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4章(1/3)

这是给你的警告,以后说话的时候,也掂量掂量,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说了会有什么后果。”男人抹了把脸站起来,捞起床榻上的衣袍:“以后我晚上来你这睡。”

“不行。”冬奴惊得一屁股坐了起来,可是男人已经搭着衣袍走到了帐子外头:“你先别走,姐夫……石坚!”冬奴气的手都抖了起来,一肚子的火没地儿发,一咬牙把一床的被子都扔到地上去了,光着身子跳下来,把那被子当成男人死命地踩:“王八蛋,王八蛋,我叫你欺负我,我叫你欺负我,我踩死你,我踩死你,我……”

他身子一震,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撩着帐子看他的男人。

他没穿衣裳,光着身子,下身小巧光滑的分身因为他刚才大幅度的动作,还在调皮地晃来晃去。

冬奴恼羞成怒,却没有遮掩,想生气又不敢大声,一副又胆怯又不甘心的模样:“看,看什么看?!”

男人嘴角微微一笑,说了一句“活色生香”,便撒开帐子又走开了。冬奴突然满脸通红,泄气地坐到了被子上面。房门轻轻响了一声,知道男人这回真的已经出去了,他朝地上一躺,打了个滚,脸颊红红的,想起刚才男人的举动:他……他怎么会亲他那里……

他伸出白细的胳膊悄悄朝身后探了一探,心底隐隐地想,男人的舌头扫过去的时候,身上为什么打了颤的舒服,可他又觉得自己这样想很可耻,于是难为情地拿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就那样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他才抱着被子躺回了床上去,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竟然说不出是痛恨多一点,还是那种痒痒的骚动更多一点。他突然躺不住了,心里像火烧一样,就穿了衣裳,拿了条罗巾系在额前,挑着灯笼出了门。外头好像已经变了天,星星一个也看不见,院子里头静悄悄的,只有几盏石制宫灯幽幽地亮着,看不出悲喜。他一路往外头走,一直走到马厩旁,他的马很有灵性,老远就踢起了蹄子,发出一声声类似叹息的低鸣。他赶紧跑过去,悄悄“嘘”了一声,把他的马牵了出来。

可是骑上马之后,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到哪里去。偏门的那两个门卫已经认得他了,打死也不肯放他出去:“上次是奴才有眼不识泰山,没辨出小少爷的样子,现在奴才既然知道了,就不能放小少爷出去,白天还好说,这半夜三更的,要是少爷出了事,我们两个哪能担待得起!”

冬奴板起脸不管用,就嬉皮笑脸地哀求,可是那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奴才打死都不肯放行,气得他调转马头就往回走,末了还不忘威胁那两个不顺他心意的奴才:“你们等着瞧,早晚过来收拾你们。”

那两个守卫又害怕又委屈,扯着嗓子叫“小少爷。”冬奴还觉得不解气,扭头又瞪了一眼,瞪的那两个奴才再也不敢吭声了,霜打了似的看着他。

冬奴骑着马往回走,边走边想,他今年怎么这么倒霉,桃良从外头学了几招算命的本事,还说今年他会走大运呢,什么破大运,净受人欺负了。来的时候他怕路黑,就带了一盏灯笼,可是骑着马挑着不方便,他就把灯笼挂在马的脖子上,晃晃悠悠的光,反而晃得他眼睛疼,他骑着马漫无目的地逛,来到了后院子里头,居然也没觉得害怕。湖水哗哗啦啦地流过去,湖上飘着好多许愿的水灯,星星点点的,因为没有了人,看着安宁而美丽。他勒住马,静静地看着那一湖的灯光,长长叹了一口气,仰起头看看天空,黑漆漆的,一点光彩也没有。他抱着马的脖子趴下来,呆呆地想这湖里面会不会有妖精,想了一会儿,背上凉凉的,有点害怕了。可是想起自己刚才的遭遇,还不如遇到个妖精把他给收了呢,他就从马上跳下来,摘下挂在马脖子上的灯笼,走到了水岸边。

明明白天晴的还很好,这一会儿却突然乌云密闭,风也大了起来,吹得岸边的垂柳仿佛一团一团的墨,漂浮不定,冬奴挑着灯笼站在岸边,呆呆的,想他不是他娘亲亲生的传言,想他的姐夫。茫茫的水面浮着一两盏金红色的河灯,额头上粉色的带子被风吹拂到他的脸颊上,他心里沉沉的,突然觉得很伤心。他“诶”一声将手里的灯笼扔进了河水里头,纸灯笼碰了水,还在水面上撑了一会儿,然后倏地熄灭,终于随着流水往东流去,继而消失不见。

