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江湖武志

江湖武志

明月今宵歌 著

连载中免费

本站提供江湖武志免费全文在线无弹窗阅读,《江湖武志》是由明月今宵歌原创的武侠类型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12.77万字,状态连载中,主要讲述了:
江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江湖江湖的奇妙从来都不只发生一件事。江湖是由无数人无数事巧妙地结合才会如此让人神往。三十年前一桩离奇劫案铺垫了未来几十年江湖的风云变幻三十年后一幢灭门惨案开启了江湖风云变幻的瞬间。江湖宗门恩怨情仇、武林儿女多少纠葛庙堂之上尔虞我诈、国家之间兵来将往。多少言语能言尽江湖万载因与果。一个客栈八九个伙计几十年经历。一本古籍奇书四个境界。讲出了多少是非公正看出了多少贪瞋痴狂。洋洋洒洒百万字怕也难说尽江湖事。揭开江湖得名面纱一同见证时代的变迁。阴谋阳谋百千谋明计暗计千百计。练武功登峰造极修意境出神入化。你心中的江湖就在《江湖武志》!

112.7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25

免费阅读
《江湖武志》是由明月今宵歌原创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12.77万字,状态连载中,主要讲述了: 江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江湖江湖的奇妙从来都不只发生一件事。江湖是由无数人无数事巧妙地结合才会如此让人神往。三十年前一桩离奇劫案铺垫了未来几十年江湖的风云变幻三十年后一幢灭门惨案开启了江湖风云变幻的瞬间。江湖宗门恩怨情仇、武林儿女多少纠葛庙堂之上尔虞我诈、国家之间兵来将往。多少言语能言尽江湖万载因与果。一个客栈八九个伙计几十年经历。一本古籍奇书四个境界。讲出了多少是非公正看出了多少贪瞋痴狂。洋洋洒洒百万字怕也难说尽江湖事。揭开江湖得名面纱一同见证时代的变迁。阴谋阳谋百千谋明计暗计千百计。练武功登峰造极修意境出神入化。你心中的江湖就在《江湖武志》!
江湖武志全文免费阅读

江湖武志

免费阅读

此时的街上还未有来往行人,但有一人却十分显眼,因为他就躺在悦来客栈的正门口,年纪约莫二十来岁,从装束打扮看起来到是像一个的叫花子,这叫花子面黄肌瘦,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此时的他已经是饥寒交迫,气若游丝。早上起床开门的罗玉良看到正门口躺着一个人,他第一时间探了下鼻息,活是还活着,只是要是再不进两口饭食,怕是也将要饿死。

罗玉良将花子拖进了客栈,去后厨弄了些米汤,一点点将米汤喂进这叫花子口中,等米汤喂完,叫花子的口鼻才呼出了热乎乎的生气,但是人依然半昏迷。罗玉良检查了下叫花子周身,身上并未有什么明显的外伤,把起经脉,除了衰弱也没有内伤。这才将他抱起准备安置在客房修养。

罗玉良刚刚双手抱起叫花子,一枝尺把长纯黑弩箭从门外带着风声转瞬即至,眼看就要射中这叫花子的头颅,而罗玉良就像没有看到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往楼梯方向转身。

眼看着弩箭就要射中叫花子头颅,一滴墨汁却风轻云淡的以一个优雅的弧线划过罗玉良的头顶,刚刚好在弩箭射中叫花子前,正砸在箭头上,接触瞬间,就仿佛有万钧之力,那本来还直挺挺的箭头,立刻就被强行按下去,那弩箭竟几乎直直的向下插进地砖之中。

“最近的人都疯了吧,不过这也倒好,不然我老李头吃啥。”一个刚从后院进来的驼背老头看到眼前一幕自言自语地说到,然后他看了看正在低头写着什么的账房先生说到:“我说韩秀才,漠西那帮家伙可是要跑了,你们悦来客栈,就这样看着他们向你们放冷箭?”

