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鬼医毒妃

鬼医毒妃

舞烟云 著

连载中免费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叱咤风云的修罗安陵木槿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不幸被队友捅刀逛了鬼门关。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朝穿越重生,她成了安陵王府性格懦弱、人人欺凌的丑颜郡主。偏心渣爹爱权,她便一纸罪状告到他身败名裂。贪财继母爱钱,她便一把大火烧到她钱财尽散。白莲庶妹爱貌,她便一杯硫酸泼到她无颜见人。谁敢欺她,定然叫你分分钟去阎王殿喝茶。且看她这一世如何颠覆乾坤,潇洒恣意活出自己的风采。世人皆唾弃她貌丑无颜,一夕间珍珠褪去蒙华的阴霾,绝色倾城的容颜让那些有眼无珠的人彻底眼瞎。本以为经历过一次背叛,这世间已再无人能入她心,却不知何时惹上了一只腹黑妖孽。“离王殿下,外界说我貌丑无颜还蠢得没救。”“没事,外界还说本王病体孱弱命不久矣,咱俩正好天生一对。”望着那帮她积极“宽衣解带”的手,安陵木槿无语望苍天,你妹的的病体孱弱,命不久矣也是因为精尽人亡。他攻破她筑起的层层心防,诱了她的心还想骗她的身?想得美!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除了放馊的,离王殿下你要吗?本文绝对欢喜,绝对强势,看修罗鬼医VS腹黑离王,到底谁的计谋能更胜一筹,成为最后的赢家!

76522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鬼医毒妃》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类型小说,作者是舞烟云,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765220字,处于完本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叱咤风云的修罗安陵木槿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不幸被队友捅刀逛了鬼门关。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朝穿越重生,她成了安陵王府性格懦弱、人人欺凌的丑颜郡主。偏心渣爹爱权,她便一纸罪状告到他身败名裂。贪财继母爱钱,她便一把大火烧到她钱财尽散。白莲庶妹爱貌,她便一杯硫酸泼到她无颜见人。谁敢欺她,定然叫你分分钟去阎王殿喝茶。且看她这一世如何颠覆乾坤,潇洒恣意活出自己的风采。世人皆唾弃她貌丑无颜,一夕间珍珠褪去蒙华的阴霾,绝色倾城的容颜让那些有眼无珠的人彻底眼瞎。本以为经历过一次背叛,这世间已再无人能入她心,却不知何时惹上了一只腹黑妖孽。“离王殿下,外界说我貌丑无颜还蠢得没救。”“没事,外界还说本王病体孱弱命不久矣,咱俩正好天生一对。”望着那帮她积极“宽衣解带”的手,安陵木槿无语望苍天,你妹的的病体孱弱,命不久矣也是因为精尽人亡。他攻破她筑起的层层心防,诱了她的心还想骗她的身?想得美!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除了放馊的,离王殿下你要吗?本文绝对欢喜,绝对强势,看修罗鬼医VS腹黑离王,到底谁的计谋能更胜一筹,成为最后的赢家!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鬼医毒妃》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鬼医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鬼医毒妃

免费阅读

那个被她掐死的女子是安陵画丹娘亲的侄女,闺名赵敏翠,和安陵画丹是一丘之貉,只不过她太愚蠢了,每次都是被安陵画丹当枪使,还乐在其中。

从安陵木槿的记忆中得知,今日之事便是安陵画丹心血来潮,请她的表姐赵敏翠和一众大家闺秀来都城郊外游湖。

谁知安陵画丹忽然想到对岸瞧瞧,便邀了安陵木槿和翠表姐陪同前往,在路上她又故意挑起赵敏翠和安陵木槿的矛盾,赵敏翠是个冲动的,将安陵木槿推下湖,于是就有了她穿越过来这一幕。

安陵画丹战战兢兢地爬起来,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低下头柔柔弱弱地控诉:“木槿姐姐,你说什么话呢!这可是一条人命,而且是翠表姐,若是官府追究起来,不仅木槿姐姐你会被抓,还会连累安陵王府声誉受损。”

真是没救了,安陵木槿扶额叹息,微眯了眯眸子,眼神里尽是厌恶,没办法,爱装就装呗!她还能阻止是怎么地了,反正她喜欢就好。

“亲爱的画丹妹妹,这件事情只有五人知晓,当然天地是不会告密的,我做的事情自己当然不会说出去,还有一个已经永远闭嘴了,这件事情就看妹妹怎么办了?”安陵木槿面上带着微笑,上前搭着安陵画丹的肩,右手似无意的在安陵画丹的脖颈上摩擦,威胁的意味十足。

安陵画丹的身子一僵,脖子更是动都不敢动,此刻的安陵木槿就像来自地狱的魔鬼,似乎只要她敢告密,下一刻她的脖子就会像赵敏翠一样被掐断。

虽然身子不敢动,可阻挡不了她想事情,今天的安陵木槿似乎变得很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被她戏耍于股掌之间还对她为所是从的懦弱丑八怪了,如果不是她还顶着这张丑脸,她会以为面前的人不是安陵木槿。

