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六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鬼口夺妻

鬼口夺妻

安居天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爱的女人被厉鬼看上了,一夜风流后,从此厉鬼缠身,麻烦不断,其实我的理想只是继续给更多厉鬼戴绿帽子!

59085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7

免费阅读
《鬼口夺妻》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灵异类型小说,作者是安居天,目前为止这本小说已经撰写了590854字,处于完本状态,本书主要讲述了:我爱的女人被厉鬼看上了,一夜风流后,从此厉鬼缠身,麻烦不断,其实我的理想只是继续给更多厉鬼戴绿帽子!同时六八小说网提供《鬼口夺妻》的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让我们一起开启悦读之旅吧!
鬼口夺妻全文免费阅读

鬼口夺妻

免费阅读

“啊?哪里不对劲?”沈佳珺被我挑起了兴趣。

“这么大个小区,怎么连个路灯都没有?还有啊,我打车的时候,好多司机都不愿意来这里,我都说给双倍的车费了,人家还是一脚油门跑了。”

“哦,这个啊,小区前几天电力系统烧坏了,所以这几天一直停电,至于司机为什么不来,可能是这里太偏僻了,不想来吧。”沈佳珺满脸的不在乎。

听见她的回答,我皱了皱眉头,感觉有点不对劲,眼前这个女孩子,没有对我说实话。她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很显然是装出来的。

酒壮怂人胆,这话确实不假,我又问她:“那你这小区三号楼,三更半夜的怎么有两个小孩玩遥控车?”

沈佳珺听到这个问题脸色一变,接着强装镇定的说:“三号楼?什么三号楼?二号楼后面是四号楼,四号楼后面就是五号楼,哪里有什么三号楼?我说叶青,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接着沈佳珺看着我,那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傻帽。

听到沈佳珺的话,我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背脊骨直冲上脑子,刚才的一点酒意顿时消失无踪,我浑身发抖,声音都开始打颤:“你说,这里没有第三栋?”

“当然啦,我都住了两年了,难道还不清楚?”说着,沈佳珺又给我倒了一杯红酒,我颤巍巍的接过,脑子却在思考着,难道刚才我撞邪了?

陪着沈佳珺喝着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几分醉意上来了,沈佳珺脱下外套,打开了一盏应急灯站起来:“好热,我先去洗个澡。”接着对我略显羞涩的妩媚一笑,自己走进了浴室。

浴室上的玻璃是磨砂的,也就是说,从我这个角度上正好可以看到沈佳珺在浴室脱衣服,似乎知道我在外面看着,沈佳珺脱衣的动作有些拘谨,接着她打开热水器,开始冲澡。

透过那磨砂的玻璃,沈佳珺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显得那么朦胧,那么梦幻,一时间我只感觉一股烈火在小肚子里不停的翻腾,不争气的小兄弟竟然有了反应,算着时间沈佳珺差不多该出来了,为了避免尴尬,我走到浴室门外,敲敲门:“佳珺美女,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了啊!”

那一刻只想推开门一览美景,什么三号楼不三号楼的事早抛之云外了。

这时浴室门打开了,一股诱人冲动的沐浴露香肆意飘散着,沈佳珺裹着浴袍,披着半干的头发,笑吟吟地走过来:“怎么就要走呢?”

天啊,区区一条浴巾哪里能裹住沈佳珺惹火的身材,那玲珑的曲线、傲人的双峰,看得我直咽口水,小兄弟也很礼貌的敬礼了!

此刻沈佳珺估计也酒精上头了,一脸通红的她轻轻抱着我,嘴巴有意无意的在我的耳边点来点去:“你还没帮人家修电脑呢!”

还修你妹的电脑!这个时候还能忍的不是柳下惠,绝逼是阳痿!

我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抱起沈佳珺朝卧室走去。

她也没反抗,一张因为喝了酒而显得红润的脸上挂着丝丝春意,扭动娇躯,使得那饱满的胸部在我怀里蹭来蹭去的……

看着熟睡的女神和床上那一抹殷虹,还有些睡意朦胧的我顿时醒了一大半,天啊,我把女神给上了,并且人家还是第一次!

突然我感到莫名的心虚,我这样对得起她吗?她酒醒之后会不会告我强奸?想到这里,屌丝心态作祟的我翻身下床,急匆匆地穿好衣服,也不敢和沈佳珺说,轻手轻脚的就走了。

下了楼我打开手机,已经是第二天了。七月七号,凌晨四点十五,赶紧的,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沈佳珺家是六栋,按照她说的,往前面走应该就是五栋,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看着前面那栋楼的指示牌,没错,是五栋。

我松了一口气,那么,再往前面走走,应该就是四栋,然后是第二栋。

晚风阵阵,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壮着胆子走到了前面一栋楼的指示牌,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过去。

第三栋!

又是第三栋!

