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侍剑人

侍剑人

酒对花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身侍剑锋芒入骨。小枝十岁那年昆仑镇山石碎妖祟横行天下动荡。蜀山剑仙谢迢救她于危难之中抚养她长大对她照顾有加。她以为往后有枝可依却不知谢迢只想为不周神剑找一个祭品。……等等神剑你认错人了!我是祭品不是你主人!!

99.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6

免费阅读

《侍剑人》是由酒对花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仙侠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99.30万字,状态连载中,主要讲述了:以身侍剑锋芒入骨。小枝十岁那年昆仑镇山石碎妖祟横行天下动荡。蜀山剑仙谢迢救她于危难之中抚养她长大对她照顾有加。她以为往后有枝可依却不知谢迢只想为不周神剑找一个祭品。……等等神剑你认错人了!我是祭品不是你主人!!

侍剑人全文免费阅读

侍剑人

免费阅读

小枝无力地垂下脑袋,终是没看清他的面容。

“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救你。”

她失去意识前,听见了那人如寒冰幽涧般的嗓音。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甚至于连自己有没有回答都不知道。

她沉入浑浑噩噩的黑暗,呼吸间忽然失去了血腥味,只余一点若有若无的檀香。

也不知在檀香味里浸了多久,小枝听见了一个声音。

“现在的妖兽可越来越不得了了!生吃就算了,还拿来泡酒吃!小师弟你闻闻,师尊带回来这娃子香不香?”

有湿软的东西在她手背上划过,小枝挣扎着想起来,却连眼睛都睁不开。

“呀,别乱舔!我是让你闻又不是让你尝!她身上可脏着呢!唉等等,小师弟,你不会舔一下就醉了吧……”

声音渐渐小下去,过了很久才响起恭迎之声。

“师尊,您回来了?我有照顾小师弟,还有帮您照看新来的小师妹……”

“这不是你们师妹。”又是那个寒冷清幽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小枝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竟睁开了眼。

她发现自己赤裸着卧在一座暖玉台上,台下站了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打扮爽利,赤衣黑束带,扎着高马尾。年轻女人抱了个三四岁的男孩儿,男孩儿正吮着手指,探头探脑地看她,见她睁了眼,便去拔那年轻女子的马尾辫。

“哎呦!”年轻女子吃痛,扭头一看,发现她醒了,“师尊,小师妹醒了!”

“说了不是师妹。”

小枝花了很长时间适应光芒,看清救她那人的样子。他看起来是青年模样,但发如霜雪,眉目间又沉淀了沧桑。小枝长这么大,见过比他美的,却没见过比他更有威势的,他往那儿简简单单一站,便让人想起浩瀚星河,万里江山。

她又看见他腰间系的那柄剑,盘龙纹云,挂着和他发色一致的雪色穗子。

“你们下去吧。”那人拂袖道。

年轻女子抱着男孩儿出去了,静室里只剩小枝和那个神仙似的人物。

她连紧张害怕的力气都没有,脑子里全是空的。

“你叫什么?”男子问道。

小枝蜷缩起来,她没穿衣服,心里有种毫无遮挡、毫无防备的不安感。

男子皱着眉,解衣盖在她身上,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枝。”她终于有勇气开口了,“多、多谢仙人相救。”

那男子又皱了皱眉,面色似乎有些沉郁:“不必谢我,只是契约罢了。”

小枝这才想起来,她昏迷之前好像答应了对方什么。

“在你完成侍剑人的修行之前,我会照顾你的……”

他还没说完,小枝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抵是那股檀香味太好闻罢……’她想道。

再度醒来,已经是十日之后,这次睁眼却不是在暖玉台上了。

清早的霞光照入屋内,穿过薄纱帘子,温柔地拂在小枝脸上。她睁开眼,发现这是一间古香古色的厢房,房中摆了四张床,她睡的是一张,对面还有一张,通过敞开的隔间门,可以看到外间还有两张。