韩秀才,就是账房先生,只是微微抬头,双眼从他那两篇琉璃镜片上面看了眼这老李头。然后又低下头写东西。

“你看看你抠的,大清早天才蒙蒙亮,也知道点个灯,那怪你那双招子看不清东西。”老李头嘲讽完就从腰间掏出一烟杆,向着桌腿上磕了两下,然后从烟杆末端的烟袋里捏出烟丝摁进烟斗,然后左手拇指和食指快速一拧烟斗,然后烟嘴往嘴里一放,一撮那烟斗就开始冒出火光。

“师父。”此时从后门又进来俩年轻人,一高一低,看起来憨憨的,“师父,都收拾妥当了,咱们走不走啊。”

“你俩先走,我在这看会热闹。”老李头吸了口烟,悠然地吐出后说到。

“师父,我也想看热闹。”那个低一点年龄也小一点的年轻人立刻说到。

“看个屁,我是在等这韩大秀才给结账呢。你俩驾车先走,老规矩处理。”老李头双眼一瞪说到。

“哦!”两个徒弟哦了一声便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你们两个小王八蛋,别像上次那样,把什么都系都给处理了,记住留下他们的身外物,万一有人收尸呢。也给人家人留个念想儿,说不定咱们还能再收点看管费。”

“师父,直接卖了多方便。”小个子徒弟又直接说到。

“滚蛋。这他妈是规矩懂么。滚滚滚,掉到钱眼里的家伙。”老李头狠狠地教训了他的徒弟,不过看起来怎么着都像是这师父更爱财。

此时只听得大门外噔噔两声,然后只看到两个人像沙包一样被人从门外扔进客栈,眼瞅着就要砸中正对着门的一张桌子,此时一把大扫帚,挥向两人,一股劲风拖住二人,两人只是缓缓落在桌子边。

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大骂道:“雷斌你个憨货,用那么打得劲儿,要是砸坏客栈的桌椅,掌柜的起来又该骂人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老娘又得重新打扫一边。”骂声的主人和挥扫帚的是同一人,这个女人看起来不足三十,尽管穿着朴素,也不涂脂抹粉,但是容貌依然十分出众,闭月羞花来形容都是一半用词而已。不过如此娇美容颜之下却发出如此有力之声,真实出人意料。

“嘿嘿嘿。韵嫣姑娘还是这么大的活力啊。怪不得嫁不出去!”老李头边抽烟便调笑到,“韵嫣给叔倒壶茶呗。”

“李叔可是稀客啊。”韵嫣并没有对老李头的调笑有所动怒,到时客气地打了招呼,然后端上一壶茶水。

“有十年没有做你们悦来客栈的生意了吧。”老李头想了想说到,“你们的生意不好做,不过我看这架势,最近我可能要常来你们这啊。”

“不知死活的家伙,瞎么?不知道挂的什么旗号么?”此时一个五大三粗的头上裹着一圈布条的壮汉,从正门走进来,尽管已是深秋,但他只穿了个背心,搂着的双臂文满说不出是什么图案的纹身,像是枝叶,更像荆条。此时这些纹身正泛着微微的蓝光,而且越来越淡。等壮汉完全走进客栈时纹身的光亮已经全部消失。曾经古人有句名言: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是伙夫。此人虽说很符合古人名言之描绘但只是悦来客栈的杂役,名雷斌。

“林韵嫣!”雷斌声如洪钟,可是刚给老李头端过茶水的林韵嫣一听雷斌的声音这么大,猛然一扭头瞪了他一眼,雷斌的声音立刻就小了:“我,我已经收着打了。”

两个被雷斌两拳从客栈半里外轰进来的家伙,此时还直直的躺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神,然后开始在地上抽搐。

“我说雷斌啊,啥时候我老李头要是不行了,说啥都得让你打我一拳。”老李头顿了顿,喝了口茶,然后接着说:“也让我感受出神境的味道。你看这两个家伙运气多好,二阶境界都没有就可感受出神之妙哉,真实羡煞人也。”

