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公主的逃婚策划

公主的逃婚策划

涂山暻 著

连载中免费

神农氏的公主(姜柚)逃婚了~她的未婚夫(伯荼)表示:翻遍茫茫大荒也要把她揪回来成亲!“娘子我们什么时候正式拜堂,”“对不起我们只是政治合作关系。”上古时代炎黄部落大战蚩尤的九黎部落最终伯荼夺得天下号称黄帝“姜柚与江山二者你只能选其一。”“我愿用我的帝王寿命换她一世安乐。”求收藏!求推荐!

35.7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7

免费阅读
《公主的逃婚策划》是由涂山暻原创的精彩古代玄幻言情类型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5.72万字,状态连载中,主要讲述了:神农氏的公主(姜柚)逃婚了~她的未婚夫(伯荼)表示:翻遍茫茫大荒也要把她揪回来成亲!“娘子我们什么时候正式拜堂,”“对不起我们只是政治合作关系。”上古时代炎黄部落大战蚩尤的九黎部落最终伯荼夺得天下号称黄帝“姜柚与江山二者你只能选其一。”“我愿用我的帝王寿命换她一世安乐。”求收藏!求推荐!
公主的逃婚策划全文免费阅读

公主的逃婚策划

免费阅读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去哪”蚩尤问,“继续在姜水晃悠吗?”

姜柚摇了摇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自由出游,我想去远点的地方看看。”

思考了一会儿,姜柚指着东南方向说:“我想去洛水镇,听闻,那是三大部落交界之地,因此脱离管辖,独立于大荒之外。”

“洛水镇,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美食也多。”蚩尤一口饮完杯中酒,脱下被姜柚蹭上鼻涕的外衫,轻轻一抛,砸在姜柚脸上。

“我去成衣铺子买衣服,你在这等。”说着便起身离开。

姜柚欠叟叟地对蚩尤的背影喊道:“不用帮我买了。”

蚩尤的声音从远远的地方传来:“不喜欢和脏兮兮的人同路。”

半月之后,姜柚与蚩尤所乘的马车慢悠悠地到达了洛水。

蚩尤还是简单的淡蓝色长衫,士卿打扮,姜柚则穿着粗布短衫,扮作书生童子。

他们一路上吃喝玩乐,游山玩水,在神农氏管辖的地域之内,百姓还算安居乐业,出了神农的边界,进入洛水地域,姜柚呆住了。

眼前这一片破败的废墟,还是那传闻中那风景怡人的洛水镇吗?

蚩尤走下马车,捋了捋自己的长衫,甩了甩宽袖,“奥,对了,忘记跟你说了,几个月前,这里打过仗。诶?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姜榆罔又不会告诉我这些,他只会天天把我关在宫里,让嬷嬷教我女红!”姜柚气愤地说道。

蚩尤瘪瘪嘴,张望环顾一下四周。

整个洛水镇上空阴沉沉的,乌云笼罩。

“看情况不太乐观的样子,大小姐您还要进洛水镇里吗?”

“来都来了。”姜柚转身坐进马车里。

马车“踏踏踏”地行在洛水镇的主干大街,街边的商铺皆关着门,仅有开张的几家,也是经营丧葬一条龙的铺子。

路上人迹罕至,偶尔听见街边房屋内,传出悲恸的哭声。

姜柚和蚩尤从马车窗户内看着眼前的场景,彼此都沉默着,没有吭声。

此次出行,蚩尤只带了暗卫,没有随从。早在他们到达洛水镇之前,暗卫已将此地,里里外外探查了一遍。

一直鸽子落在马车车窗边,蚩尤取下鸽子脚边的纸条,当着姜柚的面打开。

“应该是瘟疫,战后尸体腐烂,再加上天气炎热,容易滋生邪物。况且......”

“况且什么?”

“况且此地特殊,正因是三大集团交界,乃大荒之外,无人管辖之地,失去官方的医疗与粮草支持,这个小镇等于是自生自灭了。”

姜柚听完这段话,满脸愁容,这下游玩的心思是彻底没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一旦我出面,就是九黎部落干涉这片土地,神农与有熊虎视眈眈看着,还会引发战争的。”

“那就不管了吗?”姜柚不由得提高嗓门问道。

“恩,我的原则就是,与我无关的事情绝不插手。”说着蚩尤靠在窗沿上,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姜柚很生气,但仅凭她一个人,要钱没钱,要力没力,看着边上这个冷血无情的男子,姜柚只觉胸闷。

