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农家小娘子

农家小娘子

苏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受宠爱,竟在大婚前夕被害。一朝重生,竟成了秀才家的女儿。看温染如何发家致富,主宰自己的命运。前世的怨恨增,今生的嬉笑怒,都太匆匆。唯有那偶然邂逅的温柔,从柳暗花明之处,缓缓走来。

51328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农家小娘子》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类型小说,作者是苏,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513288字,处于完本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不受宠爱,竟在大婚前夕被害。一朝重生,竟成了秀才家的女儿。看温染如何发家致富,主宰自己的命运。前世的怨恨增,今生的嬉笑怒,都太匆匆。唯有那偶然邂逅的温柔,从柳暗花明之处,缓缓走来。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农家小娘子》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农家小娘子全文免费阅读

农家小娘子

免费阅读

醒来四天,温染还不知道自己如今什么面貌。

好奇之下,她往镜子里一照。一对桃花眼好看的紧,她看着镜子呆了片刻。

她的脸除了眼睛以外其他部位称之普通还过了!

她呆呆抚摸着黝黑的皮肤,捋了捋营养不良的蜡黄头发,如见幽灵般立即将镜子放回桌上。

叩叩!

房门随即敲响几声,温染坐起身,捋了捋青丝清声道:“请进。”

林放巍很快开了门进来,他将一盅炖汤和清粥香菜放在了桌子上,平静地道:“姑娘这几日暂且在此休息,脚伤好了再走罢。”

话落他转身拿起门边的猎刀和剑,配在腰间就出了屋子。

温染本想拒绝,可见他走得快似乎要去打猎,又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既然脚走不动,不如就依了他,也好过回温家受气。

她欣然想通,闻到清粥和炖汤的香味,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

填饱了肚子后,她独自在屋里闷着怪无聊,便提起屋内的木棍拐着出门透气。

天色逐渐昏暗的时候,被栅栏围着的竹屋安静的很。

灯火没掌,温染心生怯意,看着黑压压的四周,心盼林放巍快点回来。

等了许久,她终于还是靠着木棍拐出了竹屋去寻找林放巍。

山内寂静的很,偶尔从远处传来隐隐狼嚎,温染提着胆儿,寻到一处在夜色下白茫茫的地儿。

她定睛一看,顿时眼睛就亮了,不顾惊悚狼嚎,朝那处吸引她的地方拐去。

“温姑娘,你要做什么?”

这时,她的手腕被人给拽住,身后响起了林放巍熟悉的声音。

温染猛地抽回手,侧眼见夜色下林放巍的脸色肃穆,她平静地指向前面那处地儿道:“我想去看看那些白色的东西为何物。”

林放巍见她认真,也随着看去,却道:“不过一片白高粱罢了,你若要看明天我便陪你来,夜晚山里不安全,尤其是这里。”

他的话刚落,周围又响起了狼嚎。

温染想了想,遂点头答应了下来,由他扶着回了他的住处。

在路上她总闻到一股血腥味儿,回了屋子待他掌灯,才看清他浑身沾血,手里提着两只狼崽。

“早点休息,晚上有事便拿棍子轻敲地面三下,在下便会过来。”

林放巍卸了刀剑丢下狼,将她扶到床上后留下一句话便出去了。

温染盖好被子,见屋子外面的栅栏的火光亮起,林放巍的大黑影晃一晃往柴房去了,便安心地睡下。

第二日天未亮,林放巍进城里卖了两头昨日猎的狼崽,回了家替她的脚踝换药后,依言将她带去昨晚那块地儿看。

温染心恼着行走缓慢,可一到目的地,看到那处白茫茫的地儿上全是白高粱,心里的阴霾顿时被驱散。

林放巍察觉她的情绪变化,不解地淡问:“姑娘喜欢白高粱?”

她眼带笑意轻轻颔首,看着一片白高粱,心里头欣喜的敲定一点儿小心思。

以前作为富户小姐,她读过不少商业书,其中有提白高粱可当米食可当药用,功效与作用都一等一的好。

摸清温家的底细,她绝不受温爹和弟弟温华的眼色过日子。她发誓要自强自立,眼前的白高粱就是一个机会。

林放巍见她眼神坚定,不似在玩笑,不由觉得疑惑,一个女孩子家家喜欢白高粱做什么?

他不好多问,只能依着她扶着她走近,仔细瞅清楚白高粱的长相,遂又扶着她回家。

傍晚,他打完猎回家,翌日天未亮就进城,回来给她的脚踝换药,又带着她往长着白高粱的地方跑,一连三天行程都是如此。

这四天里,有着林放巍的细心照顾,温染的脚好了大半,勉强可走路。

她寻思着离家数日,是时候该回去,便赶在林放巍一早要进城前向他道别。

“林大哥,这几日给你添麻烦了。小女子离家数日,家父定然担心,今日恐怕得离开了。”

她没得回报,只能天没亮就起来给他做顿早餐。

林放巍看她行走无须再靠旁人,神色不改之前的淡漠,却点了头:“不麻烦。一起用早膳,我送你上山。”

这几日二日一起吃饭,温染早已习惯,她知道回温家定又挨饿,便坐在他对面吃了顿饱。

饭后,林放巍优雅地擦了擦嘴,想着将她送回之前坠崖的地方,自己和往日一样进城。可当将她送出山时,虽放心不下,却也还是让她独自离开。

温染做足了回家该接受惩罚的心理,独自上路。

从山口回温家需要半个时辰,她路走到一半,脚步险险停下,颇有调转方向的意思。

可树丛后那双黝黑凶恶地圆眼死盯着她,令她脊背发凉,霎那间也不敢动弹。

“嗷呜!”