“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木槿姐姐放心,我一定会求父王尽力保住你的。”安陵画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善解人意地说着。

如果是曾经的安陵木槿,一定会被这样的安陵画丹所骗,甚至感激涕零恨不得替她去死,可现在的安陵木槿一点儿都不吃这一套。

表演的真是妙,安陵木槿真心想为安陵画丹的这番演出鼓掌,她用绝命修罗的名号做赌注,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纪,安陵画丹绝对是影后级别的人物。

素手轻轻划过安陵画丹脖颈间的细腻皮肤,安陵木槿又凑近了几分,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冷笑,说话时喷撒的热气就萦绕在安陵画丹的耳畔,语气又柔和了几分,道:“不不不,这样太麻烦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怎么可以麻烦父王这个大忙人呢?这简直是不孝。不过姐姐倒是有一个好办法,不知画丹妹妹有没有兴趣听听看呢?”

那若有若无的碰触让安陵画丹的身子绷得像一块木板,脸上努力维持的微笑也变得僵硬,直觉告诉安陵画丹,安陵木槿口中的办法一定不是什么好办法。

果不其然,下一刻安陵木槿那清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就涌进她的耳膜:“既然妹妹这么为安陵王府和翠表姐着想,那不如妹妹你就下去陪陪翠表姐好了,这样也保住了安陵王府的声誉。”

安陵木槿的话让安陵画丹一下子失去了力气,瘫倒在地上,眼泪就像不要钱一般地往外流,头上的发髻也散乱不堪,哀求道:“木槿姐姐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妹妹绝对会为你保守秘密的,我发誓真的不骗你,这样姐姐放心了吗?”

在生死面前安陵画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仪容,她现在只想赶紧离开安陵木槿这个疯子,她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翠表姐,谁知道她下一个会不会发疯杀了自己灭口。

终于装不下去了,安陵木槿欣赏着此刻安陵画丹失态的模样,居高临下的作一副施舍的样子,说:“好吧!既然妹妹还想活着,那么还有一个折中的法子,妹妹想不想听一听呢?”

先是见证了安陵木槿果断的掐死赵敏翠,再是被一顿威胁,安陵画丹被折磨到现在整个人都已经糊涂了,下意识的就答应了,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安陵木槿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那个法子很简单,只要画丹妹妹说不了话就好了嘛!当然了,妹妹是才女会写字,那就对不起了,恐怕这手筋脚筋也得断上一断了。”安陵木槿认真打量着安陵画丹的一双纤纤素手,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

安陵画丹直接崩溃地大喊:“木槿姐姐不要,妹妹错了!妹妹保证守口如瓶,绝不泄露一丝风声。”

懒得再和安陵画丹玩儿,安陵木槿面上表情忽然变得肃杀,不再用调笑的语气和她说,而是严肃地警告:“安陵画丹,若是今后我听到一点儿关于我杀人的消息,你就等着被我挑断手筋脚筋,顺便挖出你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的琉璃珠。”

说罢,安陵木槿微眯了眸子,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弯曲成钩状,猛的袭向安陵画丹的眼睛。

安陵画丹也是个胆小如鼠的,看到安陵木槿的这个动作,居然惊叫一声,双眼一翻,被吓得晕了过去。

也是醉了,没想到这个白莲花安陵画丹居然这么不禁吓,她只是虚晃一个动作就被吓晕了。

没工夫管白莲花了,安陵木槿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意,她现在要回去那个所谓的安陵王府了,要知道好的开头可是成功的一半,抢得回去的先机可是最重要的,她相信安陵王府里可是有人在烧香盼着她永远回不去。

缓缓走到湖边掬了水洗脸,安陵木槿看见了明月在水中的倒影,没想到现在居然已经月上中天了,看来要赶快走才行。

之前听赵敏翠说她貌丑无颜,借着月光,安陵木槿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面容。嚯!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暗红的的瘢痕几乎蔓延在她的整张脸上,除了额头还算好之外简直没有一块好的皮肤,难怪会有人被吓死,看来真的没有夸大其词。

头发和衣服都湿哒哒的黏在皮肤上,感谢今晚天气不是太冷,还带着丝丝的微风,不然可能明天她就爬不起来了。

安陵木槿慢步走,顺着记忆往都城的方向而去,如果以这个速度沿着湖畔走,大概凌晨可以到都城外,再歇上一个时辰等城门开便是了。

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安陵木槿感觉自己的腿都要废了,无奈靠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暗自吐槽:这个身子到底是有多差,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的安陵木槿,大概已经快要到都城门口了,看来以后要调理加锻炼才能渐渐恢复了。

忽然,一辆精致的马车驶来,安陵木槿眼中一亮,双臂张开挡在路中央,客气地询问:“请问可以带我一程吗?”不出意外这辆马车要去的方向应该就是都城,如果能省去她走路的时间精力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驾车的车夫勒马,抽出佩刀指着安陵木槿,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道:“大胆女子,居然敢拦截千秋王朝离王殿下的车驾,不想活了吗?滚!”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