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难以割舍(1/1)

美夏继续开造定位赛,队友不顾劝解执意禁掉亚索,她只好拿出男刀锋。

楼下响起门铃声,父母这个时间不会回来,妹妹理莎又人在屋里,她有些奇怪。

“难道是我的摄像头到货了?”妹妹欣喜道。

“你用摄像头干嘛?”美夏疑惑,妹妹有自拍发网络的习惯她是知道的,但她手上的苹果手机应该够用。

“我可以周末直播呀!听说现在直播行业热度很高,我准备课余时间网上直播拉小提琴或者打打游戏,顺便赚些零花钱。凭ljl第一女选手妹妹的身份,应该很容易攒到粉丝吧。”

“直播可以,只求别用我的名号。游戏力为零,你居然还敢自称职业选手的妹妹啊!”美夏忍不住发笑。

不过如今404网站的音乐区还没有内卷到需要演奏者身着奇装异服。以妹妹遗传紫母亲的的可爱长相以及吹奏部副部长的音乐水平,靠直播和做视频,把摄像头的花费赚回来应该还是蛮容易的。

……

妹妹急匆匆下楼,而美夏的游戏开始了,对面禁掉亚索,她只好选出男刀。

正聚精会神补兵准备二级单杀对面,妹妹却空手跑回卧室。

“不是我的摄像头,是个自称梅崎申幸的大叔,说是dfm战队的理事长,找哦捏酱你有事。”

桃谷忙着单杀呢,她目不转睛地问道,“额,是不是一头碎发刘海,脸有点圆,戴着无框眼镜,看起来像个中年社畜?”

理莎惊讶,“哇,你就这样评价你们战队理事长的吗!不过确实和哦捏酱形容的差不多呢。”

美夏说道,“那你请他进屋来,先在楼下喝杯茶等等吧……我这局游戏打完,应该还要二十分钟左右……”

“这样对待战队理事长,你就不怕被扣工资啊!”嘴上怼着毫无礼貌的姐姐,理莎还是顺从地下楼招待。

毕竟对方是自家姐姐的战队理事长,或许能从他那里听到美夏打比赛的糗事。

桃谷美夏抢三级找机会e割喉之战接awa闪现aqa挂引燃,接着自信回头,不但拿到单杀还骗到瑞兹死亡闪现。

虽然15年的泰隆移除了沉默,但是英雄强度仍在,彻底跌入低谷还要到明年——老版本的男刀就像老瑞兹、老刀妹或者老男枪,属于可玩性比重做后差,但简单无脑的技能却使得操作手感极高,谁会不喜欢键盘一顿乱按飘逸的感觉呢?!

拿到一血,桃谷美夏顺畅地滚起雪球。

再往后便是场血腥的屠戮。

打完游戏定级到黄金二,她赶紧把床上的内衣拾起来穿上,再对着角落的镜子整理好衣角头发,才离开卧室。

客厅里两人正喝茶聊得开心,战队理事长梅崎申幸长得像个人畜无害的宅男社畜,实际上也确实是个游戏宅兼前社畜。

他的奋斗历史颇有些励志,大学毕业后做了多年销售,业余时间以选手兼管理者身份组建csol战队冲击13年停摆的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但是惨遭淘汰,再后来又半职业化地将当时组建的donanatin战队经营了一年,最后思索自己的职业规划后决定从公司辞职全力建设战队。

如今ljl英雄联盟界的银河战舰dfm战队便由此诞生。

梅崎申幸是个很有志向且执行力极高的经营者。

也是个热爱游戏的玩家。

所以美夏已经能猜到其所来是为何事。

是要继续电话里未竟的事,劝说自己去解说淘汰赛,为ljl引流,为英雄联盟日服发展出力。

电话里可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但是理事长不辞辛苦过来游说,作为网上重拳出击现实唯唯诺诺的键盘战士,美夏知道自己恐怕很难拒绝。

而且平心而论,用ljl首位职业女选手身份的热度为日本电竞引流,她作为英雄联盟忠实玩家乐得如此。

而电话里所谓的不会解说,以及s5的阴影,其实都是偷懒的借口。

那边小妹理莎兴奋地高声问道,“哦捏酱!你为什么不去解说比赛啊!能够拿到钱,还能在那么多人面前露脸!现在网上好多人都知道日本出了个首位登上s赛的女性电竞选手,你要是去直播解说,对英雄联盟的传播力比我在学校里不停给同学推荐游戏大多了。”

难道要我承认是因为懒吗?

美夏道,“可是理莎,我已经了答应你周末去打街机啊!那和解说的时间可就冲突了!”

“那……那就不打街机了,一个初音娃娃而已,哪有上全球十万观众的解说台重要!”理莎显然是被梅崎申幸用多年销售经验锻炼出来的口才迅速说服,“解说一场比赛能拿到五万日元呢,直接可以去商场里买十几个了!”

桃谷美夏心中叹气。

往理事长梅崎申幸道,“好吧,但是,得加钱!”

“美夏你是答应解说了,那太好了!相信有日本第一美女选手的名头,这次世界赛绝对能吸引到大量新鲜的电竞血液!”理事很是激动。

“额,还有一点要求……”桃谷插话道。

她本想要求解说安排里去掉edg的比赛,但是转头一想,不去解说edg,难道要去看另外几组连选手都不一定认识全的战队比赛?

况且万一呢……

万一这个世界的edg命运轨迹,因为自己小组赛的一句话而出现改变……

理智告诉美夏不应该对edg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这支队伍的属性就是年年有希望却年年失望。

去解说十有八九会被气得内伤发作。

但是个人的感性并不会被理智左右。

就像前世明明从s2到s7,lpl整整五年在世界舞台上悲惨落幕,只收获到两个亚军,每次看完世界赛她都得猛灌两瓶啤酒才能睡着,就这样却仍能坚持不懈地做lpl的支持者,哪怕在最低谷的s6和s7,也没有把比赛落下。

这样的情感,似乎穿越重生后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她想起来一句老梗——lpl虐我千百遍,我待lpl如初恋。

桃谷美夏开口道,“我想要解说edg和fnc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