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章(1/2)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姐夫宠》作者:公子歌

男生女命,血缘之宠”,是燕家小少爷年幼时术士为他算出的命格。

十三岁生辰之前,若能藏得住春光,

一世便可富贵平安,否则欲孽横生,沦入男人身下承欢。

十三岁这年,他数年不曾谋面的姐姐归家省亲,

同来的还有那个有着“君子之相,虎狼之心”的男人,他的姐夫石坚。

所谓谦谦君子,是善于隐藏自己的本性,

即便是最深切的欲孽也可以克制忍耐;

所谓虎狼猛兽,是盯紧看上的猎物不放,

蛰伏以待,只为了最后到嘴的美味。

花开燕来,一世宠爱HE

第一卷:金台春深

☆、第1章男生女命,血缘之宠(2011字)

嘉和四年,九月初九,微雨。

秋天的雨,是比寻常时节来的更凄凉一些。神婆张氏撑着伞慌慌张张地往金台跑。这燕府的老爷喜爱幽静,院落也是田园风格,一路都是磕磕绊绊的石子儿路,硌的她一双小脚生疼。后头她儿媳妇儿陈三家的气喘吁吁地追着喊道:“娘,娘,您当心着点儿!”

“这可是燕府的头等大事,再晚可就来不及了。”张氏掂着裙钗慌慌张张地往竹林里走,穿过竹林,便是一弯小桥,因为下了雨的缘故,竹林里哗哗啦啦地响,可恨她生就一双小脚,怎么跑还是慢了一步。等她跑到凤凰台前头的百花林的时,已经见人从院门口走了出来,三三两两的,一个个都是满脸的喜气,张氏扶着老槐树直喘气,拍着胸口叹道:“晚了晚了,晚了晚了。”

“您一听说今儿个是燕少爷摘面具的日子,就什么也不说地往这跑,到底是什么事呀?这雨天路滑的,要是摔着您了可怎么好!”

张氏依然满脸的愁云,扭过身往回走去,边走边还直叹气,却一直重复着先前的那句话:“晚了晚了。”

陈三家的不知所云,只好赶紧过来接过张氏手里的伞,搀扶着说:“您大老远来了,怎么没进门就要回去了?”

“如今已经敬了神,设了香坛,再说也已经晚了。也罢也罢,我素来醒得早,偏今日日上三竿的时候才起来,也该小少爷命里有这一劫,我替他挡了这许久的灾难,如今也有心无力了。”

她说的这样玄乎,陈三家的听了更不敢言语,可是她婆婆做了这许多年的神婆,遇到王亲贵戚也不曾低了半分眉眼,怎么今日就这样颓废,不像平日里那个人人敬畏的张神婆,倒像寻常人家的老妇人。

她沉下心想了想,倒也想出了一点眉目来。她婆婆是听了今日是燕少爷摘面具的日子才急匆匆赶过来的,莫非这日子有什么不妥,可是应该不是呀,她丈夫陈三就是燕府的管事,燕少爷的事,她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说起燕家的小少爷燕来,那可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的,在这东都,但凡有点见识阅历的,谁不知道燕府有个珍宝一样的小少爷,论模样出身,那可都是金玉一样的人物。

燕家是这京城里最有名望的人家,甚至有人传言说他们燕家本是皇家的命,因为先祖犯了风水上的大忌讳,才做了刘家的臣子。有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传言,还能一直获得圣上的恩宠,这样的福气,也只有东都燕家才有。

燕家家大业大,人丁却很单薄,燕老爷一辈子娶了很多妻妾,如今已经年近五十岁人了,却只得了一个小儿子,取名字叫做燕来,就住在燕府的凤凰台,因为种了很多金色的ji花,府里的人都称金台。“金台春深玉石色,花开燕来明月光”,便是称赞燕府少爷的歌谣。

燕少爷出身高贵,文武皆通,长得也是风流美貌。可惜这世间人无完人,传言燕少爷一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这一病病的稀奇,治病的偏方却更是稀奇,看病便是当时名动京城的术士张元,张大师说,小少爷的病是命里带的,若想活下来,从此以后便不能再以真面目示人,出入都要戴上面具。也是因为这场大病,为了好养活,燕老夫人给燕少爷取了一个小名,叫做冬奴。

可她却知道不是这么回事,那些话都是说给外头的人听的,她丈夫陈三告诉她,张大师说燕少爷男生女命,若想避免,除非十三岁之前,不被属龙的人看见。十三岁生辰之前,若能藏得住春光,一世便可富贵平安,否则欲孽横生,沦入男人身下承欢。