“你醒了?”一个穿水蓝色裙子的少女从外面走进来。

她比小枝年纪大些,约莫十六七岁,面庞圆润柔和,让人平白生出好感。

她坐到小枝床边,将她扶起来。

“我叫蓝聘婷。”蓝裙子姑娘笑容温和,“和你一样,是候选的侍剑人。”

“和我……一样……侍剑人?”小枝重复道,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蓝聘婷用手梳理了一下她散乱的头发,将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这里是蜀山,聚集着无数前来镇压妖兽的修道者。”

蓝聘婷将妖兽的由来娓娓道出。

传说这地上本是由妖兽统治的,但人族娲皇造出人类之后,怕弱小的人类被妖兽屠灭,于是将它们统统镇入五座神山。这五座镇妖山分别是:西镇昆仑、南镇方诸、东镇蓬莱、北镇不周,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中镇蜀山。

五座神山庇佑人间无数年,直到不久前,昆仑镇山石碎了。

被女娲封印的大妖们蜂拥而出,一路东进,将无数城池踏破。安定了千万年的五座镇妖山没来得及反应,这才酿成了巨大损失。

“不过现在蜀山已经在联络其他神山,着手歼灭妖兽,重新将其封印了。相信以前辈们的实力,一定能还世间一个清静。”蓝聘婷摸了摸小枝的头发,“你啊,就把蜀山当成是普通的门派。只要刻苦修行,总有一天能斩妖除魔,纵横天地的。”

小枝默然,她可从来没想过要跟那些可怕的妖物抗衡。

“对了,还没跟你讲侍剑人的事儿呢。”蓝聘婷一拍大腿,“听说多年之前,每一座镇妖神山都有一柄神剑,每一柄神剑都需要一位侍剑人,不过现在已经没这传统了。此次昆仑镇山石碎,妖兽横行,蜀山的大能们想重新选出侍剑人,让侍剑人召出神剑,统率神山,重镇妖兽。”

小枝睁大了眼睛:“我也是……侍剑人?不行、我不行的……”

蓝聘婷忍俊不禁:“我们都只是侍剑人候选罢了,像我们这样的还有成千上万个呢。往后每周有一次考核,每一次都会刷下一些人,到最后只剩下一位,那一位才是真正的侍剑人。你若是不想奋战前线,明日考核时直接投降就成了。”

小枝连忙点头。

这时候外头传来摔门声,还有几句怒骂。

“滚啊,别跟在老子身后!真是阴魂不散!”

小枝的视线越过隔间门,看到外间进来一个极其俊秀的少年。他肤若凝脂,唇红齿白,虽说有些男生女相,但举手投足间还是满满的少年气。他满脸怒容,看着十分凶恶,与小枝以往见过的那些公子哥有些像。

他一进屋就脱下湛蓝色道袍,换了身坦胸的睡衣。

“咦?”他不经意间往这边房里看了一眼,正巧与小枝对上视线。

蓝聘婷连忙去关房门,却被少年一把推开。

少年骂道:“关什么关!里外间一共住四个人,挤得要死还不准开门通个风?”

蓝聘婷说话本是柔柔的,此时也忍不住恼火起来:“要通风自己开窗去,这里还有人病着呢。”

她硬是把门带上了,回过头来时似乎松了口气。

“外间住的是男子,太不方便了。”蓝聘婷蹙眉解释道,“蜀山近日来了许多镇妖的修道者,还有不少侍剑人候选,实在有些住不下。外间两人也都是侍剑人候选,刚才那个名叫沈月仪,是个世家公子,脸蛋是好看,脾气却坏得很,也不知怎么被选成侍剑人候补的。”

她顿了顿,又冲小枝笑道:“你呀,可要离那些人远点。”

“我?为什么?”小枝感觉恢复了一点力气,于是从床上坐起来,想下床走走。

她脚一落地,就像踩着棉花似的,一点劲都使不上,顿时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我的腿……”小枝茫然摸了摸膝盖。

蓝聘婷将她扶起来,悉心拍了拍灰:“因为你是谢迢仙尊带回来的,现在中镇蜀山由他暂代侍剑人之职,率领天下修道者对抗妖兽。他只亲自挑选一个侍剑人候补,那就是你。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吗?”

