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1)

顾炎放下勺子沉着脸看他。

江瑄苦兮兮地说:“吃不下了。”

顾炎舀起半勺粥:“张嘴。”

小孩儿听话的张开嘴吞了,一瞬间小红舌头和白粥混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极为色情的画面。

顾炎瞬间肢体变得僵硬,坚持着喂了几勺,将江瑄移到旁边的凳子上,对吴妈说:“我今晚回来。”

然后起身出门了。

江瑄蒙了,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突然又走了,这是生气还是和好了呀。

到了晚上,江瑄特意没睡,想等着大人回来再好好的郑重道歉,早上吴妈就在旁边真的很羞耻…等来等去,夜里两点半,还没等到人,没撑住睡着了。

可能因为心里惦记着,没一会儿又醒了,迷迷糊糊看看表是凌晨四点了,卧室只有他自己,想着顾炎说要回来的话,他趿上拖鞋,往旁边的卧室去了。

走到偏卧,看见顾炎合衣躺在床上,手搭在眉心上,睡得很沉。

江瑄委屈地撇撇嘴,干嘛睡在这里,我在等你的呀。凑得近了,闻见顾炎一身酒气,还有点格格不入的香味,嗯…还挺甜的,等等!香味!?!

他弯下腰,小心的在顾炎身上嗅,闻闻脖子,又闻闻胸口,一直向下,甚至连裤裆都闻了,像个没人要的小狗一样。片刻后江瑄站直身体,呆呆的看向顾炎,这是女人香,比学校里那些女生成熟很多的香味。

他站在床前无声的流泪,也不走,用手一直擦眼睛,但眼泪怎么也擦不完,干嘛啊,他有犯这么大的错吗?不要他了?不要了也要打声招呼啊,现在扔垃圾都要用心分类才能丢啊!

顾炎睡眠很浅,听见隐约有浅浅地呼吸和抽气声,睁开眼就看见江瑄在自己床边抹眼泪,他下意识就想起身把小孩抱在怀里,模糊间又怀疑是做梦,迟疑了一下,躺着没动。

江瑄看顾炎醒了,皱着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自己,蹲下去抱着膝盖哭的更凶了。

顾炎半醉半醒,连忙起身,就着小孩的姿势,像抱个小木箱一样,把人抱在床上,手揩揩眼泪,轻轻地低声问:“宝宝,怎么又哭了。”

听顾炎温柔的问话,江瑄一手捂着流泪的眼睛,一手去捶大人的肩膀,哭的声音模糊:“呜呜呜!你…你好坏!好臭!”

顾炎听的失笑:“哪里坏了,又哪里臭了,早晨洗澡了。”

“就是臭!你自己闻!”说着,扯起大人的衣领凑到鼻下。

顾炎几乎立刻就知道他哭什么了,今早出门太糗,来不及遮掩,顶个帐篷落荒而逃的模样兄弟们看个正着,这帮混犊子胆子也大,喝完酒就往他怀里塞了个姑娘,那身香水味儿冲的顾炎头更晕了,倚在沙发上缓了缓神,才推开人径直回家。

想想自从察觉到那点不为人知的心思,顾炎就没在碰过其他女人了,过往的一些情人断的干干净净,谈不上守身,只是觉得小孩儿太干净了,像天上的月亮,纯洁姣白,美好的不沾一丝邪佞。而且这个月亮时晴时雨,麻烦的要命,顾炎哪有时间还去看别人呢。

小孩儿哭的梨花带雨,顾炎也不解释,故意说“什么味道?我没闻到。”

你前几天说话戳人心肺那个劲儿呢?现在哭什么呀?这是爱情,还能总是容你撒泼打滚呀?

江瑄一个劲儿哭:“你…你先和我睡觉了,又和别人睡觉!呜呜呜…你就这么教小孩儿的!”

顾炎:“你不让我和你睡觉,好。但也不让我和别人睡觉,这是什么道理?”

江瑄一下子哽住了,他知道自己让顾炎伤心了,伤心到一个月不理他,受伤了也不来看看他,他本来是鼓足勇气道歉,但现在吃不准顾炎是不是还想要他,只能揪住大人的衣服,声如蚊讷:“我没有不让你和我睡觉。”

他哭的口齿不清,加上顾炎头晕,一时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于是低声问他:“说什么?”

江瑄脸都憋红了,才憋出这一句话,实在没勇气再说一次,于是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轻轻在顾炎的嘴角印下一吻,不再说话,直直的看着大人。

顾炎抱着他的手一下子收紧,克制地问:“宝宝,什么意思。”

江瑄:“就是这个意思。”

顾炎看着他“会不会又后悔?”

江瑄急了,语速飞快地说:“我本来就没有后悔,我都和江花说你是我男朋友了,那天说的只是气话。”

顾炎没说话,等着他继续说。

“我…我知道,你养我不是为了那个,你对我好,我知道。”说完往大人的怀里蹭蹭,手抱住大人宽厚的背,感觉闷在心口的一口浊血终于吐出去。

但顾炎还是不说话,抱了一会儿,江瑄抬头不安的看他,想听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