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浅晓萱 著

连载中免费

【duang…嗜血女杀手穿越了,15年最肉最宠穿越古言】醒来发现在青楼?两猥琐男喘着粗气霸王硬上钩?靠!居然是亲妹妹出卖我?还要嫁给瘫痪的王爷?喂,真的要坐轮椅上做这种羞羞的事情吗?唔,好热,腰断了啦,你自己动好咩?好吧,我错了,我们换个体位好不好?他和别的女人半luo着身子在床榻上纠纠缠缠,竟让她来看他如何一展雄风她唇角带着妖艳的笑,一P股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拿过一张宣纸,开始作画见她淡定如水的作画,他停了下来,脸上笼罩着阴霾,怒吼道:“凤芊雅,你在做什么?”她瞟了眼愤怒不已的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画春宫了,宝贝,多表演几个高难度姿势,以便我画出这世上最振奋人心的春宫~图,到时我会把这些春宫~图装订成册,印出上千万份,盖上你的王爷大印,东冥国上下每人发一份,让他们见识和学习一下宝贝高超精湛的chuang上功夫,顺便将它发扬光大……”说到这,她目光平淡的瞥了眼他的下身,说出的话能把他气爆“宝贝,你那玩意尺寸多少?你说我是画多少尺寸好呢?是一寸呢?还是半寸?嗯?”

104072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类型小说,作者是浅晓萱,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1040722字,处于完本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duang…嗜血女杀手穿越了,15年最肉最宠穿越古言】醒来发现在青楼?两猥琐男喘着粗气霸王硬上钩?靠!居然是亲妹妹出卖我?还要嫁给瘫痪的王爷?喂,真的要坐轮椅上做这种羞羞的事情吗?唔,好热,腰断了啦,你自己动好咩?好吧,我错了,我们换个体位好不好?他和别的女人半luo着身子在床榻上纠纠缠缠,竟让她来看他如何一展雄风她唇角带着妖艳的笑,一P股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拿过一张宣纸,开始作画见她淡定如水的作画,他停了下来,脸上笼罩着阴霾,怒吼道:“凤芊雅,你在做什么?”她瞟了眼愤怒不已的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画春宫了,宝贝,多表演几个高难度姿势,以便我画出这世上最振奋人心的春宫~图,到时我会把这些春宫~图装订成册,印出上千万份,盖上你的王爷大印,东冥国上下每人发一份,让他们见识和学习一下宝贝高超精湛的chuang上功夫,顺便将它发扬光大……”说到这,她目光平淡的瞥了眼他的下身,说出的话能把他气爆“宝贝,你那玩意尺寸多少?你说我是画多少尺寸好呢?是一寸呢?还是半寸?嗯?”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全文免费阅读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免费阅读

“放心,我没事!”凤芊雅抬起头,声音生硬的说着,平淡陌生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路人甲。

“雅……雅儿……你怎么了?”凤锦恒睨着凤芊雅,她陌生的眼神以及生硬的语气,令他征愣了住,察觉到她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她双眸中的傻气没了,倒是多了一分灵气。

凤芊雅见眼前的人征愣住,她掩饰性的垂下了双眸,刻意将声音放低放柔,“我……我想回府!”

话落,她唇角轻扬,杏眸中划过一抹戾色,她的“好”妹妹给她等着,这笔账,她一定会替这个身体的主人好好跟她算算。

凤锦恒听到凤千雅说想回府,他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好,雅儿随爹回府,这件事爹不会善罢甘休,爹一定会查出是谁掳走了雅儿,还将雅儿卖入了青楼。”

凤芊雅听到凤锦恒这样说,抬眸睨向他,剪水杏眸微眯,声音依旧平淡陌生,“你不知道是谁掳走了我?怎知我在醉欢楼?”

她平淡陌生的语气令凤锦恒皱眉,一脸的质疑的看着她,现在的她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没有了以往的傻气,难道她是因为遇到被卖入青楼之事惊吓过度恢复正常了,他没作多想,这才说道:“是有人认出了雅儿,特来丞相府报信,爹这才知道雅儿在醉欢楼。”

这时,老鸨满脸赔笑的说道:“凤大小姐,让你受惊了,赶快随你爹回府吧!”

