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妥协(1/2)

政治就是一直不停地在妥协。

其实她来之前想要说的,并不仅限于此。

顾衡从养心殿里出来,德公公他老人家亲自将她送了出来,德公公开口道:“县主,皇上并非不想肃清寰宇,也并非……”

德公公一向谨言慎行,今日倒是同她说了这些话。

顾衡顿时有些惊讶。

德公公赶忙道:“奴才多嘴了。”

老公公说完,便让一个小太监送顾衡出宫了。

外头等着沈丘,沈丘打着哈欠说道:“小县主你还真是会挑时候,明日我就该沐休了,正常情况下,此刻我该在窑子里。”

顾衡翻了个白眼。

“那还真是耽误您的宝贵时光了。”

沈丘呵呵一笑。

“你还得继续耽误,这次北直隶剿匪,我得保护小县主的周全。”

顾衡不想同这个家伙多说,她走到外面,呼吸了一口夜晚微凉的空气。

虽说没有事先跟包拯说过,可也算是给他的机会。

回到宅邸,顾衡闷头就睡。

可杨佑业这家伙却站在她的窗前,开口道:“明日咱们便去老庄哪里吧。”

顾衡迷迷糊糊应了下来。

第二日一大早,顾衡穿戴整齐和杨佑业一起去了庄学究的宅邸。

庄学究为人简朴,终身未婚,也没有妾氏,宅子里只有一个老仆人。

那老仆见到杨佑业道:“杨先生,许久未见了。”

杨佑业眼底难得露出几丝真情,他开口道:“许久未见了。”

杨佑业话音刚落,只见到从屋里出来一个白发老者。

平日里庄学究都是待着帽子,如今却把帽子放下了,庄学究抓住杨佑业的胳膊。

他冷笑道:“你倒真肯出来了,当初你父亲因你而死,你的妻子受辱自缢,你都不肯出来,我当时便想,你的心肠到底有多狠?”

顾衡忍不住看向杨佑业,杨佑业神色有几分恍惚。

庄学究一甩袖子,走到屋内。

屋内倒是十分简陋,倒看不出庄学究的身份。

庄学究给顾衡递过来茶壶,顾衡愣在原地,庄学究呵斥道:“去给为师倒壶茶。”

顾衡赶忙站起身来,到外头泡茶。

那慈眉善目的老仆笑着接过茶壶,对着顾衡说道:“县主,老奴来就行了。”

顾衡赶忙跟着这老仆走到厨房,她开口问道:“老爷爷你跟杨师傅认识吗?”

老仆笑道:“他是小姐的夫婿,我自然是认识地。”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难不成杨佑业是庄学究的女婿,顾衡顿时无比好奇。

顾衡这副抓心挠肝的模样,倒真是把老仆给逗笑了。

“小姐并不是庄学究的女儿,学究一生未娶,小姐是学究的徒弟,只可惜……”

此时屋内传来嘈杂之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摔了。

老仆把茶壶递给顾衡,开口道:“快送过去吧。”

顾衡赶忙跑过去送茶水,只见到地上一片狼藉,杨佑业沉默,庄学究气急败坏。

顾衡忍不住开口道:“茶来了,消消火。”

庄学究深吸一口气。

“你若是一心想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莫要连累他人,你这样的狂生,便不能有亲人朋友。”

杨佑业道:“你且放心,这丫头命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