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农门小娇妻

农门小娇妻

寒月西风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到父母双亡的五岁小孩身上,上面还有四个未成年的哥哥,这日子说不出的心酸与艰难,家中的长辈并不愿意养着这些吃白饭的拖油瓶,各藏心思,琢磨着如何将兄妹几人给踢开,这日子过得越发难了。且看小梅子,如何奋发图强,带领哥哥们发财致富奔小康……

121162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农门小娇妻》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类型小说,作者是寒月西风,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1211619字,处于完本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穿越到父母双亡的五岁小孩身上,上面还有四个未成年的哥哥,这日子说不出的心酸与艰难,家中的长辈并不愿意养着这些吃白饭的拖油瓶,各藏心思,琢磨着如何将兄妹几人给踢开,这日子过得越发难了。且看小梅子,如何奋发图强,带领哥哥们发财致富奔小康……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农门小娇妻》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农门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小娇妻

免费阅读

“刘大夫,我妹妹怎么样?”赵松柏眼神随着他的动作而起落,待到诊完脉了,这才一脸忧心的问道。

刘大夫收回收,捊了下胡须,轻轻摇了下头:“她这病体虚弱,又逢高烧不退,我也无力回天,开个方子给她吃着,看她的造化吧!”

听着这话,赵松柏只觉得五雷轰顶般,耳边嗡嗡作响,脸上的精气神如同被抽走了般,整个人变得虚软无力。

“大哥!”三道稚嫩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没事,你们帮刘大夫倒杯水,我去阿奶那里取银钱,一会儿还要给梅子抓药。”赵松柏稳了稳神,弟弟们都还小,如今能支撑他们这一房的,也只有他一人,小梅子不管如何,大夫还愿意开药,那就是还有希望。

“阿奶这次的药需八钱银子,阿爷让我问阿奶取。”赵松柏拿着药方,低垂着头道。

王氏皱了下眉:“怎么这次这么贵?”

赵松柏没有出声,又有哪一次不嫌药贵过,刘大夫的话,震得他现在还晕晕呼呼回不过神来,已经无力应付了其他,只道:“大夫是这么开的。”刘大夫说了,这药里有片参,用来吊命。

“这药也太贵了,让刘大夫换些便宜的吧,以往也是如此......”

“阿奶!”赵松柏断然打断道,声音提到了从没有过的高度,以前的药,也总是让换便宜的,可吃了总没有用,这次有吊命的参,再给换掉,小梅子只怕真活不过来了。

王氏被他这么突然一喝,吓得捂着胸口连退两步,片刻回过神来,脸色一沉,喝道:“你这败家小子,这么大声干什么,这是吓掉人的魂儿啊!”

“行了,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去取银钱便是,大狗儿进来说话。”赵老头在屋里,将屋外的话听得分明。

赵老头在家中积威日重,他的话还没人不听的。

“阿爷!”赵松柏进屋道。

赵老头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道:“小梅子是个什么情况,你心里有数没有,这次的药钱是我答应的,该给你,只是小梅子这情况你心里得有个数,这大半年来,你们这一房七七八八的,确实花了不少,要知道家里的开销不小,不能将钱都花在你们三房了,从今之后,小梅子这药,就断了吧!”他孙子孙女的,加起来有十来个呢,且孙女就有五个,少小梅子一个不算什么,一个丫头罢了,总不能为了她,拖累了长孙无法取得功名。

赵松柏心里,也不是没有数的,之前两个伯母阻拦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也不是听不懂,但当家作主的是阿爷,阿爷总不能不顾子孙性命,可现在阿爷的话,对他来说,是更重的打击,他算是看明白了,在阿爷的眼中,小梅子的命,比不上他手中那冰冷的银子,比不上堂兄那虚无飘渺的功名。

此刻他的心里,深深的生出一种无力感来,他恨自己幼小的身体,什么也干不了,他想站出来大声跟阿爷辩驳,可人微言轻,阿爷又岂会听他的,若惹怒了他,厌恶了三房,下面的几个弟弟都要跟着他受累了。

