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修仙女配逆袭记

修仙女配逆袭记

不老 著

连载中免费

已开新坑《暴君盛宠:冷宫弃妃》升级流爽文求支持!前世张容儿被继母毁掉灵根被继妹连同渣男谋夺修行秘宝玉液瓶被继母送给一个丑男人操纵亵玩最终被丑男人种入邪虫生生被折磨致死。  对天发誓若有来世一定要血仇血报要让她受到的痛苦让那些人一一承受。  重生归来继母要毁她灵根她把继母灵根毁掉。  继妹虚伪伪善小白花让大家都来看看她的真面目。  简单的讲这是一个男主以为心爱的女人死掉了所以想毁灭整个世界一起陪葬的故事。  此文是复仇类爽文为了折磨仇人用了十八般邪恶的手段慎入哦!

102.5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26

免费阅读
《修仙女配逆袭记》是由不老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仙侠奇缘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02.57万字,状态已完结,主要讲述了:已开新坑《暴君盛宠:冷宫弃妃》升级流爽文求支持!前世张容儿被继母毁掉灵根被继妹连同渣男谋夺修行秘宝玉液瓶被继母送给一个丑男人操纵亵玩最终被丑男人种入邪虫生生被折磨致死。  对天发誓若有来世一定要血仇血报要让她受到的痛苦让那些人一一承受。  重生归来继母要毁她灵根她把继母灵根毁掉。  继妹虚伪伪善小白花让大家都来看看她的真面目。  简单的讲这是一个男主以为心爱的女人死掉了所以想毁灭整个世界一起陪葬的故事。  此文是复仇类爽文为了折磨仇人用了十八般邪恶的手段慎入哦!
修仙女配逆袭记全文免费阅读

修仙女配逆袭记

免费阅读

依然打个广告,推好姐妹的文文,有兴趣的来看看!

《庶女妖妃:吃定俏皇叔》,前世冷皇叔,今生俏夫君,伪禁忌好文!

《农门贵女:地主来袭》,当地主,寻良婿,进财宝,随意救个乞丐还是一个高富帅,这个穿越太值了!

——————————————————————————————

睁眼,醒来。

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华丽锦被,天蝉纱蚊帐,双面绣江南烟雨屏风,瓷白的古董花瓶……等等,这里……这里不是她小时候住的房间吗?

而她张容儿,不是已经死掉了吗?怎么又会看到这些她后来一直在梦里才会出现的景物?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正在思虑,这时,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随着房门被打开,张容儿的生母曾清芳为了讨女儿欢心让人弄的各色宝石串成的珠帘被掀开,一个十四五岁,梳着双丫鬓的女子走了进来。

张容儿抬头,正好和这个女子的双目对上,只见那少女抬头朝她献媚的笑了笑,有些撒娇的道,“小姐,你醒来了?还睡一会儿吗?新夫人昨天进门了,小姐如果你早早的去给她请安,只怕新夫人会以为小姐怕了,她很快就要替代夫人,不把小姐你放在眼里了。”。

张容儿目光深沉的看着这个少女,这个少女她记得,是她的贴身丫鬟,名字叫杏儿,不过却早已就被刘月儿收买了,而刚才那杏儿说的那番话,现在想来,也是大有目的的。

而张容儿在听到杏儿说新夫人进来,她也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现在六岁了,她的母亲曾清芳在三个月以前回张家祖宅祭祀,人失踪了,一个月以后,曾清芳的尸体被找到,听说死得极惨,而出事后三个月后的昨天,元帅府张天河迎娶了新夫人刘月儿为续弦,当然,同时进门的,还有她的“好妹妹”张倩如。

至于杏儿刚才那番话,一来,是挑拨张容儿,好让张容儿做出一副傲慢不敬长辈的样子,这样,很简单的就坏了张容儿的名声,要知道奉天王朝最重规矩,一个没有孝道的女子,如何会让人对她生出提携之心?本身品德就值得怀疑嘛。

这二嘛,如果张容儿听话的按照杏儿说的,为了给刘月儿“好看”而晚些时候去请安,那么,不但其父张天河会对张容儿有看法,认为这孩子不尊不孝,目无尊长,且只怕刘氏那个有心人把张容儿的所为宣传出去,只怕世人舆论也会偏向刘氏,会认为张容儿不尊不孝,目无尊长,不可刊用!

当然,这一切只怕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让张容儿晚去,刘氏是为了光明正大的在张天河教训张容儿的时候,好摆出一副好人模样劝和,顺便赐给张容儿一杯千金难求的“琼果汁”,也就是那杯毁灵果液,而在刘氏刚刚为张容儿说了好话的情况下,试问,张容儿如何能够再次惹怒父亲?而且,刘氏刚刚看起来又温柔又好心呢,一个六月的孩童即便再聪明,手段也肯定不如刘氏这样阴狠恶毒之人的。

只是,这一次,刘氏还能如愿吗?

想到刘氏,想到自己前生的悲惨一生,刻骨的恨意从眼里闪过,杏儿在她幽深无尽头的双目下,身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而滔滔不绝说着话的嘴巴,也不由的停了下来,杏儿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容儿,有些心虚的道,“小姐,那……你再睡一会儿?”

张容儿目光幽幽的看着她,良久,直到看得她心里有种恐惧从脚底冒上来,杏儿才听到那声和以往一样对她依恋和乖顺听话的声音,“恩!”。

杏儿听到这个依然对她依恋和听话的声音,总算安心了,她看着张容儿乖乖的又躺回了床上,暗自撇撇嘴,不过是个投胎好一些的稚童,才六岁,真是奇怪,明明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会忽然对这六岁稚童产生一种害怕的感觉。

杏儿最后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睡觉的张容儿,心里想着新夫人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自己和哥哥未来的前程,也不过担心了,她想到未来可以摆脱奴婢的身份成为一位有前途的名门子弟,当下有些得意的跑去花园玩耍去了。

杏儿走后,原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张容儿,立即把眼睛睁开,想到自己母亲在世时,一直待杏儿不薄,甚至母亲这次出门前,曾经打算回来后,就把曾家的外门弟子的功法传给她,却如何能够想到,这个杏儿,竟然早已被刘氏收买?

