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

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

安七公子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高中生韩子高偶然穿越到架空历史小乞丐身上,不仅名字样貌换了,连性取向都模糊了,与柔弱俊小哥霸道接吻、傲娇王争风吃醋、腹黑王同床共枕悄悄话,俨然变成了一个超级无敌小受。 腹黑傲娇的摄政王迷上不良美少年,第一眼,便对他产生异样的情愫。最后还带着大军指着千叶城主说:“他若不和我走,我便让你失去你最重要之物。” 死而复生的离国太子,不仅换了身份,连内心也跟着换了,耍心机,誓要称霸诸国,仅为他建造世间最美的乐园。 通晓天地之术的千叶城主,本可以一统天下,主宰一切,为何又甘愿放弃,只做他的知己?

116777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类型小说,作者是安七公子,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1167771字,处于连载中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现代高中生韩子高偶然穿越到架空历史小乞丐身上,不仅名字样貌换了,连性取向都模糊了,与柔弱俊小哥霸道接吻、傲娇王争风吃醋、腹黑王同床共枕悄悄话,俨然变成了一个超级无敌小受。 腹黑傲娇的摄政王迷上不良美少年,第一眼,便对他产生异样的情愫。最后还带着大军指着千叶城主说:“他若不和我走,我便让你失去你最重要之物。” 死而复生的离国太子,不仅换了身份,连内心也跟着换了,耍心机,誓要称霸诸国,仅为他建造世间最美的乐园。 通晓天地之术的千叶城主,本可以一统天下,主宰一切,为何又甘愿放弃,只做他的知己?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全文免费阅读

傲娇暴君:太子妃升职记

免费阅读

紫苑在晚上还没有回来,这种情况,是不会有的,韩子高焦急的等待着。等他再次从门口苏醒过来,紫苑还是没有出现,中午了,紫苑还是没有回来。自称象事件以后总觉得紫苑有些奇怪,昨天他说了一番奇怪的话离开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韩子高在心里想着。

紫苑是不是出事了?但是据他的了解,周围人待他们都不错,不可能与人结怨的,周围也不会有什么野兽,应该不会出事。

但是紫苑离开前说的那句永远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安心的等待着我回来。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已经预知到了什么?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子高拼命的争扎着。

一定要找到紫苑。

韩子高奔跑了出去,四处询问着紫苑的下落。街上人来人往,可是却没有自己想要找的人。

紫苑,你究竟在哪里,不是说了不要离开我吗?

韩子高停驻在大街中间哀嚎着,找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紫苑,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失去了紫苑的生活该怎么办!

“让开!让开!前面的人让开!”一声声粗犷的声音伴随着密密麻麻的马蹄声迫不及待的传来,韩子高一心想着紫苑,丝毫没有注意周围的状况。

“驭——”马匹急急的停在韩子高的身边,马鼻子与他的身躯仅几厘米。他这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周围的状况,不知何时,自己的面前已是一支豪华的马车队,站在面前的,正是开路人,此刻正冷冷的盯着他!

“放肆!见到离公子车队,还不赶紧跪下!”开路人恶狠狠的训斥道。

韩子高轻蔑的看着他,不说话。

开路人刚想用马鞭挥在韩子高的身上,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见到来人之后,赶紧退到一边,不安道:“离公子,这——”

离公子淡淡道:“退下吧。”开路人依言退到一边,一副狗腿的样子。

韩子高淡淡的看着离公子,他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韩子高开口了,冷冷的看着他,淡淡问道:“你就是离公子?为什么我要给你下跪?”

离公子嘴角噙起一抹微笑,不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韩子高继续追问离公子,咄咄逼人。

“放肆!竟敢这么对离公子说话!”旁边的随从大声训斥道,他们觉得韩子高乖张的行为明显的冒犯了离公子,犯下了大罪。

紫苑失踪,韩子高心中本就不爽,扭头盯着随从,冷声道:“我问你了吗?凭什么由你来回答!”

离公子看了随从一眼,示意他退下。然后他看着韩子高,温文尔雅的说道:“刚刚吓着你了。”

“还有事情吗?”韩子高冷冷的问道。

离公子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暖暖的看着韩子高,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子,倔强,冷俊,但却深深的透着落寞。

韩子高见离公子没说话,刚准备走掉,离公子赶紧一把抓住他,道:“我叫南离,你叫什么?”

韩子高淡淡道:“韩子高,可以松手了吗?”南离闻言,依依不舍的放开手,目送韩子高萧瑟的身影离开,他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的落寞,南离苦笑了一下,自己一年没有回来了。一路走来,见了太多,治理国家果然还是南凌合适,但自己必须回去澄清流传的谣言,不可以让南凌背负流言蜚语!必须找到紫苑将他带回去,让南凌安心!