燕家只有这么一支香火,到底爱若至宝,这么离奇古怪的说法,竟然也信了,所以东都的人虽然都称赞他容颜如玉,是个美貌公子,但真正得见他真容的人寥寥无几。身为男儿,却被术士断言为男身女命,这样的事当然算不上光彩,传出去也会招惹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幸而燕家权倾朝野,这消息竟然多年都没有泄露半分,只有燕家个别得力的几个下人知道,外头的人虽然疑惑,却也只是悄悄的议论。

燕老爷为了爱子,府里一个属龙的人也不准放进来,所以燕少爷除了在府里可以无拘无束之外,一旦出了门,总是一张金色面具不离身,久而久之,京城的人给了他一个爱称,叫他“兰陵公子”。

昔有兰陵王,一张面具为的是为了震退敌人,今有兰陵公子,十三岁便已名动全朝。

可是民间还有一种传言,不知道是真是假。传言说当初算命,张元说燕少爷命中虽乱,却是好命格。是燕老爷不满小儿子男生女命的命运,才恳求张元设法避免,张元才想出了十三岁之前不见属龙之人的挽救办法。

这些她都是听他喝醉了酒的丈夫说的,她曾问陈三术士张元为燕少爷算命的时候一开始到底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说燕少爷男生女命也是好命格。结果她丈夫学着张大师的样子,抚须连说了两句:“命中之情,既有血缘之宠,也含夫妻之爱,好命,好命!”

这样的命,连她听了也觉得羡慕。“年少有家人疼宠,长大有姻缘之爱”,真是人人羡慕。只是她没有想到,所有人,包括她和燕府上下,都以为张元的话是这个意思,却也因此疏了防范,终至将燕来送到了血缘之宠与夫妻之爱合二为一的路上来。

☆、第2章往事如烟(1126字)

这一场秋雨,一直下了两天才放晴。陈三家的去夫人院里送花草,进门的时候看见燕少爷的身影,白衣金冠,看着好大的排场,后来跟着黑压压的一群仆人,身上的香气老远都能闻见。她隔得远,看的并不仔细,于是问引路的水灵说:“刚才过去的是小少爷么?”

水灵莞尔一笑,点点头道:“是呀,少爷要出门去玉华寺住些日子,所以刚才夫人把他叫过来安排些事情。”

陈三家笑着又回头看了一眼,又问:“前两天不是听说少爷已经把面具摘了么,怎么刚才我瞅着脸上好像还带着呢?”

“前两日本来是要摘掉的,可是都敬过神了,外头突然来了个人,说不让摘,那面具就没摘掉。”

陈三家的吃了一惊,据她的了解,燕少爷不是很讨厌脸上的那个面具么,整天嚷着要摘掉它,在府里的时候,是一时半刻也不愿意戴上,每次都是要出门了,才会戴上,还都是不情不愿的,老爷为此还专门派人监守着呢:“小少爷满十三岁要摘面具,可是府里的大事,谁这么大的面子,说不让摘少爷就不摘了?”

水灵和陈三家的算是老相识了,水灵进府里之前,就和陈三家的住对门,她四下里瞧了瞧,压低了声音道:“我也不清楚,当时我也在老夫人处守着,也没亲眼见到,不过我听小兰说……当时已经要祭拜祖先了,这时候外头突然来了一个美貌的妇人,听说是后院里住的,可是府里的丫头大都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听小兰的讲,看老爷和夫人的脸色,那女人好像来头不小,那妇人到了大厅,跪下来开口就请求迟一段时间再让少爷把面具摘了,说是万事还是保险一点好,多一个月总比少一个月要强。老爷竟然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应允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还真是怪事,莫非那女人有什么算命的本事?”

“奇就奇在这里。”水灵停在一棵樱花树下头:“府里有几个年长一些的丫鬟,说是见过那个美貌妇人,你猜她是谁?原来就是大家私下里常提及的后院那个几年前犯了事的,被老爷关了起来的小妾。”

陈三家的仿佛恍然大悟一般,低语道:“难道是她?怪不得呢……”

这下轮到水灵纳闷了,她来府里不过四五年的光景,那些旧事她知道的自然不如陈三家的多:“这嫂子应该比我清楚吧,您为府里做事也有些年头了,您跟我讲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后院关着的那位呀,要说容貌,那可真是个美人胚子,当年家道中落,才进了咱们府里,做了老爷的小妾。她性情温顺,长得又美,老爷特别宠爱她,连咱们夫人都非常喜欢她,拿她当自家姐妹看待。可惜她竟然……”

陈三家的声音更小:“就在她进府里的第四年,大小姐带着新姑爷回来省亲,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跟姑爷偷情,被大小姐给撞见了……”

水灵吓得心里扑通直跳:“偷……偷情?和姑爷?”