而在前世,在母亲去世后,自己因为找不到母亲天天哭泣,这个杏儿天天都陪伴在床前,逐渐的,自己就对她信任依恋不已,而她倒好,利用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的信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所有痛苦的起源,便是从这一日开始的吧?

等确认杏儿走远后,张容儿正要起身,忽然,屋子外传来脚步声,张容儿心里一愣,当下闭上眼睛作出一副正在睡觉的模样。

轻巧的脚步声很快来到她的床前,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小姐,小姐,你快起来!”

张容儿听到这个声音后,睁开眼睛,在她眼前,依然是一个梳着双丫鬓的小丫鬟,大概十二三岁的模样,脸蛋圆圆,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讨喜。

张容儿张张嘴,拼命的压抑住自己的感情,道,“你是……如梦?”

没错,这个丫鬟是张容儿身边的贴身丫鬟之一如梦,前世,在杏儿背叛她,且讨得前程后,张府后宅逐步的被刘氏完全掌控,而张容儿的身边,到了最后,便只剩下一个如梦,在她被折磨侮辱的时候,一次一次,都是如梦偷偷给她送伤药,送食物,从而让她跌跌撞撞的活到了十五岁。

只是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如梦有一天忽然就消失了,而她一直以为如梦和其它背叛她的人一样,都投靠了刘氏,却没有想到,如梦竟然会被刘氏那般的折磨。

如梦,这一世,我会把你当亲姐姐一样对你好,让你快快乐乐一辈子。

张容儿心里复杂之极,这般想着,正要说些什么,旁边的如梦则急了,道,“小姐,你可千万别听杏儿的话,如果不去给新夫人请安,老爷会责骂你的!”

如梦到底是个单纯的丫头,虽然有几分小聪明,但因为没有见过太多世面,并不太会说话。

如果是前世,张容儿听到如梦这话,只怕当下就要翻脸了,听听,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听出这话里的意思,张容儿在其父心里,不及新夫人重要,当然,事实也是如此,只是,前世的张容儿,却哪里受得了这些?

在六岁以前,张容儿也是曾清芳心窝里的宝,也是千娇万宠着呵护长大的。

只是现在,张容儿却知道如梦的好心,只是现在,她却不能打草惊蛇。

她当下道,“大胆!杏儿姐姐对我最好了,如梦,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不然,我就叫人拉你去打板子!”

张容儿这话说着,屋子外面的珠帘微动,张容儿的目光微沉。

而在旁边,张容儿话音刚落,如梦则在旁边脸色诺诺的道,“小姐,小姐,我……我……”

“好了,住嘴,小姐我口渴了,还不快给我端杯水来?”

听张容儿说口渴了,如梦倒是乖巧的走到桌子处给张容儿倒了一杯子的水来。

张容儿深深的看了一眼如梦,接过水杯,拿手指沾了水,轻轻的在旁边的床沿木上,写了一行字。

而如梦看到那一行字后,眼里吃惊的看着张容儿,张容儿见她点了点头,便又继续在床沿木上写字。

等事情写完,张容儿忽的“啪”的一下,就把手里的杯子扔在地上,且怒骂道,“真是个笨蛋,连服侍小姐我喝水都做不好,行了,滚下去!”

“小姐……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快下去,看着你这奴婢就烦!”

如梦还要求饶,张容儿对着屋子外面道,“谁在外面?快进来服侍本小姐!”

一个穿着下人杏色的服装,梳着双丫鬓,皮肤白净,下巴尖尖的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这个丫鬟的名字叫珠儿,进来得这样快,想必刚才在屋子外面听墙角的,便是这个珠儿吧。

张容儿不动声色的道,“珠儿,快把如梦赶出去,本小姐不想看到她!”

珠儿幸灾乐祸的道,“如梦,快走吧,小姐不想看到你呢!”

如梦哭哭啼啼的奔跑了出去。

等如梦走后,旁边的珠儿道,“小姐,如梦那丫头昨天一直都去新夫人处端茶递水的呢,如梦本来是小姐的大丫鬟,可是看她昨天忙来忙去的,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昨天是张天河和刘氏的成亲之日,虽然刘氏和张天河早就有了首尾,且孩子都有了,只比张容儿小一岁,可是,昨天,张天河却按照迎娶正室原配的倚仗,给足了刘氏脸面把刘氏迎进了门。

至于如梦为何会去端茶倒水,这话忽然听到,只怕都以为如梦被主了,其实实情,不过是张容儿身边的人早已被刘氏收买,如梦因为不听话,所以才被派过去给前面的宾客端茶倒水罢了,所谓的去新夫人处端茶倒水,不过是刘氏下面的人的一个手段,目的是让依然对着张容儿忠心的人看着,看着对张容儿忠心,会被张容儿怎样的对待。

这一次,张容儿冷山打断珠儿道,“好了,住嘴!除了成天像只八哥一样的到处嚷嚷还会做什么?难道本小姐还要你来教我管教下人不成?出去,真是不知礼数!”

珠儿愣了愣,有些愤恨的看了张容儿一眼,在发现长容儿目光幽深无比的看着她时,她身子打了个寒颤,有些害怕的走出了张容儿的屋子。

等珠儿走开后,张容儿靠在床沿,只见她嘴角含笑,目光却冰冷如地狱来使,很好,一会儿可以看一场好戏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