小枝没听太明白,她掐了一把自己的腿,有痛感,但就是使不上劲。

“我的腿怎么了?”她惶恐地问道。

“这……”蓝聘婷犹豫了一下,“你腿受了伤,伤口又被妖兽血泡过,怕有什么异变,所以谢迢仙尊将你下身经脉全部封起来了。”

小枝半天没有说话,心里好像轻易接受了这个命运。

‘能活着就好。’她告诉自己。

若是没有那位仙人,她早就已经死在了倒塌的房屋之下。

蓝聘婷安慰了她一会儿,然后就出门了。她走之后,小枝一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她已经准备好在明天的考核中直接投降了。蜀山上都是仙人,要不然也是像沈月仪那样的世家子,她一个刚满十岁的小乞丐,拿什么跟人拼?

更何况她的腿还瘸了……站都站不稳,还能打斗不成?

小枝正想着,隔间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门外进来一个男孩子,和她差不多大,穿了身白色练功服,满身是汗,似乎刚刚锻炼回来。他看见小枝,惊讶地叫道:“沈哥,她真的醒了!”

外间传来沈月仪懒洋洋的声音:“不是跟你说了吗?”

男孩子兴奋地跑到小枝面前:“你就是那个被谢迢仙尊带回来的孩子?快跟我说说他是什么样子,厉害不?求你了……”

沈月仪也走了进来,一脸不爽地说:“喂,殷翎儿!早练还没结束呢,你就准备在这儿跟她说一上午话?”

名叫“殷翎儿”的男孩子连忙起身,扎紧了腰带,看来是准备离开。

其实他们俩都是趁早练休息时间回来的。

殷翎儿双亲都是修道者,应邀来蜀山帮忙镇妖,顺便把他也给带上了。他对暂代侍剑人之职的谢迢崇拜极了,在小枝昏迷的十日间,他至少来探望过二百次,就想等她醒了好问问谢迢之事。

沈月仪不耐烦:“人就在这儿呢,又不会跑了,急什么?早练结束再来问。”

殷翎儿遗憾地走了。

沈月仪准备带上门,手里动作一顿,突然问小枝:“你去早练吗?”

小枝惊讶无措地摆手。

“啧,是个哑巴。”沈月仪不屑地说道,“今天临时抱个佛脚,明天说不定就能完成考核呢。”

“我准备直接投降。”小枝小声说道。

“什么?”沈月仪诧异。

殷翎儿更是直接扑到了她床前:“不行,你怎么能投降呢?全蜀山都知道你是被谢迢仙尊选中的人!你投降不是丢他的脸吗?”

“我打不过……”小枝害怕地往里缩。

沈月仪皱着眉:“蓝聘婷告诉你能投降,是不是?那女人真是贱,装出那副好人样给谁看呢,不就是想自己少个对手。”

小枝听他这么说话很不舒服,毕竟蓝聘婷对她很关心。

沈月仪把殷翎儿拉走了,对她冷笑道:“你想投降就投,我也乐得少个对手。”

小枝从小乞讨,懂得察言观色,心知他看不起自己。她也确实没什么值得人尊重的地方——十岁小乞丐,半残的瘸子,看见妖怪就吓得腿软,更没有除魔卫道的壮志雄心。若是可以,她只想找个安全地方藏一辈子。

当初给小枝起名字的老乞丐说了,她生来就是懦弱的,往后得找个人依附。

他摸着小枝的脑袋告诉她:“往后就叫你小枝吧,希望你能有枝可依。”

小枝回忆着往事,浑浑噩噩地在床上躺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蓝聘婷回来了,还给她带了点吃的。

小枝饿得很,接过来就开始狼吞虎咽,可是这些东西一入口就像蜡似的,根本无法下咽。她只吃了一点点,胃里特别难受。

很奇怪,她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从来都不挑食,什么都能吃得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妖兽血?