☆、第3章君子之相,虎狼之心(1579字)

陈三家的点点头,瞧见四周没有别的人,接着低声说:“府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不是偷情谁又知道呢,只知道小姐看到的时候,他们两个正扯成一团,姑爷的衣衫都是不整的,你想他们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拉成一团,要说清白谁会相信?府里发生了这样的丑事,姑爷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来过咱们府里。老爷也一怒之下就把那个小妾给关到后院去了,平常除了定期有人去送饭,就再也没有人过问了。那小妾似乎也很羞愧,按说老爷虽然把她挪到了后院里头,但从第二年起就把门口的守卫给撤掉了,可她一直安安分分地在后院住着,再没有出来过。”

“发生这样的丑事,老爷还肯留着她的性命,可见是当真宠爱她了。”水灵直觉得像是在听故事一样,可是这小妾既然是有败德之事的人,又整天在后院呆着,怎么会跟她们小少爷的事牵扯到一起,陈三家的又为何听到是她之后说了一句“怪不得呢?”她还想再问几句,前头已经有人过来催了,她赶忙拉着陈三家的往夫人院里去。

陈三家的却是心神恍惚,刚才她把故事讲了个大概,却有一件秘密她没有讲出来。府里的丫鬟每隔十来年就会换一批,这个秘密府里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除了几个忠心耿耿的贴身大丫鬟,府里现在这些小丫头没有一个知情的。

当年发生了那种不伦之事,老爷之所以没有杀了那位小妾,并不仅仅是因为那一份宠爱,更是因为那位小妾早在发生败德之事的前几年,便给燕家诞下了唯一的一个儿子,便是他们燕府的小少爷燕来。

就算她再败德荒yi,到底是燕家继承人的生母,老爷怕少爷长大之后知晓内情会心生芥蒂,才会留下了那位小妾的性命。至于那位姑爷石坚,风流阴狠,便是燕府上下对他所有的印象了,当初大小姐为何会嫁给他,府里的下人们怎么也理解不了。她们只知道燕小姐有一年出去春游,回来便说她在那一次郊游中遇到了一个男人,她说那男人器宇轩昂,不像东都的世家子弟那么弱不禁风,是一个真正的男儿。

她口中那个器宇轩昂的男人,便是匪声在外的忘川寨主石坚。可是燕府的下人们怎么也不明白,那个石坚再出色,能比得过她们小姐的未婚夫,京都四公子中官位最高的临川王徐鸣?何况临川王对她们小姐又那样痴情,当年落发为僧的时候,碎了多少闺阁少女的芳心。

因为对临川王的无限憧憬,燕府的下人们对那个正经的姑爷石坚,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好评。想当年燕家的大小姐,可是东都有名的美人,连圣上也曾有意召她入宫侍奉,奈何燕府老爷权盛,而且宫中已有燕小姐的姑母燕贵妃宠冠六宫,燕老爷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与妹妹争宠,便把燕小姐许给了圣上的义弟临川王徐鸣,也算佳偶天成,是这天底下最般配的夫妻。也是因为燕双飞美名在外的缘故,兰陵公子才会受那么多人推崇,因为民间都传言这位燕家的小少爷,生的就像他的姐姐燕双飞一样美貌。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可是他们也都是信的,毕竟是一脉相承的姐弟,燕家的小少爷身为男子,即便只有燕双飞的一半才貌,也对得起兰陵公子的美名了。

只可惜燕家的大小姐生得这样好,姻缘却很不幸。传言燕家的这位姑爷对小姐并不好,可是燕小姐每次省亲回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后悔。燕府的下人们见过那位传言中的姑爷的人很少,因为每年大小姐回家省亲,他们的姑爷都没有一同前来过,据说他们姑爷跟燕老爷的关系不怎么融洽,老爷嫌弃他是个土匪头子,配不上他们燕家的门楣,当初也是大小姐自己死活要嫁过去,其实老爷和夫人对这门亲事都是很不乐意的,夫人当初还大哭了一场,几乎和他们小姐断绝了关系。

燕府的下人们都很奇怪,到底那个石坚有什么能耐,可以让他们见惯世间好男儿的大小姐,都痴迷到这个地步。是不是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是“君子之相,虎狼之心”。

所谓谦谦君子,是善于隐藏自己的本性,即便是最深切的欲望也可以克制忍耐;所谓虎狼猛兽,是会盯紧看上的猎物不放,蛰伏以待,只为了最后到嘴的美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