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两骑VS七千(1/2)

!--go--夜色之下,峭王大寨之外两名乌桓的军侯一个带着汉人的步摇,走得分外嘚瑟,一个在身上正缠绕着一匹华美绢布,正学着汉人博士的模样双手抱拳,胡乱作揖,却是逗得营寨前的守门将士们哈哈大笑。

突闻徐徐马蹄之声由远及近,两名甲胄鲜明的年轻小将,一骑红马一骑白驹,宛如闲庭信步一般联袂塌来,不由得一惊,喝问道:“什么人,哪个部分的?深夜来我营中作甚?”

红马上的小将二话不说挥起马鞭就抽在他的脸上将其抽得一个跟头:“瞎了你的狗眼,吾乃此间主帅刘和,汝等竟敢拦我?”

那带着步摇的小军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鞭子,被抽得都懵了,刚要发作,一听来人居然是所谓的主帅刘和,一时之间却是好不憋屈。

名义上人家确实是主帅来着,固然奈何不得他们的老大,但杀他一个小人物泄愤,怕是上面的大人也总不可能因此而跟人家翻脸。

无奈之下,却是也只好顶着脸上的血痕,仓皇地捡起地上的步摇一路小跑着回营中禀报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乌桓这边也都已经睡了,草原民族,从来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加上他们今天刚到,这一路上又是赶路又是安营扎寨,也算是颇为辛苦,此时峭王睡得正沉,一听说刘和来访,自然是老大的不爽。

“这都什么时辰了,他这个时候来又是作甚?去去去,打发了他去。”

话音未落,就听帐外高声呼喊:“却是要打发了谁去啊?”

然后,刘和一拉帘就钻了进去,明知故问道:“峭王首领不会是想打发了我吧。”

却是压根也不等别人通报,直接自己就闯进来了。

峭王这会儿也是被刘和给气得乐了,却是也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咽下,反而挤出一丝笑脸道:“主公您听错了,我说的是,找几个能歌善舞的汉人女子,打发过来为公子献舞。”

互相恶心呗。

“主公深夜到访,是有什么要事么?”

“我找你聊天啊,我能有什么事儿,你说咱们俩之前甚至压根就没见过,你却愿意奉我为主,那我不得跟你熟悉熟悉么,对了你这有酒有肉么,咱们君臣好好喝一顿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峭王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咽下,他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奔着找茬,恶心我来的。

深想一层,许是为了找茬跟自己发生一点冲突,让自己将他赶出去甚至打一顿,以此来在天下人面前表明他对自己的疏远,陷自己于不义来保护他的那点破名声吧。

那这乌桓峭王自然更不能上当了。

当即命令道:“来啊,去将营中劫来的,那些个富户中圈养的歌姬庖人什么的,都给我叫起来带过来,好生伺候着。”

刘和闻言,果然脸色难看了一下,却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来,没有发作。

不一会儿,一群衣着清凉的女子被执勤的乌恒士兵们给牵着过来,峭王还笑呵呵地介绍道:“这些都是原本贵人们家中圈养的歌姬,唱歌可是好听呢。”

“你们,这位坐在你们面前的,便是故幽州牧,大司马刘皇叔之公子和,听说我这有了好的货色,特来欣赏品尝,还不好生伺候着?”

说罢,果然就见到那些歌姬冲着他这边投来了屈辱、厌恶、甚至是仇恨的目光。

“呸!”

突兀的,一名个子矮矮的,长得还怪好看的歌姬一口吐沫就精准无误的吐在了刘和的脸颊上。

温热的口水顺着脸颊往脖子上流,峭王却仿佛没看到一样,依然是笑盈盈地看着刘和,等着他发话似的。

而刘和,却是自嘲地笑笑,随手抹去脸上的口水,平静的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道:“既然是歌姬,那就唱首歌,助个兴吧。”

“不知公子想听什么?”

“随便,会什么就唱什么吧。”

片刻之后,这些女子也纷纷哀叹一声,然后任命似的唱起了哀怨的曲调: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乡,郁郁累累。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一首乐府名篇《悲歌》,此时唱来却是颇为应景,不自觉的,刘和居然感同身受,不自觉地一边跟着和唱,一边自眼角滴下了些许的泪花。

“峭王,吾体弱身虚,命人点起篝火来吧,有酒有肉有歌,亦当有篝火,才能不负这如水长夜啊。”

“哼,将士们都在熟睡,主公,不是想干脆围火而歌吧。”

“只点火,不唱歌便是,点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