“李大爷,您老我可不敢动。打不过您。”雷斌用他粗糙的声音憨憨地说到。

“外面应该有四人啊。”账房先生韩文胜又微微抬头从两片琉璃镜片上边看向雷斌然后问到。

“咱们又不是要赶尽杀绝,跑就跑了呗,再说我就两只手,懒得追,追得活得让玉良干。我跑得慢。”雷斌说完,就来到桌子前,端起茶壶直接对着嘴就喝了起来。

“把他俩弄到后院,一会就该上客人了,别耽误做生意。”韩文胜吩咐到。“帮忙把地上那把弩箭拔起来。”

雷斌将地上的箭拔起来后扔给韩文胜,然后一手一个拎着还在抽搐的两人去了后院。

此时叶掌柜从二楼下来,边下边说:“真是烦人,大清早的就这么吵吵。小林,你上来到房间看着点。”

“好嘞,掌柜的。”林韵嫣放下扫帚就小跑着上了二楼。

“李大哥辛苦了。”叶掌柜向老李头施了一礼说到。

“掌柜的客气,不辛苦,几具尸体而已,上一次才辛苦。啧啧。”老李头想了想都忍不住啧啧了两声。

“最近这世道又开始不好了啊。看来这威名也撑不了几年。”叶掌柜感叹到,说完从华中拿出一定金子,递给老李头:“李大哥,一点酒水钱,忘李大哥帮夜鸦找个好点的地界,弄点好的棺材,好好安葬,还麻烦您招人给刻个碑。”

老李头也不客气结果金子,然后说到:“这不一直在这没有走就等你吩咐呢。碑文刻什么?”

“夜鸦之墓就行了。”叶掌柜淡淡地说到。

“好的,那在下就告辞了,等选好地方,下葬时我通知您。”老李头起身说到。

“下葬时不用告诉我了,您负责就行了,弄好了给我个位置就行了。”叶掌柜嘱咐道。

“好的。那告辞了!”老李头从正门走出,正好透过客栈门前的大陆看着东方的太阳。悦来客栈坐西面东,正口就是石门镇上最大的街道。

后院其中一个胡人稍微缓过来点劲儿,然后张口就开始骂到,只是一口胡言乱语,搞得看着他们的周德一头雾水,但是从表情周德也看得出是在骂人。只是听不懂漠西胡语而已。

周德看起来人面面的,就是那种人畜无害,你就是没事踹他一脚,他都会先给你道歉的那种老实人,但是这只是看起来。周德走到这个胡人面前说了句:“说人话!”然后抬手轻轻拂过此人的面庞,此人就感觉左脸颊仿佛被大锤砸过,立刻肿胀,左边上下六颗大牙根本就不用自己图,就如被弹弓弹出地石子一样,从刚好开着的嘴中飞出射入旁边马棚的柱子上。这胡子得庆幸,庆幸自己刚好张着嘴,不然少得就不只是这六颗大牙了。胡子立刻疼得捂着嘴哀嚎起来,但是血混着口水还是从指缝间不断的往外渗。

另一个胡人被此境着实吓得不轻,这两人怎么找也算是习武之人,但是如此这般高手大师从未见到过。虽不畏死,但是却被这高不可攀的武力震慑住了。此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这帮人敢不绑住自己,而且还远远的在一边该干啥干啥。

此人会说点汉语,支支吾吾地说到:“你们,你们救了不该救之人,出,出不了三天,你们,你们就会大祸临头。”虽说吓得不轻,但是说话依然还是很硬气,先不说他硬气的底子是什么,但是至少这事一种习惯。这样的习惯通常会是军队之人。

此时掌柜的来到后院,看到一个人正捂着嘴哀嚎,另一人正在惊恐的看着周德,叶掌柜说到:“周德,你问下,那人是谁。他们是谁。”

“那人是谁?你们是谁?为什么杀他。”周德狠狠地问到,发出这声音时周德面部表情依然是那么面面的,如果不是直接看到是周德在张嘴,听声的人会认为这事有旁人发出的声音。

那人愣愣地没有回答,周德刚一抬手,那人就往后一躲,然后战战兢兢地回答:“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要杀掉此人。我们是血猎堂的人。识,识相的,就,就交出那人,放了我们。”此人依然还没有看清楚现在局面。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