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1)

顾炎差点被他薅秃,他把江瑄的两只手并到背后用一只手抓住了,腿顶住人的屁股,压着怒气低声问:“谁准你来这的。”

周围太黑,江瑄又怕,一时间小孩竟没分辨出是谁,“关你屁事,老子愿意!”

顾炎刚才一直跟着他,看他和阮亦那个粘在一起地样子,差点想冲上来剥了阮亦地皮,顺便再给这不知死活的小屁孩几巴掌,让他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敢在外面喝酒,喝那么多,还敢来酒吧?当他平时说过的话在放屁吗?

“你是谁老子?”他气极反笑,腿上用了力气,把江瑄顶的在墙上滑了滑。

“老子是你老子!”酒精的刺激好像给了他不知名勇气,变得混不吝了。

顾炎一把拽下他的裤子,对着屁股重重的扇了一巴掌,发出清脆“啪”的一声,在黑暗的房间显得尤为响亮。

“呜啊!”江瑄被打的弹起来,好他妈痛!

“你再说一遍,谁是老子。”顾炎手没停,用了力气啪啪地在江瑄屁股上揍,大有不改口就不停手的意思。

江瑄被他打的吱哇乱叫,头顶在墙上,出了一脑门汗,就不服输,边叫边喊:“我…我是老子,我…我还要做你祖宗!!”

顾炎看他越说越不像话,一把把他转过来,“好好看看,你在跟谁说话。”

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抬起醉眼,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眼前人,好家伙!江瑄眼睛一下子蹬圆,头发都竖起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上裤子就想跑。

顾炎大手一伸,一把就把他捞回来,重新禁锢回去。

“想跑?”

江瑄气势一瞬间瘪回了地心,吞吞口水,嘴巴动动:“叔叔。”

“谁是老子?”顾炎低声再问,手捏住脸,捏的江瑄嘴巴撅起来,口水沿着凹陷的嘴角留下,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晶莹剔透。

江瑄汗流的更凶了,酒也醒的差不多了,甚至开始担心自己能不能活不过今晚“你…你是老子,你是老子。”

“谁准你来这里?”顾炎盯着他鲜红蠕动的嘴巴,因为害怕颤动的睫毛,闻到了他身上混着甜酒独特江瑄的味道,新鲜又迷人。

“玩一下嘛…”江瑄看顾炎的声音稍稍缓和了一点,扭了扭肩膀,想要贴上去撒娇。

顾炎稍往后挪了挪,不给他机会“裤子脱掉。”

江瑄的小脸整个垮掉:“啊…还打啊,好痛的叔叔。”说着不紧没脱,还提紧裤腰,五官皱在一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全然没了刚才要做人老子的气势。

“脱不脱?”

江瑄不敢造次,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个溜干净。

“去开灯。”

江瑄又溜着小鸟,把灯打开。

顾炎让江瑄趴下他的腿上,检查小屁股有没有受伤,刚才被这小鬼气的根本没收住力气。

果然,雪白的屁股上指痕迹交错,平时就稍显圆润的屁股,此刻更为肿胀饱满。

顾炎心里升起一股异样凌虐情绪,对着屁股轻轻吹了口气,问道:“痛不痛?”

屁股像被羽毛轻轻抚过,你这不是废话吗,江瑄心想,嘴上可怜兮兮的小声说:“痛,我痛死了。”还有痒,但他没说。

本以为能得到一个抱抱安慰,谁知顾炎大手一挥,又重重的打在屁股上。江瑄被打的大叫,本来停下的痛感又突然来临,重复打在伤处,那滋味是痛上加痛,苦不堪言!

“叔叔,我错了!”他赶紧认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疼出了汗,在顾炎腿上来回的扭动。

顾炎充耳未闻,又是一巴掌,比刚才还狠。

“啊!叔叔,我真的错了!”江瑄一下子从顾炎身上翻坐起来,抱住家长的脖子,再次认错:“我知道错了,真的!再也不来了!”打屁股怎么这么痛!还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啊!

顾炎看他双腿岔开,坐在自己身上,本来垂在腿间绵软的性器稍稍抬头。

他揉上饱受蹂躏的双臀,使了些力气,重复他的话“再也不来了?”

江瑄觉得身体变得很热,比刚才喝多了还热,热从不断被揉捏屁股上传来,蔓延到全身,忍着想要呻吟出口的欲望,微微扬起头,摇的像拨浪鼓,“再…也不来了,呜…屁股…屁股好热。”

顾炎看他的样子,扬了扬嘴角,张嘴含住他不甚明显的喉结,吮了吮说:“你要听我话。”

第12章

“嗯,我听话。”江瑄难耐地扭扭,用鼻音回答。

揉捏地大手终于停了,江瑄觉得麻痒的屁股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刚刚缓过一口气,就被顾炎把上衣一起脱了。

少年白皙瘦削的身体完全展示在眼前,微微的汗味和青涩的体香混合在一起,令人心醉沉迷。顾炎埋头在江瑄颈侧,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憋闷整晚的心情,终于找到纾解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