“受惊?”凤芊雅瞥向老鸨,脑海中想起她被那两名猥琐男子掳来醉欢楼以十两银子卖给她时,她那脸可是笑的都快变形了。

“那两个人,你自行解决!”凤芊雅细如葱根的手指指着那两名已死的猥琐男子说完,便转身往房门外走去。

“啊……”而老鸨顺着凤芊雅的手指看去,见地上躺着两个死人,她被吓得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雅儿……”凤锦恒收回落在那两名猥琐男子身上的惊讶视线,见凤芊雅已经出了房门,他担忧的喊着,追了出去。

因为凤芊雅衣裙被扯破,狼狈不堪,以免被人看见指指点点,凤锦恒带着她从醉欢楼的后院离开。

半个时辰后

凤芊雅随着凤锦恒回到了左丞相府。

下了马车,一回到左丞相府,正准备回房,而头发散乱,衣裙破烂,几乎衣不蔽体,狼狈不堪的她,一路上都接收到了府里不少下人投来的轻蔑目光。

甚至还有人吞了大象胆,小声的议论起来。

“听说大小姐被人卖进了青楼,还被两名男子玷污了,看大小姐狼狈不堪的样子,应该是真的了。”

“大小姐失了贞洁,一定会被荀王退婚!”

“就是没有失贞,被卖进了青楼,而且大小姐还是傻子,荀王也不会要……”

“就是,我听说荀王有心上人了,就是大小姐没被卖进青楼,荀王也不会喜欢大小姐这个傻子。”

“嘘……小声点,别让大小姐听到了。”

…………

听着议论声,凤芊雅弯起了唇角,剪水杏眸中依旧波澜不惊,神色平淡。

倒是走在她身旁的凤锦恒一脸的怒气,他凌厉的眼神射向正小声议论着的四五名丫鬟,“你们再敢多说一句,我立即将你们赶出丞相府。”

四五名丫鬟闻言,吓得脸一白,立即跪地,“老爷赎罪,奴婢们不敢了。”

这时,一道柔媚刺骨的声音传来,“爹,姐姐。”

听到声音,凤芊雅微微抬眸,见一名少女款步而来,她平淡无波澜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立即便将她认了出,那不正是将她下药以十两银子卖进青楼的“好”妹妹吗?

她身着紧身绸缎的浅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身前淡黄色锦缎裹胸,不盈一握的纤腰系着丝带,梳着流云髻,斜插着两支金簪,皮肤白皙如凝脂,五官精致,标准的瓜子脸,是个美人胚子。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呜呜……姐姐你怎么了?你的额头怎么受伤了?姐姐的衣服怎么破了?姐姐要不要紧?”女子正是凤芊雅的妹妹凤芊雨,她满眼惊讶的看着凤千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似凤芊雅是她亲娘,看似很关心很心疼,实则,她的眼底下掩藏着一抹狠色,嘴角得逞的扬起。

凤芊雅垂眸,目光依旧平淡无波澜的睨着她眼前的“好”妹妹,将她那掩藏下的狠色与得逞收进了眸底。

她唇角轻扬,浮出一抹更加荡漾人心的笑,眉宇间晕染出的那朵曼珠沙华似乎要比在青楼时还要艳丽几分。

她笑的越美,就越有毒。

就好比罂粟一般。

对于她这个“好”妹妹,她可一定要“盛情款待”她,不过在这之前,她要先洗个澡。

被两猥琐碰了,她现在觉得全身都脏兮兮的。

凤芊雨看着她嘴角扬起的那抹笑,竟莫名的觉得恐慌起来,她满是泪水的双眼,带着担忧的看着她,“呜呜……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雨儿。”

凤芊雅轻抿唇,目光平淡的睨了她一眼,却不答话。

这时,一名十五岁左右,身着淡青色裙褂的小丫鬟冲到她的跟前跪了下来,哭喊道:“小姐,老爷终于将你救出来了,奴婢担心死小姐了。”

睨着眼前跪地的小丫鬟,凤芊雅剪水杏眸微眯,想起这个小丫头是她的贴身婢女彤儿。

既来之则安之,凤芊雅的适应能力要比一般人都强,她在二十一世纪可不是白混的。

“彤儿,准备水,我要洗澡!”凤芊雅垂眸睨着跪地的小丫鬟说完,笑的越发风华绝代的斜睨了凤芊雨一眼,便凭着记忆在众人错愕与震惊不已的目光中径直往她的住处走去。

跪地的小丫鬟彤儿见凤芊雅离开了,她站起身立即跟了上去。

刚刚凤芊雅的那一眼,令凤芊雨的心猛地一跳,额际不禁冒出了细汗,她不明白,凤芊雅那个傻子明明笑着,可她却觉得全身都生出了寒意。

怎么回事?她的这个傻子姐姐好像变了?

