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我好害怕啊!(1/1)

“金先生说了我不就知道了?”苏黎落专心起来。

金大川“呵呵”笑了两声,眼睛被脸上的肉挤到了一起,看起来比他手里牵着的那条牛头梗的眼睛大不了多少。

“听说苏小姐是个高材生,难道对于我金大川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金大川的话让苏黎落微微一愣,这个名字她还真觉得有些熟悉。

“若是苏小姐忘记了,那我不妨再给你提个醒儿。”金大川再次笑了两声,又厚又大的嘴唇吐出了四个字:静月山庄。

听到“静月山庄”这四个字,苏黎落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终于想起来金大川是谁了。

金大川,人称金不换。

土地承包发包方居民委员会的小组长,传闻此人视财如命,嗜酒如命,还喜欢养狗,尤其喜欢去山上遛狗。

她之前因为静月山庄续包的事情找过他,却始终遍寻不到,多方打听都没有找到,后来才想明白金大川明显是在故意躲着她。

“原来你就是村民口里的那个金组长?”聊说到这里,苏黎落反而不是那么紧张了。

她原还以为今天这事跟苏明伦没关系,看来还真是没冤枉他。

“我找过你这么多次,你一直避而不见的,我还以为你是不打算露面了呢?”

“啊?苏小姐找过我吗?”金大川佯装惊讶,“那些村民也真是!怎么也没人告诉我一声呀。”

苏黎落笑了笑,嘴角带了一丝嘲讽:“金组长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咱们开门见山吧,你那么大费周章的让人带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我嘛……”金大川对着瘦高个子招了招手,然后又笑:“我今天是给苏小姐带好消息来了!”

瘦高个子走上前,从怀里掏出几张纸来递给了金大川。

金大川接过看了一眼,又笑着递给了苏黎落。

“苏小姐看看吧,若是没有什么意见,你就在合同上签个字,这样你好我好大家也都好!毕竟你也承包了那么些年了是吧?我们总得第一个先想着你不是?”

苏黎落疑惑地看了金大川一眼,然后顺手接过了那几张纸。

只看了一眼她就笑了。

“金组长也太会开玩笑了吧,您这合同是闭着眼睛找人写的吧?”

金大川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苏小姐就当我们是想钱想疯了吧!怎么样?如果你愿意签字,静月山庄今后这几十年的续包权就还是你的,若是你不愿意签字,那我们也不能逼你不是?

我们村民也是要生活的呀!谁给的钱多我们就向着谁你说是不是?”

苏黎落收了脸上的笑:“我早就已经说过,我可以给你们多出30%的承包费用,但是你合同上竟然狮子大开口将费用提高到三倍,你觉得这个价格有人会接盘吗?”

“这个嘛,就不是苏小姐考虑的事了,你要是不同意,今天就当咱们谁也没见过谁,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啊!

至于你山上种的那些草药啊,还有什么红杉树啊,当然了,我们都会按价赔偿的哈!”

金大川说完,将那个合同胡乱地塞进了自己怀中,又趾高气昂地对着那几个人招了招手:“我们走!”

“等等!”苏黎落往一旁抬了侧了侧身子,拦住了前大川的去向。

金大川面色一喜:“苏小姐这是想通了?”

苏黎落“呵呵”笑了两声,不慌不忙地取下了身后的背包。

她看似无意地整理着背包带子,然后抬起头笃定地开口:“是苏明伦让你们来的吧?”

只有苏家的人才知道她今天会来香山公墓,也只有苏家人知道她是路痴。

金大川之所以弯弯绕绕将自己带这么远,那个瘦高个子又故意不让她去捡自己的手机,无非就是想自己回去的时候找不到路。

金大川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我也不怕你猜出来,静月山庄可是块风水宝地,苏小姐想留住,别人自然也想要,就看谁出的价格高了。”

苏黎落冷笑:“苏明伦为何就能如此独笃定我能拿出三倍的承包价格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金大川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这不都是你们苏家的家事嘛?我一个外人哪能知道了这么多?”

说到这里,金大川故作神秘地凑上前来,然后压低了声音。

“苏小姐,你手上不是还有着一些苏氏药业的股份吗?我听说那可都是些原始股,值钱着呢!”

“你跟苏明伦竟然苟且到如此地步了吗?他连这么机密的事情都告诉你?”苏黎落的声音沉了下来。

她拥有苏氏药业原始股的事情,只有集团高层和大股东才知道。

当年爸妈死后,她那所谓的二叔顺理成章接管了苏氏药业,爸妈手里的股份也被苏家人以她年幼为由给夺走了,是外公从燕京赶过来跟苏家人大闹了一场,从苏家那群豺狼口中将爸妈的股份夺了回来。

知道这件事的,苏家孙子辈的应该只有苏明伦自己,没想到他为了拉拢金大川,竟然将这个家丑扬了出去,还真是她二叔的好儿子啊!

“苏小姐,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金大川的脸也沉了下来。

“我是看你一个小姑娘娘家出门在外的不忍心为难你,不然的话,我能有这么大肚量容忍你这么跟我说话吗?”

“苏明伦跟你说过我容易迷路的事情了吧?他给了你们多少钱让你们替他办事啊?你们就不怕他过河拆桥甩手不认人吗?”

“这就不是苏小姐该关心的事情了!”金大川“呵呵”笑了两声,“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回去吧?”

“金组长这么说,说得我好害怕啊!”苏黎落佯装害怕地抖了抖身子,再次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遍背包带子。

整理完之后,她抬起头扬了扬手,远远地将背包投掷到了一旁的石碑上,忽然对着金大川咧嘴一笑。

笑容里带了些奸诈,看得金大川心里有些发毛。

他跟身后几人对视了一眼,那几人跟他一样,都不明白苏黎落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