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现学现卖(1/1)

“卧槽?!他们疯了?”

激动之下,卡特连母语都飚了出来...

垄断,这个词,任何人都不会陌生。同样,谁都知道垄断的危害,也能知道,垄断的暴利!而通常,垄断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只会出现在实物商品领域。

比如提供某一种产品,某一种服务,并利用各种手段,让市场上只剩下自己一家做这行的公司存在,从而达到垄断该市场的目的,进而掌握定价权,谋取暴利。

卡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想在金融市场上,垄断白银的交易!

要知道,光是一个纽交所,大大小小的交易商,散户加起来,简直多如牛毛。甚至不光是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各种人都有...

这时候的纽约,纽交所,绝对是世界金融中心。垄断纽交所,或者说垄断美股的白银交易市场,基本就等于垄断了世界BY市场。

哪怕到现在,卡特都有点不敢相信居然真有人这么干。毕竟白银交易,并不是什么新生的市场,甚至恰恰相反,白银的交易历史太久了!

在金本位以前,银本位流行的时间都是数以百年记的。那时候的白银,和现在的黄金基本没两样,各国都要储备,各国都有储备。

时至今日,随着白银储量被越探越明,白银价值虽大不如前,但你却不能否认一个现实,那就是白银早就满世界都是了!

在这种环境下,想要垄断BY市场,你起码得先把市场上的白银收回来吧?不然满世界都是白银,你拿头来垄断?只有市面上没有,你这里有,这才算垄断啊!

但问题来了,想要回收近乎全世界的白银...

需要多少钱,卡特光是想,就已经感到头皮发麻了。更别说,还真有人敢这么干?

可如果不是为了垄断白银交易,那这个什么国际金属投资公司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公司名都告诉你了,他们就是搞投资的,买来白银也不是用于产品生产。

在高位时,还在大量买进白银,如果不是为了垄断,别的目的似乎都说不过去。因为正常来讲,做多某一件商品,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操作逻辑是逐步减少该商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让供给低于需求,推高单价,然后在价格高位时逐步抛出自己的储备,从差价中获利。

所以,如果这个国际金属投资公司,只是为了做多,为了投机。那现在他们不应该是继续买进,反而是逐步抛出白银才对!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疯了。这家公司背后是谁,目前我知道的只有沙特人,这帮中东佬最近在石油上可没少捞,有点膨胀也正常。但我觉得应该不只是他们,就凭他们,还做不到这些,具体的信息还在调查。”

朱利安呵呵一笑,并没有理会卡特那句“卧槽”,而是向卡特分享起自己所知的信息。

“不光是我们这些证劵商,期货委员会那边也成立了调查组,在查这家公司。不过这并不重要,有人做庄,对我们来说是个好事,起码,不担心买来白银然后砸到手里嘛!你想想,怎么样?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个人借你50万美元,我们也趁机捞一笔。”

“你是真相信我啊,也不怕亏了我没钱还啊?”

卡特想了想,觉得朱利安说得有道理。的确,这家国际金属投资公司到底想干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们在高位时都要大量回收白银,就等于自己买来白银,哪怕高价卖出,他们也会要!至于未来,他们是真垄断了BY市场,还是实在扛不住了,宣布破产也罢,和自己有啥关系呢?

只要自己能在他们破产前,把白银卖给他们就好。那么,他们到底能扛多久呢?

沙特人?石油...

“哈哈哈,讲个笑话,你卡特还不起五十万美元!你恐怕还不知道罗杰斯他们今年有多疯狂吧?现在,十月,还不到两个月,他们现在账面盈利已经超过百分之二十了!也就是说,你投入他们基金的600万美金,现在已经是720万美金了!”

“这才过了多久?今年真是疯狂...说真的,罗杰斯他们杀疯了,这个什么狗屁金属投资公司也疯了。大家都疯了!疯吧疯吧,疯狂点也好...”

“哈哈哈,好吧,我同意了!等下我把委托书传真给你,你直接用我留在基德尔的账户操作吧!不过我胆子小,一个月吧,一个月后,不管赚还是亏,都全部清仓。”

听到量子基金今年形势大好,卡特也不自觉地笑了。虽然百分之二十,还没到量子基金历史上的平均年回报率,但就像朱利安说得那样,这才过去多久?

哪怕未来还有涨跌,向来百分之三十的年回报,问题是不大了!

在这种资金不算紧张,朱利安又比较能信任的情况下,卡特也不再犹豫了。利息都懒得问,给了一个时限后,就交给朱利安操作吧。

“好,听你的。这次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谢谢你的信任,卡特!”

“不客气,我也要感谢你呢,朱利。有好事从来不忘了我,哈哈哈!”

与卡特一样,朱利安同样懒得提利息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这种资金拆借,利息多寡已经不重要了。

而挂断与朱利安的电话后,卡特又拨通了保罗留下的电话。

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朱利安的金融知识,卡特暂时没学到,但就朱利安待人接物的本事,也足以令后知后觉的卡特感慨了。

想想自己与朱利安相识的全过程,从一开始的真诚,不轻视,主次拿捏得分寸...没有因为自己是外行,就欺瞒自己,也没有因为他自己专业知识丰厚,就越俎代庖等做法。

再到现在,哪怕只是有过一次合作,可谓是萍水相逢,最多算是相处不错的萍水相逢后,依旧能保持每两周左右一个电话,维系住感情不断,存在感不断。有好事就想着对方,哪怕朱利安也说了,他是为了转移一部分投机风险,但这种真诚,还有做法,也令人感觉颇为舒服,甚至心里还暖暖的。

被人惦记,挂念的感觉总是很好的,当然,前提是不能被贼惦记!

意识到朱利安这一点做的很好后,卡特暗道自己疏忽之余,立马现学现卖了起来。

“喂?是保罗吗?我是卡特,卡特·布莱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