风越来越大,带了深秋的寒气。他骑马沿着河岸拼了命地跑,雨滴突然就掉了下来,天地间都是哗哗啦啦的响,临岸的灯笼一个个熄灭下来,世界瞬时陷入了一片漆黑里面。雨点哗哗啦啦地淋在他身上,他骑着马狂奔,心里头却突然浮起一种异样的畅快,嗓子里痒痒的想要大声呼喊,可他试了好几次,终还是没敢喊出来,怕惊醒了其他的人,这时候还骑着马在院子里乱跑,别人弄不好会以为他是吃错了药呢。

他骑到马厩旁,翻身跳了下来,拍了一下他的马,它就自个儿屁颠屁颠地跑到棚里去了。他撒腿往凤凰台跑,雨越下越大,身上也越来越凉,刚跑到凤凰台门口,就看见里头灯火通明的一片,原来桃良前不久被雨声惊醒,披着袍子出来看他,结果发现他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想到冬奴以前说的来了什么贼的事情,可把她吓坏了,把一院子的人都叫起来了,连关信关槐他们都过来了,正准备着出去找他,看见冬奴一身sh透地回来,桃良登时就哭出来了,连细由也不问,就责怪说:“少爷你跑哪去了,知道我们多担心么,你把我吓死了!”

冬奴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而且心里还有些闲气没发出来,可是看见桃良那个样子,心里泛起怜爱来,抹了抹额头上的雨水,哆嗦着说:“我出去转转,没想到下雨了。”

关信看他冻得不轻,赶紧挥挥手说:“桃良你也别愣着了,赶紧带少爷去换衣裳!”

这一闹凤凰台直到半夜才算渐渐安静下来,桃良打发冬奴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裳。就这么着,冬奴还是生病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叫他,他觉得眼皮子又重又烫,勉强睁开一些,觉得外头的光太刺眼,就又闭上了。桃良摸了摸他的额头,着急地说:“少爷这是发烧了,得赶紧叫大夫。”

他也发觉自己是发烧了,小时候三天两头的病,他都病出经验来了,勉强支撑着坐起来一些,眯着眼睛问:“你这是要去禀告老夫人?”

“这几天是老夫人的好日子,能瞒得过还是尽量瞒着,不过我得告诉夫人一声,要不然有个什么不好我们可担不起。”

“你等一会儿。”冬奴说了几句话就喘起来:“你先去告诉我姐姐,还有我姐夫……就说……就说我生重病了,看着不好……”

“少爷……”

“你快去……”冬奴说着便又躺了下来,时节已经转凉,那一场秋雨不是玩的,他也知道自己这回病的不轻,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在亲他的脸,摸他的手,就算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他也知道一定是他那个道貌岸然,披着一张人皮的色狼姐夫,心里恼的不行,使出吃奶的劲儿就把那人推了出去。这一推却把他自己给推醒了,他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他姐夫坐在床头上,还握着他的手,他想也不想就把手往被子里头抽,可惜他平日里生龙活虎都不是他姐夫的对手,何况现在生了病呢,抽了几次都没能抽出来,自己反而累得哼哧哼哧的,差点喘不过气来,这下他可伤心了,他堂堂相爷的儿子,未来的驸马爷,却落到个这个地步,鼻子一酸,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边哭边拿白眼珠子瞪,仿佛扑上去咬一口都不够解恨。

第七十七章活色生香

“好端端的怎么发烧了?”

冬奴闭上眼睛,没好气地说:“要你管,死了才好呢!”

石坚笑了出来,说“为了这点事就死,岂不是太不值得了。”

“我死了变成厉鬼,整天缠着你,叫你不得安生。”冬奴翻身闭上眼睛:“一睁眼就看见你,真是噩梦。”

“我在你榻前守了一夜,就落个噩梦的评价?”石坚说着伸手往少年胸口摸了一下:“你长了颗人心没有,不会是山里的精怪,把你的心也给偷了去吧?”

“你干嘛呀,动手动脚的。”冬奴拨开男人的手,翻身向外看了一眼,睡了这么久,他的嗓子有些发干,身上也是乏乏的没有力气:“守了一夜?我睡了很久了么?”

石坚愀然一笑,点点头,看着他,有些伤心的样子:“已经睡了两天了,现在你这屋子里头都是药味。老夫人怕你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昨晚上还特地在外头的院子里做了场法事。”

冬奴哼一声笑了出来,只是嘴角微微开启,从侧面看着眼角微微吊起来,有些不可侵犯的高傲:“我就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色魔!”

石坚笑了出来,眉头微微舒展开来,神情有些疲惫:“有力气斗嘴,看来是好转了。”

“怎么你在这里,桃良她们呢?”

“我半夜来的,叫桃良回去睡一会儿。姐夫在这里,你不高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