入夜了,虽比不上大唐盛世夜景的繁华喧嚣,但也很热闹,玉宇楼阁在灯光下起伏,人头攒动,小贩摊前,食物的香气幽幽飘来。韩子高自紫苑消失后就没吃过东西,胃里泛起一阵胃酸。

韩子高去过所有紫苑待自己去过的地方,去过所有紫苑有可能去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看见紫苑,哪怕是一个曾经见到过紫苑的人也没有见到过。

紫苑或许回去了,韩子高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飞一般的跑了回去。

途中,马车与韩子高擦身而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而韩子高寻找的人又该在哪儿?

窗布随风摆动间,隐约可以看清里面坐着一位衣着华贵的俊俏美人,韩子高低头喘气的刹那间,他看见了一个与紫苑极为相似的人。

“紫苑!”韩子高惊叫道,不可思议的看着缓缓前行的马车。

紫苑听出了是韩子高在叫他,忍不住的将头探出窗外,果然是他的身影。韩子高一看确实是紫苑,忙追上来,拼命的伸着手想要抓住马车的边沿,叫道:“紫苑,紫苑!”

随行侍从见有人来捣乱,纷纷掏出兵器阻挡韩子高,恶狠狠的训斥着叫他退下。眼看就要打在他的身上,韩子高一个转身,反手一拉,将拿兵器的人甩到一边。据他自己曾经的话来说,他是文貌武三全,世间少有之人!这些个小喽罗怎会是他的对手?

眼看就要与各位大打出手了,紫苑担心韩子高受到伤害,赶紧从马车里下来,望着韩子高忧伤黯然的双眸,吸了一口气,冷声道:“阿蛮,回去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为什么?究竟怎么了,紫苑?不是说好一辈子在一起的吗?”韩子高嘶吼着,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车队究竟是谁的,为什么紫苑会在里面,他想要抓住紫苑问个清楚,可是众多的侍从死死的将他两隔开!

“回去!”紫苑冷冰冰的说着,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入马车里。冷冷的话语径直灌进韩子高的心,他呆若木鸡的瘫坐在冰冷的地上,目光涣散的盯着渐行渐远的车队,说不出的悲伤。

紫苑瘫坐在柔软的坐垫上,自言自语道:“阿蛮,对不起,对不起。”一句一句,都刺痛着他的心:“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之前我做的一切都白费了,阿蛮你也会受到伤害,我说过这一辈子我都会保护你,如果非要伤害你的话,那应该是由我来!”

韩子高偷偷的追着马车在终点停下,那是一幢豪华的古宅,在苍色的山岩脚下显得庄严,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气息。阁楼上,屋前的灯笼早已亮了起来,古宅全身笼罩在橘黄色的灯光了,迷幻得让人不敢看。

车帘打开,侍从立刻扶着紫苑下车,屋前的人也都做出恭迎的姿态,毕恭毕敬,似乎从今天起紫苑就是他们的新主人了!紫苑下车后轻轻说了句什么,侍从人都散开了驱着空马车原路返回。而紫苑则跟着几位乖巧伶俐的丫头走进大门里,韩子高看着这情况,说不出的生气,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待人离开后,韩子高偷偷从一棵树上爬上房顶,眼睛死死落在紫苑的身上。他心说:“如果出现什么状况,我一定跳下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要知道小爷我也是跆拳道黑带的!还附加练过空手道!这些小喽罗哪是我的对手?”想着想着不由窃喜。

太过得意,居然笑出了声,意识过后,赶忙捂着嘴!

“什么?是什么声音?”小丫头警惕的看着四周,疑惑的问道。

“兴许只是夜猫,不要耽误了公子见主人的时间。”另一小丫头淡淡的说着,她可不想现在出现什么事端,只要将眼前这位来历不明的公子送到主人房间就可以了!

紫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希望这次事情过后,可以放过他和阿蛮。

“紫苑,你来这里做什么?”韩子高在心底默默的问自己,自嘲的笑了笑:“我是不是太依赖紫苑了?”

紫苑来到屋子里,丫头退出去。紫色纱帘隐约映出一个人影,清冷,而又神秘。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非要是我来见他。

韩子高一直待在屋顶上面,心知现在还看不出里面是个什么状况,若贸然行动,有什么不妥就不好了,打算夜深了再屋子里去。这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紫苑的身影映在窗纸上,踌躇不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你要见我吗?”紫苑轻声的问道,双眸紧紧的盯着帘子里面的身影,说不出的忐忑。一个男人要见自己,但自己却不知道是谁,而自己又是以一种被胁迫的方式前来见面,他究竟是谁?

