总头,是一个跟着贪官常喜来专事欺压百姓的恶棍,心道以后一定想办法收拾他,脸上却不能露出半分。“李班头啊,老爷我吉人自有天相啊,替我把事情办好就是。”

“啊,是,老爷,我不能去啊,让我留下来伺候您,给您端屎倒尿也好啊,就让我在此护理你吧。”李班头继续献媚。

李士林一听,心里这份恶心,心道:这王八,平日见他分明是眼睛在房梁上,没想到到了常喜来面前又是这番嘴脸,而且这说话也不经过大脑啊,忙正色道:“不用了,我这里有夫人,你快去快回!“略一沉吟,又补充道:“若方便,把李秀才的儿子带来见我。”

“是,老爷,你放心吧,我一定快去快回。”说完,接过银子,大踏步的走了。

看着李班头走了,李士林的心也随李班头去了,他是多么想知道家里的情况啊,惦念着妻子与小女儿,特别是小女儿。这时,县太爷的儿子小常宝跑了进来,见父亲醒了过来,高喊着爸爸,扑到李士林身上,拉着父亲的手说;“爸爸,你可醒了,我好害怕呀。”说着,眼泪一对一双的掉下来。李士林见来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天真活泼的样子,马上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她也这么大,可她现在失去了父亲,一定正在哭泣,自己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一把拉住小常宝,痛哭起来。夫人见此情形,也自落泪。房里的丫环婆子都说,还是父子情深,也都陪着落泪。转眼间,这屋里哭成一片。李士林心理这个纳闷啊,我哭我的身世,与你们这些人何干!其实他是不晓得啊,在大明,这当官的钥匙放个屁,那撵着喊香的拿个棍子赶都赶不走,更有能舞文弄墨者,能吟诗作画,赞美此屁。如今能在这后堂中的,那各个可都是常喜来的红人,此情此景,老爷正自抱着自己儿子落泪,那满屋的人哪个能不陪哭。大明文化,以“陪”文化为要,这陪那陪,一陪二陪三陪,要说起来,还真没这陪哭来得境界高超。

所以这一场痛哭,好不热闹,不知道的还以为县老爷已经洒油那拉(日文音译,死了的意思)了呢。常喜来夫人,县长太太(那时候可不这么叫)那毕竟境界不同,劝大家道:“都别哭了,老爷这不还好好的吗,不幸中的万幸,老爷生死两重天,既然活过来了,我们高兴才是。快去弄菜弄酒,我们好好庆贺一番,庆祝老爷重生,大家一醉方休。”

这时你看吧,刚才还痛不欲生的众人应声而散,这悲伤来得容易,去得也快,擦眼泪的擦眼泪,没见有擦鼻涕的,只见没眼泪还偷看别人的,见彼此彼此,赶紧撒丫子开溜。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