“停车!”姜柚喊道。车夫赶紧勒停马车。

姜柚下车后一个人走在街上,东张西望,蚩尤则坐在马车里,远远的,慢慢悠悠地跟着姜柚。

姜柚的祖先——神农氏炎帝可是医药的发明者,他曾尝遍百草,确定药性,制定了人体的十二经脉和《本草经》。

这些智慧代代相传,姜柚从小便耳濡目染,虽然不会诊治疾病,却也略知一二。

对于这瘟疫的处理方法,最要紧的就是清理腐烂的尸体,控制水源及食物污染。

可惜这洛水镇没有镇长之类的人物存在,所居住的百姓也是各地流离失所汇聚而来。

姜柚决定在洛水镇的中心,一个宽阔的戏台上,召集镇民。

她好不容易寻来了锣鼓,敲敲打打半天,戏台前空无一人。

蚩尤满脸鄙夷地说道:“你觉得家家都死了人,谁还有心情出来看热闹吗?再说了,你听这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人人吼得都比你这锣鼓强。”

“哼!”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往伤口上撒盐,姜柚气鼓鼓地把头别到一边,表示不想搭理他。

蚩尤摇了摇头,用灵力传声的方法,将自己说的一段话,传送至洛水镇的角角落落,声音洪亮,逻辑清晰,还自带循环播放功能。

蚩尤这段话很长,姜柚认真听了很久,基本上把她自己想说的都表达出来了,还表达更加通俗、易懂、全面。

连把病人用过的衣物、生活用品一一焚烧,饮用水必须煮沸多久才能使用等等诸如此类的小细节都提到了。

听着听着,姜柚脸上浮起喜色,斜睨着蚩尤道:“不是说绝不多管闲事吗?”

蚩尤只“哼”的一声,不再搭理姜柚,将写好的小纸条塞入鸽子的脚边竹筒里,放它展翅飞去。

虽然没问,但姜柚就是很笃定,这份飞鸽传书,一定是蚩尤命令手下送物资粮草的。

果然,不出半日,洛水镇城门口突然出现了许多被褥、衣物、饭菜、干粮、谷物,几个大桶里装的想必是饮用水了。

一开始,村民对空中播放的话,是断然不信的。

但是看到那些热气腾腾的食物,他们又动摇了。

按照习俗,死去的亲人是不能立马下葬的,亲人的遗物也是断然不能焚毁的。

但是发出指令的男子说了,只有按照要求处理尸体,打扫干净家里,才能去领取食物。

小部分人按照指令做了,也吃饱了,嗷嗷待哺的孩子也不哭了。

剩下的镇民再也抵挡不住饥饿的驱使,整个洛水镇都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大扫除。

姜柚和蚩尤坐在马车里,远远地观望着。

每日两次,洛水镇城门口都会出现一些由神秘人士送来的物资,半空中偶尔也会出现某人命令般口吻的语句。

洛水镇镇民皆以为是上神显灵了,保佑着这片被抛弃的土地,纷纷感激涕零,向着天空与大地,深深磕头。

不出半月,洛水镇的疫情得到了控制,镇民们按照指示熬制的汤药,也缓解了许多得病之人的症状。

笼罩在洛水镇上空的团团乌云也慢慢散去。

在此逗留许久的姜柚,也打算离开了。

此时姜柚并不知道,洛水镇发生的事情,已经被事无巨细地上报到三大集团统治者的耳朵里。

“接下来,打算去哪?”蚩尤问。

话毕,马车前出现一队神农士兵,“还能去哪,哥哥找来了。”姜柚苦笑道。

“你若想走,我们还是能逃的,姜榆罔打不过我的”蚩尤一脸认真地望着神农士兵来的方向。

“算了,你赶紧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和哥哥打架,快走吧。”

蚩尤见姜柚心意已定,转身隐入城外的树林中。

待姜榆罔带领士兵们浩浩荡荡地赶到洛水镇城门口时,姜柚独自一人躺在城门外的一块草垛上,闭目养神。

当着士兵的面,姜榆罔顾及到公主的面子,没有将怒气发作,只对奴仆训斥道,“还不快将公主扶上马车!”

姜柚慢吞吞站起来,满脸委屈地走向为她准备的马车,不敢看姜榆罔的表情,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能故作小心翼翼、胆小不安的样子,从姜榆罔眼皮子底下乖乖地走过。

不得不说,姜柚很懂她哥,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让姜榆罔的脾气散了一半。

冗长的队伍又浩浩荡荡的扬尘而去,一路无话。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