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瞧瞧热闹(1/2)

好书推荐:

真心?谢东来嗤之以鼻,如青姨娘这般将野心都写在脸上的人会有真心吗?答案显而易见。

有野心是好事,可打着真心的旗号多少有些恶心人了,谢东来忽然有些明白自家老爷的转变了。

与这些肤浅贪婪的女人厮混,倒不如守着太太一人,至少太太人品出众家世清贵,不论哪方面都足以与老爷相配。

他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鄙夷,将青姨娘上下打量一番,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姨娘何必非要生事呢?你去找太太也无用,遣散你们出府乃是老爷的意思。”

这话犹如尖刀一般刺入青姨娘的心窝,打破她最后一丝幻想,瞧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梅姨娘顿时笑出声来。

“多新鲜啊,你到现在还冥顽不灵,若不是老爷下的命令,太太又何必来做这恶人,她连我生忠哥儿都能容忍,还大度的让忠哥儿入宗谱,又岂会介意多养几个妾室通房。”

青姨娘连稳住身形的力量都没有了,她扶着右手边的墙壁,对着梅姨娘歇斯底里道:

“你这贱人还不闭嘴!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又比我强多少?明明生了老爷的庶长子,却还落个扫地出门的结局,简直愚不可及。”

梅姨娘自打忠哥儿回来后就彻底想开了,她并没有动怒,只是有些怜悯的看着青姨娘。

摇曳生姿的走到她跟前站定,轻笑道:

“你当真以为自己聪明啊?活到今天都看不清形势,就你那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是太太懒得搭理,如今既放了咱们走,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还想要反对,简直自不量力。”

这是梅姨娘最后一次劝说她,也算是全了两人这么多年的情分,随即她又走到东来面前,客气道:“谢管事,我想先去跟忠哥儿道个别,就不耽误你办差了。”

东来也不拿乔,恭敬的送她离开,人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梅姨娘还没出府,他就得拿她当府里正经姨娘看待。

看着梅姨娘离开的背影,东来有些感慨,她如今倒是通透许多,若是早点开窍,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梅姨娘自然是不知道东来想的,即便是知道了,也只会淡然一笑,人只有自己经历了才会真正成长感悟,这个过程别人代替不了,也帮不了,它需要时间来沉淀,无所谓好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青姨娘畅通无阻的来到前院,虽然忠哥儿离开了她身边,但不论是老爷还是太太都未曾阻拦过她靠近忠哥儿。

廊檐下等候的小厮,远远瞧见她来赶忙行礼问安。

“给姨娘请安,哥儿刚从先生那边回来,正在琢磨画呢。”

梅姨娘点点头,放轻脚步走到书房外,透过窗户往里瞧,见儿子认真的模样很是欣慰,难得他有雅兴赏画,梅姨娘一时间不忍进去打扰。

或许是忠哥儿自己想开了,又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他每天的精神头都很足,饭也比之前吃的多了,个子蹭蹭的往上长,人也圆润了些,看着倒是更加壮实了。

梅姨娘看着儿子坚毅的小身板,感慨万千,终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但愿太太真是个心善之人吧,这样儿子的未来就差不了。

想的多了,梅姨娘反而没了与儿子告别的勇气,她曾因自己的私欲让儿子变成残疾,如今又为了自己的未来离他而去,这辈子终究是欠了他的。

梅姨娘用帕子擦拭着眼泪,她怕自己克制不住动摇了离开的决心,最终还是选择狠心离开。

想着还是给忠哥儿留封信,怨也好怪也好她都受了,只怪这人生太过漫长苦痛,她总要多爱自己一些。

这边梅姨娘大彻大悟准备奔赴新生活,那边青姨娘胡搅蛮缠,吵死吵活要去见太太,谢东来担心她冲动之下伤害到太太,怎么都不肯松口,毕竟太太身怀有孕经不起磕磕碰碰。

奈何一个悲愤欲绝的女人力量太过强大,她拿出拼死一搏的勇气来斗争,东来也无可奈何。

最后,消息到底还是传到了舒苒耳里,她打发了个小丫头来传话,让青姨娘来正院。

谢东来听到消息自然是不高兴的,他阻拦这么久,就是不想两人正面起冲突,如今太太自己愿意见她,东来自然没办法阻拦。

去正院的路上,青姨娘见东来神经紧绷,嘲讽一笑,“谢管事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要跟太太说几句话而已,并非要对她不利。”

谢东来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哪里会轻易信了她说的,始终带着警惕之心,不咸不淡的回道:

“姨娘误会了,守护太太乃是属下的职责所在,老爷临行前着重交代过,不管是何人找太太,属下都会严阵以待。”

青姨娘闻言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无需跟我强调老爷有多爱重太太,你是老爷的人,该关心的是老爷,我看太太心里未必真有老爷。”

说罢她便扭着腰肢大步向前,反正她落不了好,也总得给旁人添添堵才公平。

谢东来摇头失笑,他一个当下人的,难不成还能管得着主子的感情之事,情情爱爱的玩意儿他不懂,只要老爷高兴就成。

青姨娘若是知道自己这眼药上给了瞎子看,只怕该呕血了。

与想象中的严阵以待不同,正院的气氛很是轻松惬意。

舒苒正慵懒的坐在院中赏着春景儿,吃着用各色果子调制的果茶,瞧见青姨娘来展颜一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