树丛后响起狼嚎,接着一条捷健的黑影窜了出来,张着獠牙直奔她凶猛冲去。

温染急退撞到树干,脸色发白,后背如被泼了桶冰水。

“咻!”

一只白色箭羽破空射来,从她颈间擦过,“扑哧”一声射穿野狼的脑袋,血当即溅了她一脸。

温染吓得够呛,盯着死狼,颤抖着手掏出手帕抹去脸上的狼血。

“温姑娘,你可受伤?”

林放巍走了出来,他手中持弓,腰间佩剑,一身紧身黑衣显得宽肩窄腰,身材矫健,气场冷冽霸道。

见到是他,她紧绷的身体倏的放松,吐了口冷气,又看他手中只持弓没带猎物,定了定神问:“没事,林大哥难道没进城?”

林放巍确定她没受伤,才收起弓箭,“在下见姑娘独自一人,不放心便跟了过来。”

他口气既不生疏也不亲近,提起死狼,又继续道:“还是在下送姑娘回家吧,这路上不安全。”

温染心有余悸,便点头应了下来,“又要麻烦林大哥了,此恩难报。还请林大哥切莫再拒绝我报恩之事,不然我心里总过意不去。”

林放巍剑眉轻皱,遂轻点头。他虽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但温染对报恩一事执意,他也不好再拒绝。

一路上二人的行程安静沉稳。

半小时后,二人停来到陈家村的村口。

此时天色已亮,不少村民进进出出,将她认了出来,在她背后小声嘀咕指指点点。

温染察觉到了,以为村民误会了她和林放巍之间的关系,眉头轻蹙着。

她本想请他回家歇会儿喝杯茶再走,可林放巍似乎也听到些闲言碎语,没停留的意思,朝着她道:“既然姑娘到村口,在下就不送了。姑娘路上小心,走路小心脚踝别磕碰严重,再有伤复可以找人回山里找我。”

他简洁地留下了嘱咐,不再多看她一眼,背着弓提着狼转身就离开。

温染还想说什么,可见他走的干脆,只能无奈和叹气。

她慢悠悠回到温家,一路上还有着村妇在暗中盯着她看。她觉得疑惑,心想出村的人见了林放巍对她八婆可以理解,但村内的人为何也在背地里如此?

温家的门开着,她看到门口停着一匹马和两个下人模样打扮的男人。

温染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她进门时,玲大婶以及平日和温郝明走的近几个村民都在,甚至村里的地主钱镇也来了。

温染轻蹙着秀眉,看向温郝明,不明白今日家里怎会来这些不速之客,尤其是地主爷前镇。

“呵呵,大丫头可睡醒了,身体好点了没?”

温郝明笑着看她,眼眸深深,笑声虚伪。

“爹,一看姐姐这不就是好了,都能站起来了!”

温华很快凑了上来,嬉皮笑脸地看着她。在外人看不到的一面,他嘴皮子轻扯,声音冷沉充满威胁:“要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你这几日在外面和野男人鬼混臭了名声,就乖乖地闭嘴配合!”

温染瞥了他一眼,秀眉紧蹙。

这时,温郝明眸光不深不浅扫过她,对着地主钱镇赔笑,“钱地主,这就是我家的大丫头温染,芳龄十四,这丫头听话的很。”

钱镇捋着胡须,目光赤裸裸地审视着她,像在打量着东西而不是人,片刻后他遂轻点头,“长相一般,看起来倒是很乖巧。我儿喜好乖巧听话的女子,就这个了!”

他说完站起来,抖抖宽大金褐袖袍,被大红喜帕包着的银两放在了桌上。他推给温郝明,笑出一口黄牙道:“这是定金礼,礼成三倍。”

温郝明双眼亮了亮,笑着点头接下。

温华站到他身后,两眼发光也连连道好。屋内的其他村民也在此时起身,向钱镇和温郝明纷纷拱手表出祝福的言辞。

一股子喜气渲染开来,温家霎时间好不热闹。

“慢着!”

温染沉声打断,目光清冷峥峥地盯着她爹看。

她此刻才明白,为何回村恁多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原是她亲爹贪图地主那点银两,要将她卖给地主家傻到生活不懂自理的傻儿子。

她拳头紧握,眸中冷意迸射,笑着一字一咬牙:“我不会嫁。”

温郝明脸色一沉,眼神满汉警告地看着她,“染儿,不必如此害羞。你的婚姻大事,爹替你做主,定不会委屈了你!”

“爹难道不觉得让女儿嫁给一个整日只会吃了玩,玩了睡的傻子,才是在委屈女儿吗!”温染无视他眼中浓浓的警告,毫不退让地顶撞回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