“你早点睡吧。”蓝聘婷将她那一侧的灯熄了,然后自己点烛在房间另一头看书写符,直到深夜都没有上床休息。

蓝聘婷、沈月仪,还有殷翎儿,好像所有人都在为明天的考核努力修行。

他们就这么想上战场跟妖兽厮杀吗?

小枝打了个寒颤,拉好帘子,扭头睡了过去。

‘反正我不去。’她闭眼想道。

*

第二日就是考核,清早的时候小枝开始练习走路。

沈月仪经过她们窗前,看她一瘸一拐的,不由嘲笑道:“昨天让你去早练你又不去,现在来练走路……真是傻子。”

小枝花了一段时间适应被封住的双腿,她还是勉强可以行走的,不过要借助拐杖,而且平衡性很差,容易摔倒。

蓝聘婷给她画了张图,告诉她在哪儿考核,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考核的地方在蜀山雷壑道上,道旁有一座演武场,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

小枝拄着木棍,一瘸一拐地到了演武场。这里挤挤攘攘的,一眼望去全是人,少说也有几千个。有些穿黑白道袍的修道者在维护秩序,小枝看见他们背后写着大大的“蜀山”,有些滑稽。

“小枝是吧?你在雷壑道演武场,两千三百二十一室,从这个传送阵进去。”负责维护秩序的蜀山弟子一眼就认出了她,将她带到传送阵前,给她塞了一块玉佩,“玉佩被打碎就输了,记得保护好。同理,你打碎对方的玉佩就赢了,明白吗?”

小枝点头,然后走进传送阵,抬手就想打碎自己的玉佩。

可她要拄拐杖,挪手动作慢了点,她的对手抢先把给自己的玉佩摔了。

两人在演武场室内面面相觑。

几秒种后,钟声响起,一个声音回荡在演武场内。

“两千三百二十一室,小枝胜!”

小枝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而她的对手则松了口气,在经过她身边时,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小枝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人有些惊讶:“你没看次序表么?赢了这场,下一次考核就要对上孙鲤。他从不让人主动投降,都是抢走他们的玉佩,将他们活活折磨死,然后再碎玉获胜。”

小枝:“……”

她怀着无法形容的心情回到了住的地方。

沈月仪已经回来了,看着很轻松,他换了身便装又准备出门。

“再见了。”他嘲弄地对小枝说道。

小枝忍不住告诉他:“我赢了……”

“你没投降?”沈月仪有些诧异,他看小枝那副畏缩样,心里觉得她肯定会投降的。

小枝难受地说:“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沈月仪听不明白,“什么叫没来得及?对手先投降了?”

小枝点点头。

沈月仪放下东西,让她把事情讲一遍。

“孙鲤啊……”他同情地看着小枝,“那你这七天也别修炼了,吃好喝好,准备上路吧。”

他落井下石一番,直接离开了。

小枝独自在房里呆着,心下一片茫然。

过了很久,她在自己那侧的桌案后坐下,从抽屉里翻出几张告示。

一张是讲考核制度的。考核每七天举行一次,所有候选者按照次序表,两两之间进行比斗。赢的人直接晋升,等待下一次考核。但是输的人不会直接出局,而是被派往前线,如果能完成严苛的除妖任务,还有机会回到考核之中。

难怪今天与她比斗那人如此果断地选择投降,原来投了也不一定会失去资格。

但是赢了……就一定会在下次考核中被孙鲤杀掉。

小枝瑟缩了一下,继续看下一张。

另一张是介绍蜀山地形的,详细说明了候选者活动范围。蜀山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道,但候选者能接触的仅仅是其中三道,雷壑道、沙瀑道、雪饮道。雷壑道是考核的地方,有个极大的演武场。沙瀑道就是他们住的地方,像个凡人小镇子,有吃有喝,还能看病听戏。剩下的雪饮道是授业传法的地方,可以学习各种各样的仙术,随便挑选,毫无禁忌。

小枝拿起毛笔在手腕上写了个“七”。

倒计时七日,如果再想不到办法,她就死定了。

她将地图收入怀中,拄着拐杖往传法的雪饮道走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