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神君如此多娇

神君如此多娇

夏清茗 著

连载中免费

被流放天荒五百年时舜汮就决定再不要和叶珩有任何瓜葛。  后来她终于回来了头一件事便是同叶珩退婚。  诸天神佛为证自此两不相欠往来随缘。  可某一天舜汮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别人床榻之上。她手中所攥衣领伸手搂住的窄腰差点让她喷出鼻血来!  很好至少胆子很大说好的再无瓜葛她转眼倒是把人睡了!简直是神佛都要沉默诸仙都不知说什么好!  后来六界传言上古神君叶珩上神是个死心眼儿那么多神女仙娥看不上反倒将自己捆在一棵叫舜汮的歪脖子树上还系了个死结。  自此是天定姻缘还是陌路殊途全看那一人心。  世间皆苦唯独你是我的枣花蜜糖。

91.7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2

免费阅读

《神君如此多娇》是由夏清茗原创的精彩仙侠奇幻类型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91.75万字,状态已完结,主要讲述了:被流放天荒五百年时舜汮就决定再不要和叶珩有任何瓜葛。  后来她终于回来了头一件事便是同叶珩退婚。  诸天神佛为证自此两不相欠往来随缘。  可某一天舜汮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别人床榻之上。她手中所攥衣领伸手搂住的窄腰差点让她喷出鼻血来!  很好至少胆子很大说好的再无瓜葛她转眼倒是把人睡了!简直是神佛都要沉默诸仙都不知说什么好!  后来六界传言上古神君叶珩上神是个死心眼儿那么多神女仙娥看不上反倒将自己捆在一棵叫舜汮的歪脖子树上还系了个死结。  自此是天定姻缘还是陌路殊途全看那一人心。  世间皆苦唯独你是我的枣花蜜糖。

神君如此多娇全文免费阅读

神君如此多娇

免费阅读

传说上古时代,天神分四海,辟八荒,女娲伏羲等真神之尊建六界之序,众生各安。末古时代,混沌作乱,天地崩塌,不忍世间众生遭逢灭顶之灾,众神力抗,逆转天运,致使诸神陨落,存活下来了的神族只有丹穴灵山凤凰一族,南海蓬莱仙境青鸾一支,散落人间独角兽一脉,麒华灵山麒麟一族,昆仑白泽,藏幽禺疆等一众珍稀神兽外,值得一提的便只那唯一一位上古神君,此外,再无遗脉,神界由此没落。

世人只知八荒四海,却鲜少有人知道当初天神创世之时,曾余一片荒地没有归入任何一界,后伏羲真神赐名“天荒”,此“天荒”非人间誓言中许下的那般,而是真正寸草不生的苦寒之地,因处于六界之外,所以终年不见阳光,没有四季之分,午间酷暑,晚间严寒已是习以为常。

目之所及,皆是一片昏灰黯然,入口处飞沙席卷,遮天蔽日,进入已实属不易,何谈出去?

天荒二字,意为天之荒原,乃六界之外,最为冷漠无情的牢笼,被放逐于此地之人,放弃抵抗而遭到弱肉强食的,经受不起自行了断的数不胜数,古往今来,不知关押多少极恶之流,而能活着走出这里的人,还没有一个。

飞沙逆流的入口本身就是一座深渊,入时为顺风,为生门,出时为逆风,乃死门,对于身上被烙上流放的印记之人,是有进无出,勉强为之便是被夹杂在飞沙中的无数利刃剐成碎片的凄惨下场。

半日前,陆离等人举着避尘珠进入天荒之地,仍旧被滚滚灰砂迷住了眼,出来后口鼻中全是沙,原地呸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呸干净,他们是有正经事要做的,这厢也顾不上飞沙走石,一队人径直往里走。

他们从未踏入过天荒,从前征战八方的时候,最艰难的境地也比不上这里一丝一毫的荒凉,整座天荒仿佛是一座灰色囚笼,无论是近处岩石还是远处山峦,尽数为灰暗笼罩,阳光丝毫照不进此地,正值黄昏时分,寒气骤临,天荒的冷和别处不同,这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冰冷,没有情感,没有回忆,直叫人彻头彻尾陷入其中的冷意,他们浑身的盔甲都覆上一层煞白的寒霜,冷得五脏六腑似乎都成了冰坨子,饶是曾被誉为八荒第一神军的他们,也需要顶起极大的毅力才能经受住。

“这鬼地方,竟然叫我们殿下待了十万年……”其中一名参将忍不住搓了搓手,“若是我,早就受不了了,不知殿下……”

“你是你,三殿下是三殿下,咱们三殿下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折在这板寸之地!”一旁的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都闭嘴。”走在队伍最前方的男子沉下了脸低声呵斥,“历经十万年,连东极军的军纪都忘了?”