此刻才深刻的体会到,他是如此的弱小,除了依附着这个家里,他什么也干不了。

“我知道了,阿爷!”赵松柏心疼如绞,定定的说道,接过王氏递来的银子,步履沉重的向外走去。

“老头子既然你决定了,干啥还给他这钱,这可是八钱银子,给江哥儿买笔墨都可以买好些了,那个丫头片子,多吃这么一次药,又有什么用,我都去瞧过了,那样子虚弱得很,只怕都过不了今夜,何必再浪费那个钱。”王氏不满的说道。

王氏的声音并没有压低,甚至因为她内心的愤愤,声音还略有提高,她自觉在自个家里,说得那叫一个毫无顾及。

才走出门口的赵松柏刚好听了一个清楚,脸上一片森然,原来在阿奶的眼中,小梅子的命,竟比不上江哥儿的笔墨来得重要。

跟着刘大夫匆匆将药抓回来,片刻都没有停留的又去厨房里将药熬上,十岁的赵松树想要帮忙,却被他给拒绝了,心想着若是小梅子好不了,他这是最后一次为她煎药了。

赵松柏定定的盯着火苗出神,想着父母在时,他过得无忧无虑,小梅子更是被捧在手心里,因是父母惟一的女儿,又是最小的孩子,大家对她只有疼爱如宝,可如今她却变成了一根人人嫌弃的野草了......

“大哥,大哥,你快去看看小梅子,她有些不好了。”赵松树一跑着过来,急吼吼的道。

赵松柏一听这话,扔下手中的柴火棍子,转身就向屋内跑去。

崔元元只觉得自己如同被火烧一般,全身上下都被烫得难受,喉咙更是干得冒烟,身子不由自主的翻滚,只想寻找些许清凉。

“怎么回事,之前不还好好的么?”赵松柏焦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都看着她呢,她突然就这样了。”

眼看着三个弟弟着急模样,赵松柏也不再责问,走进床边,将妹妹抱进怀里,轻拍着道:“小梅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

听着几道稚嫩的声音,崔元元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意识稍微回笼,飞快的理清着思路,她是去太行山旅游来着,可是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然后......

强自睁开迷朦的眼,意识不清的看见四个小脑袋,全都凑在她的跟前,她只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忍不住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对了厨房的药,我去拿来给小梅子喝下,你们看着一点。”赵松柏见妹妹似是难受,但人却清醒过来,也不知是好是坏,但人醒过来总比一直昏迷不醒的要求。

“梅子,你醒了么,我是你二哥啊!妹妹?”赵松林接替了赵松柏的位置,坐在床沿将人给搂进怀里,十岁的小孩并无多大力气,但抱着个比他小一半的小孩,还是抱得住的。

听着耳边的话语,她只觉得自己更混乱了,面前这几个,明显是古装,还留着长发的小孩,这会儿叫她妹妹,说什么二哥,天知道,她可是独身子女,别说哥哥,连堂哥表哥也没有一个。

“妹妹,我是你三哥啊!”

“妹妹,我是你四哥啊!”

接着又是两道清脆的童音,脸带关切的望着她,二哥,三哥,四哥,难不成刚出去那一个就是大哥,看身形,确实是那一个最大,人越清醒,怎么感觉却越混乱了呢。

“药来了,药来了,我已经吹凉,现在就可以喝了。”赵松柏端着药碗,火急火撩的赶了过来,也顾不上其它,就着赵松树抱着的姿势,直接就将药汁往她嘴里灌。

温润的药汁顺着干涸的喉咙滑落,滋润了她即将冒火的心田,丝毫没感觉到药汁的苦涩,只感觉这缓缓水流而过,缓解了她一身的燥热,全身上下都为之一轻,舒服的闭上了眼,很快就又睡了过去,醒来这片刻,让她直觉得是在做梦,想着睡一觉,再睁开眼时,没准就在她熟悉的柔大床上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