等了等,也不见那人说话,就在紫苑打算掀开帘子时,里面的人动了动,柔声道:“嗯,紫苑。”

“你知道我?”紫苑疑惑道,虽然看不见这个人的样子,但光听他细腻亲和的声音,也能猜到眼前的人一定是个绝美的男子。

不待紫苑多想,里面的人已经把帘子挂到一边,定定的站在紫苑的面前。

“你是谁?”紫苑疑惑的看着他,说不出的疑惑。

“紫苑,你不记得我了吗?”男子温柔的说着,眼眸暖暖的看着紫苑那张绝美而又惊讶的脸庞,伸手去揉了揉紫苑额前被风吹散的头发。

紫苑虽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但终究想不起来是谁,于是问道:“叫我来侍寝的人是你吗?”

男子点了点头,温柔的笑着。

虽然皇室贵族之中确有男子侍寝,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紫苑自己的身上,而听这人的口气似乎还认得自己,他不由冒出了一身冷汗。

“你在害怕吗?”男子出声,温柔的笑着,白皙俊美的脸庞在蜡烛黄色的光下显得异常妖魅。

紫苑轻轻一笑,说:“怎么会?”不是侍寝吗,只要过了今夜,我和阿蛮就自由了,从此带着他远走高飞,有什么可怕的,有什么可怕的!

在男子面前,紫苑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在男子温柔的眼神中,解开丝绸腰带,一件一件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

疲累的韩子高在屋顶上,一不小心的就打了一个旽,险些从屋顶摔了下来,他甩了甩头朝窗纸上一看,发现紫苑似乎正在脱衣服,他吸了一口气,三下五除二的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直奔紫苑所在的房间。

在门外可以看得更加的真切,紫苑背对着他,身上着一件白色的里衣,愣愣的站在那里,正准备解开里衣带,而紫苑的面前正是今天自己在街前遇到的人。

啪!房门打开了!

屋里的人显然没有遇到会有人出现,都转过头来望着这个推开门之后,却把头低得低低的家伙。但紫苑认出来了,是阿蛮!

韩子高暗骂一声,直直的冲到紫苑面前,冷冷的盯着他,说:“你在干什么?离开我,就是为了来陪这个男人吗?”

紫苑也被惊得不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韩子高也不管那么多,抓起地上的衣服就把紫苑往门外拉。

“大胆!”离公子喝道,拉住了紫苑的手。

“放手!”韩子高冷声吼道。

“阿蛮——”紫苑呢喃着。

“离公子,我知道你很有权势,但请你放过紫苑好吗?”韩子高突然间缓下口气来,看着紫苑悲伤的脸庞,哀求道:“请你放过我们。”

话语一出,两个人都直直的盯着韩子高。

“韩子高,他们认识吗?他和紫苑是什么关系?”

“离公子,是南遥国一年前失踪的南离太子,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韩子高!”南离盯着韩子高冷峻的脸庞,惊讶的问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韩子高拉着紫苑的手,定定的盯着南离,淡淡道:“请你放过我们。”

紫苑慢慢的拿开韩子高牵着自己手的手,以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冷冷道:“韩子高是谁?”

“阿蛮?”南离破口就笑了出来,很放肆,丝毫没注意到此刻韩子高和紫苑脸上的不安和怀疑。

“你住口!”韩子高冷冷的对南离吼道,然后双手拽着紫苑的手,解释道:“紫苑,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请你相信我,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

紫苑淡淡的看着他,冷冷问道:“真的一样吗?以前的阿蛮可是很喜欢我的,从来不会对我撒谎,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我!”

韩子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悲伤的看着紫苑,一秒钟之后,他轻轻的吻在了紫苑的嘴唇上。

顷刻间,时间冻结了!

“你干什么?”南离叫道,这可是来给自己侍寝的人,怎么可以别被人抢占先机,但他却没有伸手去推开他们,似乎是一种不忍。

韩子高轻轻的放开紫苑,没理会南离,对紫苑温柔说道:“紫苑,相信我!”韩子高吻上紫苑的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想,似乎与紫苑接吻,是自己期待了很久的事情!

韩子高心里自嘲道,似乎,即使紫苑不是女孩,也可以相爱!紫苑,他大概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会觉得我恶心吧,居然想要占有他?

紫苑还没有从刚刚的吻里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韩子高,这是他落水后第一次主动吻自己,是那么的霸道。

韩子高拉着紫苑的手,看着南离邪魅帅气的脸庞人的说道:“离公子,对不起,我要带紫苑离开。”

南离静静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紫苑也好,韩子高也罢,都不是他想要伤害的人。

紫苑拉了拉韩子高的手,不安道:“阿蛮,他是一年前失踪的南遥国太子,南离!”