那二人立时端正持枪,站得笔直,反应已成本能:“是,陆将军!末将知罪!”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前来这苦寒天荒做什么,放眼六界,能让散落各地的东极军一日之内集结,整装赶赴天荒的,唯有一人——他们今日,就是来接那人重返六界的。

他们在这片荒芜的灰色世界中默声疾行着,全程只有盔甲碰撞声与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他们踏过灰色的沙丘,行过寸草不生的山谷,顶着冷到极致的风雪,待雪停歇,浓雾消散,他们在一条早已干涸的湖畔看见了一抹亮色,漫天遍地的昏暗中,那一抹红在风中飞扬着,猎猎成声,耀目至极。

绯色斗篷包裹着的那人背对着他们坐在一块巨石上,若有所思地望着什么,染着天荒之色的长发垂落下来,随风而动。

她似乎在那儿坐了很久很久,数万年般漫长,在这个苦寒的天荒牢笼中饱经风霜,却依旧挺得笔直的背脊,仿佛为她支撑起最后那一点不可亵渎的自尊心。

她觉察到有一群人站在她身后,于是她回过头,望着带领着这支军队的男子,他与她印象中多了许多差别,不知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鸦黑的发间竟然依稀能看到几丝银白,至此,一双赤金色的眼睛里闪动起阔别已久的波澜,慢慢地汹涌起来,直到双目湿润。

而陆离此时的心情亦是难以抑制的激动,他几乎不能保持理智,只想冲过去拥抱她一下,相信他身后这帮弟兄与他是一样的心潮澎湃。

整整十万年,十万年的等待啊!他们终于等到这一日了!

陆离这等久经沙场之人也经不住红了眼眶,撩袍跪在了沙地上,对她抱拳扣首三拜:“陆离率东极军众将士,恭迎舜三殿下重返四海八荒!”

由他领头,身后诸位将士亦跪地拜服,曾经浴血沙场的男儿此时此刻皆赤心烈烈,震天动地的声音响彻天荒每一个角落,擂鼓一般震撼人心。

“东极军诸将士,恭迎舜三殿下重返四海八荒!”

一连数遍,铿锵有力,每一个字他们都用了太长时间去等待,今日,终于能再见到他们为之臣服的将军!

石上的女子用手轻轻一撑便翻身落地,走到了他们面前,那双美得不可方物的眼睛被风沙磋磨得黯然,在见到他们的那一刹那,再度亮了起来。

“陆离……”这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她的勇气,她伸出遍布伤痕的手触摸他们每一个人的脸,斗篷滑下,露出腕上鲜红的流放烙印。

就是这枚烙印,将她困在此地十万年不得归。

陆离向她说明了他们此次前来迎她回去的始末,她逐渐平静下来,在这里待过十万年,她处变不惊的本事倒是越来越上乘了。

“原来是大姐……”听说她的大姐羲和帝姬以自己的婚事与仙界达成了赦免她这一条件,她许久没有说话。

她一直站在这片干涸的湖畔,一块粗糙的墓碑旁,墓碑上刻了一个名字,兴许因为经年累月的磋磨,字迹有些模糊了,但依稀还能辨认。

“殿下,属下还有一事要禀。”

“你说。”

陆离张了张嘴,竟是犹豫了许久。

“你说话何时这么拖沓,你我之间,有话直说便可。”她看了陆离一眼。

“是。”陆离面上有些难看,“三殿下,北胤神君近日出关了。”

此话一出,四下似乎陷入了那么一瞬间僵硬的沉寂,许久,陆离听到了自家将军的冷笑。

“他如今可好?”她所问自然是近日出关的北胤神君。

陆离老实回答:“神君……还好。”

“那就好。”如果陆离近年没有耳背,这会儿听到自家将军鼻子里发出的哼声,惊得肝颤,“他要是不好,有些事还得缓上一缓,总这么拖着,到底不似我舜汮的作风。”

“三殿下是指那桩天定姻缘?”问渊脱口问出这句话之后就恨不得给自己这没把门儿的嘴来一耳刮子。

随后,诸将士包括陆离在内均看到舜汮脸上露出了一种堪称高深莫测的笑意,上一回见到她展露如此笑颜已经是十万又一千年前剿灭北海作乱的一群鲛人那会儿了,至于后果他们至今记忆犹新,毕竟那嚣张得万分欠揍的鲛人王最后跪在三殿下旁边一个劲儿给她挤眼泪珍珠儿的画面委实令他们毕生难忘!

舜汮看着自己的双手,每一处伤疤都是拜这天荒之地所赐,弱肉强食,本就是世间生存之道罢了……

她觉得自己的心苍老得可怕,以手抚过那块墓碑,她弯着唇角道:“陆离啊,我在这待了十万年,只学会了一件事——活下去,才有以后可言,其余的……我是无福消受了。”

十万年的磋磨,她的棱角都快被天荒磨平了,也明白了许多从前的偏执如此毫无意义,这座天荒终年刮着凌厉而冰冷的风,如当头的冷水,一年年终于把她泼醒了。

她等了十万年,终于等来了离开这里的一日。

“我大姐成亲之日是几时?”

“明日便是君后册封大典,殿下若是与我们赶一赶,还来得及。”陆离道。

她点点头,拢了拢肩上的斗篷:“如此,便走吧。”

陆离拿出了紫辰天君大赦于她的天旨,消去她腕上的烙印,抹去这道困了她太久太久的桎梏,在东极军诸将士的跟随下,离开了天荒之地。

转身前,陆离有些好奇地朝那块墓碑望了一眼,只模糊地辨认出两个字。

梵泠。

天荒门启,飞沙退避,至此,被老天君流放天荒十万年的麒华灵山三殿下舜汮,于此日重返六界。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