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三舅大婚(1/2)

不管京城因方元璟一事,掀起何风波。

但范岭县,一桩众人期盼的喜事,正消然而至。

连沈氏自持内秀之人,走路都带风般,明快不少。

金秋九月。

平宁村沈家屋。

原来那座半拉子青砖混在一堆土房的破院子。

如今是一座换然一新清一色青砖瓦房,座落在乡下青山绿野间,敞亮。

院子大早晨都热热闹闹,人来人往,前后院众人行走间、谈笑间皆面露喜色。

今天是沈家老三沈从树娶亲之日。

沈家老大难的汉子,终于娶亲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村里好事之人,早就打过赌,沈从树何是娶亲,娶带几个拖油瓶的寡女,嘿,谁也没赢。

娶的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听说长得不错,是个会持家的。

在说。

如今谁不说沈家也是独一份好日子的人家,年前还是破落户,家里两个病人,吃饭都快吃不起。

苦尽甘来。

看,如今开着铺子,做着掌柜,风风光光。

沈家两老和大房众人,一大家子穿着崭新的绸缎外褂子在外迎客。

唱礼的喊道:崔家携女送礼,两匹绸缎、四匹细布、一套银手饰、二十两银子、一只整猪。

哇!

众人惊呼。

一个个眼热,上前把这礼架围的水泄不通,看看那绸缎,亮的滑不溜,哎哟,手饰可是金铺里最时兴的,那份量实诚啊。

麻氏喜上眉梢,冲大伙儿一声大喊:

“今儿这肉管饱,大家瞧瞧肉去,把这猪给收拾出来。”

一旁的沈家二房伍氏听着唱礼,扎心般的痛,大姑姐送的可是重礼。

趁着众人看肉时,伍氏偷偷溜进新屋翻动着,越瞧越扎心,一水的新家具,上好的木材。

瞧这水云帘子、花木柜子,重重哼一声,捞了捞箱子盖子,又是一水新衣裳、新布料……

伍氏嘴里咕嘟着,大房和三房都发着大财呢,就撇下她们家三房,什么亲兄弟!

见鬼的亲兄弟!

还那白芷那丫头,出嫁的还把着娘家做当家夫人!

想到那两匹绸缎烧心燎肺般难受,左右看了一圈,迎亲的还没回,屋子里头也没人,正是好机会。

一把将两匹绸缎塞进自己衣衫的肚子上,鼓鼓囔囔,用力按压了着,才缩下一小圈。

听着笑声,往屋子里来,来不及了,拐出新房,立马躲着众人,准备出院门。

伍氏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早就被一双琉璃般的猫眼看了个全貌。

白芷在后头喊住她:

“二舅娘,这是打那去?接亲队伍可要回来了。”

伍氏吓一跳,支支呜呜:“我……”

“对,我回家拿个家伙什来,这新的用着不撑手,还是我家那旧的好用。”

白芷悠悠的斜一眼,是无意的瞄了下肚子。

吓得伍氏心惊胆颤。

待白芷离去,伍氏后怕的擦了擦了额头的汗,猫着腰从后门出去。

白芷“呵呵”冷笑,这是上赶着送人头,溜溜她。

巳时,良辰吉时。

沈从林牵着一身红色嫁衣,一脸娇羞样的包晓珍进了堂屋。

媒婆喜庆的诵唱:“香烟缥缈,灯烛辉煌,新郎新娘齐登花堂。”

一对新人已在堂前就位。

媒婆欢天喜地的喊道:

一拜天地,一对新人向天地行跪拜之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