“什么,太子?不是失踪了吗?不是说年幼吗?他看起来哪里年幼了?年幼的人会让别人脱衣服吗?”韩子高瞠目结舌的看着南离,一脸的不相信。但仅仅一瞬间,他就回想起来了,他告诉过自己的名字是南离,当初自己一心在紫苑身上也没多在意,仅以为是个纨绔的富家公子罢了,原来不简单啊......

韩子高心里哀嚎道:“这下得罪了当今太子,看来之后的日子不好过了!”想着不由得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

“死,害怕吗?”

南离似笑非笑的说着,幽灵般的声音直灌韩子高的耳膜,听得韩子高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吞了一口口水,不以为意道:“谁害怕了?”

紫苑定定的跪下来,他祈求道:“太子,求你放过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紫苑看见太子的那一刻,总觉得自己与他有着丝丝暧昧不清的关系,但又说不是是哪里,如果他喜欢自己,知道了自己和阿蛮的关系,阿蛮一定会受到伤害的,况且在这等级制度森严的南遥国中,冲撞太子,可是重罪!他不能让阿蛮受到伤害。

“紫苑,你干什么?快起来!”韩子高见紫苑下跪,大声叫道。

南离也惊讶的看着地上的紫苑,他从未求过任何人,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不仅忘了自己,如今还为了一个外人竟然跪下来求自己。他冷笑一声,戏谑的看着韩子高,心道:“你究竟是谁?才认识紫苑多久,为什么能让他为你付出这么多?”

紫苑不理韩子高,继续哀求道:“太子,只要你放过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陪我上床也可以?”南离饶有兴趣的问道,定定的看着紫苑那双透彻明亮的眸子。

“你——”韩子高欲言又止,关于同性恋,他也见过,只是没见过这么明显的!恍惚一瞬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这里刚刚吻过一个男人了?居然还挺有感觉。

“可以,什么都可以!”紫苑认真的说道,在韩子高还在发呆的时候。

“不可以!”韩子高疯的一下吼出来:“除了我,谁都不准碰紫苑!”

“阿蛮?”紫苑呆呆的看着他,呢喃道。

“韩子高?”南离愣愣的看着他,这是他第二次看见这么冷这么决绝的眼神,他们在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南凌,就在你的王都之下,难道你就没有发现紫苑吗?

“我不懂你们这边的制度,但是我们现在还是自由的!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我们!”韩子高趾高气扬的说着,旁若无人,就像他剧本中的情节那样。

说时迟,那时快!韩子高用力在南离脖子上一敲,顷刻,南离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昏了过去。

“你干什么?”紫苑惊恐的看着韩子高,赶忙去探南离的鼻息,发现还有气息,松下心来,瘫坐在地上。

“紫苑,别担心,我只是让他暂时昏过去了。快起来,我们走吧!”韩子高说着就去扶紫苑。

紫苑打开韩子高的手,冷冷的看着他,说:“你究竟是谁?还是说韩子高是谁?”

“紫苑——”韩子高欲言又止。缓了一会儿,说:“我叫韩子高,除了名字之外,其他的都和其他的一样。”

紫苑戏谑一笑,不说话。

“紫苑——”韩子高悲伤的叫着,然后俯下身去,轻轻的吻在了紫苑的嘴唇上。

紫苑没有推开韩子高,安静的享受着这一个漫长的吻。心里哽咽道:“阿蛮,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害怕你不是你!我不想再失去了——”

“起来吧,我们离开这里。”韩子高拉着紫苑起来,把衣服给他穿好。

“嗯,不过我们先把南离放在床上,入夜后,地下湿气重,他会生病的,他,毕竟是太子——”紫苑淡淡道。

韩子高没多说什么,扛起南离往床上一扔,马马虎虎的为他盖好被子,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紫苑问:“现在可以了吗?”

紫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不经意间瞟到了南离脖子上的一块玉佩,似曾相识,脑中恍然闪过一个画面,但一瞬间又消逝掉。

“快走吧!紫苑!外面的侍卫很快就会发现里面的状况的!到时候就难走了!”不容紫苑多想,韩子高就拉着他往屋外跑去。

经过九曲十八弯的走廊,总算找到了一处没人守着的门口。天亮前,他们总算回到了家里,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东西,驱着两匹马蹿出树林,逃向远方。

紫苑脑海深处的记忆,在见到南离的那一刻渐渐苏醒,未知的未来,谁也预测不到。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