此刻我快要崩溃了,凌晨四点多钟,家家户户都睡觉了,这么大一个小区只有我一个人在没路灯的路上走动,冷风吹得我心里直发毛,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浑身不停地哆嗦着。

这时我想起了沈佳珺,刚才我问她关于第三栋楼的事情时,她的反应明显很不自然,我皱皱眉,总觉得这个大美女有问题。

她应该知道关于第三栋楼的事情,但是没有告诉我。

不怕,不怕,老太太说过,只要不走进第三栋楼,就不会发生什么的。

我一边提醒自己,一边大胆的往前走着。

走到第三栋的时候,我还是不自觉的朝楼道里看了一眼,这一看,我只感觉自己要晕过去!

第三栋楼的楼道口子上,正吊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全身笔直僵硬的吊死在第三栋的楼道口,已经僵硬的尸体正随着夜风来回晃动着,他的眼睛睁得滚圆,舌头吐出来起码都有十几厘米,最恐怖的是,这个吊死的男人睁开的眼睛正好直勾勾的望着我!

借着天上惨白的月光,我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长相,就是黎阳小区门口传达室的那个保安!

“啊!”我再也控制不了了,歇斯底里的哀嚎起来,全身不停的发抖,踉踉跄跄的往门口跑。

跑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吧,终于看到了小区的出口,我停了一下,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就在这时,又传来一道声音:“呵呵,你跑不掉的,这辈子你都跑不掉的!”

然后又是一阵银铃般的娇笑。

我快要发疯了,一鼓作气跑出小区,正好路过一辆出租车,我挥手示意他停下,刚刚上车,司机就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去哪儿?”

如同一声炸雷在我耳边响起,我颤抖着问司机:“师傅,您说什么?”

“我问,你们两个去哪儿?”司机有些不耐烦,点了一根烟。

“明明就我一个人啊,师傅您不要吓我!”我都快要被吓哭了。

司机听到这话,眉毛一挑,嘴里念了几句在我看来稀里糊涂的话,从怀里摸出一件东西,接着一声大吼,把那东西丢在我身上,我只感觉一阵阴风猛的一吹,混身都轻松了不少。

接着司机二话不说,一脚油门下去,车子马上跑出好远。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惹了不该惹的东西!”司机说着。

“啊?我不知道。”我摇摇头,一脸的茫然。

“我问你,你今晚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司机这么一讲,我顿时感觉眼前这个男的好像有两把刷子,连忙点头:“对,我今晚,可能是碰到鬼了。”

“什么可能,你确实碰到鬼了,还是只厉鬼!”司机冷笑着。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反问。

“你记不记得,你上车的时候我就问过,你们两个去哪里,当时车上确实有两个人,一个活人是你,一个死人是他。”司机笑了笑:“他缠上你了,刚才我把他给赶走了,不过想要彻底赶跑他,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啊!”我顿时头皮发麻:“师傅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眼前这个司机看起来好像还有两把刷子,这让我看到了一点希望。

“你先别急,把今天的经历好好讲给我听听。”司机气定神闲的说。

于是我像抓着根救命稻草似的,把今晚的经历原原本本告诉他,司机听完后紧紧皱着眉头,点燃了一根烟。

“师傅,怎么样?我还有救吗?”我看着这个神秘的司机,试探性的问道。

“说什么胡话,你又不是得了绝症!”司机大哥被我这一句话给逗乐了,紧接着又严肃的说:“不过我告诉你小子,那只鬼凶猛异常,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我估计就这几天,他就会来要你的命!”

听到这话,我一下子瘫软在后座上,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啊!

正在我绝望的时候,司机大哥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丢给我:“拿着,这玩意儿能够保你三天小命!”

我赶忙接过,双手不停的摩擦打量着:“大哥,这玩意儿是什么?”

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往往会对给予他希望的人莫大的信任,很显然,这个司机得到了我的信任,我都开始叫他大哥了。

“菩提子,佛家的玩意儿,说是可以趋吉避凶,我开过光的。”

我道了一声谢,赶忙将这宝贝揣进口袋。

“小兄弟,不用谢,咱们两个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司机笑了笑,笑容在惨白的月光照射下,显得无比阴险。

看着司机那阴险的笑容,我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

好不容易回到家,随便抹一下脸,我脱光衣服倒头就睡,那天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

我梦见那个当保安的中年男子睁大了眼睛,伸长了舌头,浑身是血的向我索命,我梦见那两个小男孩开着一辆巨大的灵车朝我狠狠地撞过来,我梦见那个拿蒲扇的老太婆坐在黎阳小区的走廊上,看着我不停地冷笑着。

第二天一早电话响了,我睡意昏沉的拿起一看,老板打过来的,我一把按掉,给他发个短信,告诉他我今天不舒服,要请个假。接着我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翻开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却看见了沈佳珺发来的一条短信:你怎么了?听说你今天请假了,没什么事吧?

我心里一暖,给她回了一条,告诉她自己没事,之后就起床,刚刚打开电视,新闻栏目上的几个大字就吸引了我的眼球,直让我头皮发麻。

我市郊区一安置小区保安,于今日凌晨在值班岗位暴毙身亡!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