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1/1)

江瑄还挣扎着要往阮亦那边去,蔡二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老大走时吩咐我,让阮亦少爷最少离你2米远。”

江瑄有点懵,隔两米远怎么在一起玩啊?那还叫一块儿玩吗?

“为啥?”

“那个…男男授受不亲。”

他不可思议地和蔡二说:“这是表哥啊。”

蔡二把手放在嘴边咳了一声,似是不知怎么开口般艰难说道:“你是不是也管老大叫叔叔啊?”

江瑄的脸腾的红了,也不顾上阮亦,转身飞快跑进屋了。

坐在餐桌上江瑄还是羞耻地没回过魂儿,虽说是那么回事儿,也不能直接这么说呀,你就这么给人当小弟的吗?奚落大嫂啊?江瑄小本子上默默记了蔡二一笔账,可怜的蔡二还在一旁兢兢业业地帮自己老大防火防盗防表哥呢。

随后阮亦也坐在桌子上,看他愣愣的盯着桌子发呆,拿起筷子夹了菜放在江瑄碗里,关切的问:“小瑄,怎么了?”

江瑄被喊的回了神,端起碗就开始扒饭,胡乱应道:“没事没事。”

“慢点吃。”阮亦怕他噎到,站起来想拍拍他的背。

谁知道江瑄脑子里一直回响顾炎的话,察觉到阮亦的动作立刻把背往下沉了一下,躲过阮亦的手,接着抬头自然地笑笑:“没事表哥,你多吃点。”

阮亦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尴尬的收回手,默默的吃饭。

盼了那么久的才把人盼来,啥活动能隔着两米进行啊?江瑄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当即兴高采烈地对阮亦说:“表哥,等下我们玩丢沙包吧。”

阮亦:“……”

蔡二:“……”

但二人架不住江瑄的软磨硬泡,活生生的在院子里玩了两个小时的丢沙袋。

江瑄先宣布暂停,呼哧带喘的躺在地上:“不…不玩了,我要累死了。”躺了几个月,医生才准许运动他就来了一发狠得,扔的胳膊酸痛,跑的双腿无力,就差翻白眼了。

阮亦比他体力好得多,蹲在他面前,伸手擦他头上汗:“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还能真砸你啊?”

江瑄没听出他口气的不对劲,只晃了晃头蹭阮亦的手:“啊呀……我累死了表哥。”

“起得来吗?我抱你?”阮亦作势上前。

江瑄累的啥都忘了,刚张开手就听蔡二一声猛咳,他赶紧把手转了方向,侧身撑地翻坐起来,边扒拉掉头上沾的土边瞄一眼蔡二,最后转过头和阮亦说:“没事,我上去洗洗。”

阮亦看了一眼蔡二,没说什么,也回自己房间收拾了。

第28章

晚饭时顾炎回来了。

吴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虽说是给阮亦接风,但基本都是江瑄爱吃的。

江瑄吃的欢快,还不忘给顾炎夹菜,把自己最爱吃的芝士焗虾几乎都夹给顾炎,说他最近瘦了,要好好补补,顾炎点点头,但把虾剥好又都放回了他的碗里。

江瑄:“叔叔,上次是不是说好带我出去玩呀?”

顾炎:“想去哪里?”

江瑄:“去X市郊外那里的温泉山庄呗,上次我同学就是去那里玩的,听说很好玩。”

顾炎:“可以,或者其他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带你去。”

江瑄摇摇头说:“那里可以泡温泉,现在正合适。”说着舔了舔勺子上的芝士,笑眯眯的看着人。

顾炎盯着他的舌头看,一时没有回答。

“对了,表哥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学校放寒假了。”

顾炎先是抬头看了阮亦一眼,两个人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对视了一会儿,阮亦先移开了视线低头吃饭,顾炎看着江瑄期待的脸,点点头应了。

出发订在天气不错的周末,江瑄整个人异常兴奋,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把他给憋坏了,激动从收拾行李就开始了,絮絮叨叨一直说个不停,最后顾炎把人吻得喘不上气了才停止。

最后出发有两台车,蔡二给他们开车,另一辆车上一同出来的兄弟,上次江瑄受伤始终让顾炎心有余悸,手底下人也因为这事儿受了不小的处罚,一方面是保证安全,一方面也有带着底下人散散心的意思。

路不算近,到了接近傍晚,天色几乎全黑了,山庄地上暗桩到处安装着黄色的暖灯,配上随处可见的木质建筑,整个氛围轻松又温暖。

天空适时飘起今年的初雪,江瑄兴奋的不得了,车刚停下就又要往下冲,顾炎按住他硬是给他带上毛绒帽子和围巾才准他出去。

雪花不大,江瑄用手接着,可雪花刚刚接住就化了,于是他张大嘴边转圈边接着,想尝尝雪是什么味道,一副傻样看的顾炎头疼。

小孩儿玩了一会儿跑到顾炎身前,故意咂咂嘴:“叔叔,你知道雪是什么味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