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1/1)

看到江瑄翻了个白眼,顾炎包容地笑笑,“有些事要回去才能办,你乖乖的。”

感觉平平淡淡没啥好看的了~~~

安排完结了~~

你们有想看的啥play吗?

我结尾安排一个点赞比较高的。

如果没人回复就很尴尬,ballball你们给我肥某人一个面子,细细。

第31章

顾炎少有闲散的时间,江瑄想两个人在家多腻几天,所定在除夕出发。飞机很早,小孩儿在床上耍赖不起,抱他坐起来又慢慢滑下去,反复几次顾炎只能把他放在洗手台上,挤上牙膏给他刷牙,这时倒是配合的很,让张嘴张嘴,让漱口漱口,睫毛一颤一颤,嘴角也翘起,但就是不肯睁开眼睛,顾炎也由着他,拿起湿毛巾浸过温水,在脸上仔细擦拭,末了擦干净还附赠一个早安吻。

抱回床上还穿着小花睡衣,顾炎问他是不是穿衣服也要自己来,小孩儿还是不应,被剥成一只成色上等地白斩鸡,等着家长动作不老实了,才咯咯笑着跑开自己穿衣服。

出发时天气很好,太阳终于肯赏脸出来露面,雪地被照着亮晶晶的,像有无数宝石埋在下面闪闪发光。江瑄前几日堆的雪人还坚挺的坐在那里,每个都戴着帽子和围巾,他跑过去挨个拍拍头,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什么,半天才挥手告别。

其实江瑄甚少离开这里,也很少去大宅,除了刚捡回别墅时,顾炎只因为有事带他回过一次,他现在连那个地方的轮廓都记不清了。

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抵达目的地,大宅那边派了三台车接,清一色的黑色迈巴赫,车边上站了三四个高大地黑衣墨镜男,看到顾炎二人出来上前要接行李,江瑄被顾炎牵着,手伸进家长的衣袖中取暖。

大宅的大小其实和别墅差不多,修在半山腰上,僻静幽深,周围植被茂密,恨不得住的久了连人都要变成树精。到了地方,两个人姿态没变,只是顾炎高出江瑄许多,牵起手来又那样坦荡,不像情人,倒像一个父亲牵着淘气儿子。

到了差不多是午饭时间,桌子上林林总总不下30道菜,摆盘十分精致,脚下地毯柔软,旁边烧着壁炉,里面的柴火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凭添了几分年味。摆饰也十分讲究,房子外观看似古老,但走进玄关却处处透着新意,应该是听闻顾炎回家过年又重新拾掇过了。

顾炎坐上家主的位置,其他人才纷纷落座,江瑄坐在他的旁边,桌子被围的满满当当。

顾炎举起酒杯对桌上年纪稍长的人说:“大伯,您不必这么客气,我是小辈,敬您一杯。”

他是坐着说的,可对面那人一下子站起来,碰了碰他的杯子,低头说:“当家的,过年好,6月份我和老二…”

顾炎坐的稳当,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今天过年,我们不提过去的事,今天能坐在这里的就好好吃饭,希望明年也是这些人,最好给顾家增几个子添几个孙,大家都跟着热闹热闹。”

他这番话说的喜庆,却让人直冒冷汗。去年二伯一家人是坐在这桌和大家团圆的,今年连他的儿子、孙子都没了影子。桌子上的人神色各异,但始终是顺从的多,顾炎扫视一圈,夹了口菜放在江瑄碗里,宣布开席。

江瑄起的早,这会儿昏昏沉沉的没胃口,隐晦地掐掐顾炎大腿,表示自己不吃了,顾炎也没逼他,只是轻拍拍他的手回应,打算留下空间给其余的人热闹一会儿,免得他在谁都放不开。

刚离开桌子,阮亦的妈妈就迎了上来,顾炎微微颔首,叫了一声姐。

顾曼亲切地应了,说:“这一年多亏了你,帮忙照顾小亦,现在你姐夫那边也稳定了,过了年我想把他从大宅接回去,没想到这孩子昨天自己先走了。”

顾炎:“姐,不用客气的。”

说完顾曼还想要说什么,但顾炎已经转身领着江瑄上楼了。

江瑄小心瞄着顾炎的脸,没注意一脚踩空,顾炎连忙抓紧他,江瑄借着机会搂住顾炎的脖子,嘴巴咧着乖乖地冲着人笑,顾炎摸了摸他的头发,把他抱上楼了。

“怎么了,怕我不高兴?”

“对啊,你那么小气。”说着江瑄冲他做了个丑鬼脸。

顾炎想了想,说:“宝宝,我35岁了。”

江瑄:“嗯?”

“你16岁,阮亦17岁。”

“啥意思?”

“我不是小气,等你20岁我就39岁,你30岁我就49岁,到时你喜欢年轻力壮的抛弃我怎么办,我总要有点危机感的。”

“啊?”江瑄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似乎被他这一番发言震惊了,怎么看他都不像刚才在饭桌上让人瑟瑟发抖的家主,倒像是从没谈过恋爱初中生的内心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