“爹……姐姐她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她看向凤锦恒,既心慌又质疑的问着。

凤锦恒看向凤芊雅离开的地方,满是疑惑与惊讶的皱起了眉,难道她真的是因为惊吓过度反而不傻了?

凭着记忆回到房内,凤芊雅打量了下她的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古色古香的味道,有内外两室,以粉色珠帘隔开,珠帘后竖立着一架红木彩雕屏风,画工精湛,栩栩如生。

伸手撩开珠帘,凤芊雅进入了内室,一眼扫去,房内的陈列的皆都是女子所用之物,精雕玉琢的镶玉牙床,淡粉色的帐幔,梳妆用的妆奁……

一看就是女子的香闺。

身后,响起彤儿的声音,“小姐,沐浴的水准备好了。”

凤芊雅一个优雅的转身,却是极不优雅的一P股坐在了身旁的紫檀木圆凳上,翘起了二郎腿。

“小……小姐,你……”彤儿看着凤芊雅不是很淑女的坐姿,惊的瞪大了双眼,她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而且看起来不傻了,不像以往一样嘿嘿笑了。

凤芊雅直接忽视掉自己带给彤儿的惊讶,垂下眼眸睨了眼狼狈不堪的她,便站起身,边毫无顾忌褪下身上被扯烂的衣裙,边说道:“让人把水抬进来。”

“是!”彤儿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应声立即退下,让府中的下人将热水抬进了房里。

沐浴时,凤芊雅并没让彤儿伺候着,而是让她候在了外室,待她沐完浴起身后,她才将彤儿唤进来为她穿衣。

此时彤儿正在为她梳妆,她锐利的视线聚焦在了铜镜中的人儿身上,眸中划过一抹惊艳之色,宛若新月的娥眉,孔雀开屏般的修长翠羽下,一双剪水杏眸含妖揉媚,鼻子小巧挺翘,透着一股子傲气儿,丹唇红润,娇艳欲滴,若似樱桃。

不愧是东冥国第一美人,果然倾国倾城,只可惜……

凤芊雅的唇角轻扬,漾起艳丽的笑容,她细如葱根的手指轻抚了下额间的伤,嘴角的那抹笑容越发的妖艳起来,却似乎带着致命的毒药。

正替她梳妆的彤儿见状,惊讶的愣了半会,才担忧的说道:“小姐,你全身都是伤,奴婢去为小姐请大夫来。”

“不必了,我没事!”凤芊雅轻勾唇说完,站起了身,玉手捂嘴打了个哈欠,斜睨着彤儿说道:“我困了,睡会!不要让任何人或畜生来打扰我。”

话落,凤芊雅边打着哈欠边走向了床榻,动作敏捷的翻身上床,她拉过锦被盖好后,才挑眉睨着彤儿说道:“让管家弄两只恶犬回府,关进柴房,记住,一定要是恶犬,让管家寸步不离的守在柴房外。”

凤芊雅说完后,直接放下了帐幔,不一会,帐内便传出她均匀的呼吸声。

彤儿看着眼前放下的帐幔,惊讶的张大了嘴,呆愣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她家小姐越来越不一样了。

她不明白她家小姐让管家弄两只恶犬回府做什么?

带着疑问,她动作轻巧的出了房间,并关好了房门。

或许是因为头被撞了的缘故,凤芊雅这一睡下,便是一天一夜。

而她被“奸人”卖进青楼,被陌生男子险些玷污了清白的事,只一天一夜,便传遍了整个御城,自然也传进了与她有婚约的五王爷荀王的耳里,这位荀王本就不满这桩婚事,更是借此机会对此事做出了热烈的回应,今日便上朝要求与凤芊雅解除婚约。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