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edg对面的选手(1/2)

好书推荐:

欧洲东部时间2015年10月9日晚上五点四十分钟,法国巴黎普尔曼会场,灯火通明。

这里英雄联盟世界赛正在举行,而场下便是小组赛c组第二轮第三场,lpl战队edg迎战来自日本ljl的dfm战队。

比赛接近尾声。

信号声不绝的召唤师峡谷,dfm中路补兵的双人组,在无视野情况下踏入左侧河道。

“皎月不在,就开大嘴!我扔大了!”草丛蹲伏的厂长clearlove果断往角落丢下爆破酒桶。

轰!索利亚嘎同!

pawn的亚索立刻跟上大招,飞身刀砍,随后艾克闪现eqa,三人的爆发瞬间将满血深渊巨口克格莫空中蒸发,接下来再杀掉dfm辅助锤石。

团战结束,dfm发育最好的中单皎月才传送落地姗姗来迟。

“拿大龙,五十秒复活,先拿大龙再一波!”厂长继续贯彻其稳健的指挥风格。

实际上,到了如此大后期,杀了ad和辅助,上路又是裸水晶,拿不拿大龙区别已经不大。

但即使如此,edg也不敢放下警惕,实在是这次小组赛lpl翻了太多次车。

不说隔壁首轮零胜反向出q的lgd和首轮一胜节假日投降的ig,就连他们自己,也由于连续两次落败于skt,在击败dfm之前只得2-2的难堪战绩!

更何况在这波5v4的团战前,他们竟然落后外卡ljl战队dfm三千经济!

以东亚三国的历史渊源,几位选手完全能够想象局势落后下国内论坛的口诛笔伐是多么凶猛!

“对面打野残血,应该回家了。皎月没来,在中路清兵。”辅助妹扣提醒道。

edg全员松了口气。

他们成功惩戒掉大龙,领着上路兵线高歌猛进,一路推进基地。

而dfm孤独的皎月,依旧旁若无人地在中路清兵,连高地水晶也不守了。

在路人排位里这样的做法说明那人已经是放弃抵抗,纯保起kda。

终于。

四十三分钟零六秒。

dfm打野和上单惨死在泉水前,给edg多刷六千伤害和两人头。

蓝色方水晶轰然破碎。

解说长毛祝贺道,“恭喜edg,他们有惊无险地战胜dfm战队,仍然将出线希望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msi冠军,夺冠热门的edg,战胜之前四场小组赛全败的ljl战队,实属理所应当。

但这场本不起眼的小组赛,又确实因其特殊性吸引到大量观众关注。

远在华国的观众们纷纷起立呐喊,弹幕和评论瞬间刷满。

“edg终于赢了,这下只要不出意外就大概率晋级淘汰赛!希望明后天,淘汰边缘的lgd和ig也能够绝地而生吧!”

“好险,dfm这战队的女中单操作很厉害啊,差点凭一人之力就掀翻edg。”

“确实,连pawn的亚索都压不住她的皎月,感觉对线和操作有lpl水平,外卡战队越来越强了!”

“呵呵,edg小组赛打成这b样,确定不是他们太菜而是外卡太强?!”

而岛国因为自家战队破天荒杀入世界赛通宵做云观众的高中生大学生们,不甘心地关掉直播界面,到推特和4ch发起两种截然不同的言论,前者友好恭喜edg,后者则是各种污言秽语。

最后就是一致对dfm的女性选手表示赞叹与好奇。

是的,这场比赛最引人注目的地方,dfm战队比赛席中单选手的位置,坐的居然是位容貌可爱清秀的女孩。

而这位刚加入dfm不到一年,就带领战队杀入世界赛正赛的天才女选手,就是我们穿越过来的主角陶夏。

当然,陶夏已经是前世的名称了,今生的她名叫桃谷美夏。

游戏名称mika。

……

比赛舞台一侧,dfm选手摘下耳机。

“罪松哈密达啊……”

“私密马赛!私密马赛!”

“xksmhuxisnhixpjs……”

听着耳畔熟悉而又陌生的半岛语与岛语,桃谷美夏心中很是难受,却并不完全因为比赛输掉。

以dfm的配置实力闯出外卡赛已是意外,至于晋级淘汰赛,宛若痴人说梦。

她只是想到过去,想到edg最终的结局,不禁哀伤继而恍惚。

遥远记忆里,大学宿舍里的自己应该是烤串就可乐,以对lpl晋级淘汰赛唯一有开朗局面的战队,edg,怀以强烈期待的心态观看这局小组赛。

她甚至深刻记忆着受乐观精神影响,自己看完比赛后在【膨胀】吧发的帖子。

【情况还不算太坏,edg两败只能是小组第二晋级,而lgd和ig在第一轮双双送分的情况下,他们也最多小组第二晋级。

也就是说lpl战队不存在八强内战的情况,决赛内战可能性微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