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1)

他低头吻住人,轻声问:“舒服吗?”

小孩满意的嗯了一声,“慢慢的,很舒服。”

一会儿要快,一会儿要慢,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肚子还不能顶出形状,俩人不像上床到像是伺候祖宗,但顾炎不觉得,他只想这夜长一点再长一点,想小孩永远不要长大,永远只看他一个人,永远不离开他的身边。

第13章

蔡二十分想跟进酒吧劝劝,小少爷不小了,都十六了,玩玩没什么的啊,但是看老大一脸铁青,还是闭嘴算了。

等到一会儿,倒是先看见阮亦出来了,一脸焦急,拿着手机不知要拨谁的电话,平时干净整洁的小伙子这会儿不知怎么乱七八糟,头发乱了,领子也歪了,蔡二见状连忙下车去问状况。

“阮少爷,你在这干嘛呢?”

阮亦没答,着急地问“蔡叔,看见瑄瑄了吗?”

“老大在酒吧应该找着他了吧,俩人估计在一块呢!”

阮亦听完这句话,立刻问道“舅舅来了?”脸上带着一种松了口气又立刻提心吊胆的神情。

看的蔡二乐了,老大的狠,亲侄子都怕。“早就来了,这都进去快一个小时了,上车吧!”

俩人一块等到半夜,蔡二迷迷糊糊的要睡着,阮亦却一直紧绷着神经,酒吧人都走了一波又一波,那两个人还没出来,把酒言欢吗?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身影,顾炎用薄薄的毯子裹住江瑄,抱在怀里。

蔡二赶紧醒醒神,下车去准备把江瑄接过来放在车上,顾炎却没让,抱着人稍稍侧身,“开门。”

接着看到后座的阮亦,本来稍显柔软的神清不见了,盯了他一会,“坐前面去。”

阮亦准备下车,突然看见江瑄没有裹住的脚白皙整洁,五根脚趾乖乖的并在一处,只是脚踝上的指痕分外刺眼。

阮亦背一下子绷直,目光陡然变得凶狠,他盯着顾炎,仿佛在看什么脏东西。可是又看到江瑄睡在顾炎怀里,红扑扑的小脸,靠在顾炎肩膀上,像是世界上没有比着更安稳的地方了,他眼神又变得有点悲哀。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他们什么都做过了。

顾炎看他像看一只幼龄斗鸡,不屑在面上表露的过于明显,扯了扯毯子把江瑄的脚盖住,不耐烦地说:“滚去前面。”

第二天,江瑄醒的很晚,先是背过身避开照在脸上的光,而后头在枕头上用力蹭蹭,把自己整个掀过来趴在顾炎身上。

顾炎像是没感觉他的重量,眼睛没有睁开,抬手慢慢来回抚摸江瑄的后背,扭头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

江瑄脸又红了,小声的趴在顾炎耳边说:“叔叔。”

“嗯。”刚刚睡醒的成熟男性嗓音,沙哑又性感,听的江瑄脸更红了。他又贴近一点,扭捏又小声喊:“叔叔…”

“嗯。”顾炎又应了一声,手慢慢往下滑,用力捏了捏两瓣屁股。

江瑄被捏地“嘶”了一声,昨晚被揍的记忆瞬间回笼,如果不捏他他都差点忘了,刚想进行正义的发声,话还没出口,身后隐秘地穴口就闯进了一根作恶手指。

“你…你怎么能打我呢…嗯…”

刚刚开发过的穴口温暖湿润,昨天激烈的性事让穴口仍微微张开,光是手指的触感就足够让人心动。

顾炎手指不停往深处探寻,温柔又耐心,嘴上却说“再不听话,还要挨揍。”

江瑄不干了,打屁股太痛了啊,什么家长啊,天天揍小孩儿!于是他愤愤的咬上顾炎的耳朵,还用湿软的小舌头用力的舔了一下。

顾炎顿了一下,几乎立刻抽出手指,换上早就硬挺的欲望顶了进去。

江瑄被顶地呜咽了一声,皱起小脸,摸了摸两人的连接处,苦兮兮地说:“屁股还肿呢。”

顾炎本就被他亲的火大,这会儿又作死的摸他撩他,一句肿了没能换回怜惜,反倒被顶的更重了。

“呜呜…我疼,你轻点…”边说还边捶大人的头。

顾炎只管顶他,谁让这小孩儿大清早的就不让人安生,变着法儿的勾他。

“真的疼,叔叔…叔叔…”江瑄开始哭了,边哭还边讨好似得吻着顾炎,一下一下,像小鸡仔吃米一样。

俩人一直贴着,小孩儿全身软的像水,只有挺翘的阴茎一直硌着他,哪里是不舒服,顾炎看他是舒服过头了。

哭着哭着,江瑄发现身体里的硬棒越涨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他边哽咽边说:“我是不是刺激着你了啊?”

顾炎忍无可忍,抬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揍了一下,“不想死就别骚了。”

江瑄被这一巴掌直接打射了,本来是撒撒娇,现在是真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