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6章(1/2)

,玩累了背着他回家,下雨了帮他遮风挡雨,披着责备的外衣来宠溺他,把他捧在手心里,当做一个宝贝一样,一直到他长大,可以自己一个人,好好的走完人生的路,那时候他们就彼此扶持,兄友弟恭的过一辈子。

这样的柔情深深触动了他的心,他伸手遮着男人的眉,不让雨水流下来,突然想到,他姐夫之所以背着他,就是因为这一件衣裳只有这样才能为他们两个人遮住雨,现在他们两个都淋在雨里头,他又不是摔了腿崴了脚,怎么能还叫男人背着他呢。可是他就是很贪恋这样的感觉,不想下来,想他的姐夫就这样背着他走,走很长很长的路,一年两年,等他长大了,他们并着肩一起回家。

冬奴这一回难得地没有受凉,回来泡了个热水澡,反而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的舒坦。这一天的相处没有他预想的狂风暴雨,除了他主动的吻,再没有其他,可明日那个人就要和他姐姐一块走了,难道他真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了自己么?

夜色很快就降下来了,家宴安排的异常隆重,他作为小孩子,又是老夫人最宠爱的幺孙,自然坐在老夫人身边,和他的姐夫两个人隔了好几丈的距离,那宴桌上烛火璀璨,照的人有些眼花,他悄悄地看过去,只看到男人有些隐忍的脸,这些天的相处如同做了一场梦,懵懵中察觉男人突然朝他看了过来,他心里一惊,两人目光相触,竟然叫他紧张地忘记了呼吸,于是便轻快地移过目光,知道男人在看着他,便微微扬起下巴,嘴角露出了一丝自负的笑容,最后实在忍不住又转过头去,见他姐夫还在看着他,得意地笑了出来。

他竟然是得意的,得意他姐夫那样厉害的人,也会这样喜欢他,尽管这喜欢他不想要,但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隐秘的喜悦,像春梦一般,sh热的,伤感的,虚渺的,兴奋的,藏在他心底最阴暗的角落。

这回桌上燕怀德第一次允许他喝了酒,时下风气推崇诗酒风流,可他自小体弱多病,别人家的男孩子到了他这个年纪没有不会喝酒的,只有他,几乎没有沾过酒,只自己偷偷喝过几次,只是他是不能喝酒的人,一喝就上脸,不只是耳根子,连肚皮上都红了。现在燕怀德是打定主意要他开始着手接班了,有意无意都在培养他。他喝了一点酒,就晕乎了起来。老夫人疼爱地叫桃良扶着他回去歇息,他倒在榻上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突然醒了过来,外头已经是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音,他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也不敢轻易惊醒桃良她们,就赤着脚走到窗边。外头也是寂静的一片,天又渐渐沥沥地下了雨,也不知道是刚开始下,还是就要停了。他长长叹了口气,倒了杯凉茶喝了,又重新窝在被窝里,支着耳朵听,外头静悄悄的,偶尔一两声凄凉的雁鸣,飞过去前往南方去过冬,静下心来听,似乎还能听见滴滴答答的落雨声,外头廊下的灯笼轻轻地摇曳,摇下胧胧的光影,透过窗户纸透进来,还有竹叶影子婆娑在上头。

他暗暗地想,觉得这最后一夜,他姐夫一定会过来,就强打精神撑着。他想,如果他姐夫真的来了,他要怎么做,是要和颜悦色一点的吧,毕竟他都要走了,他如果还摆脸色给他看,那人会不会把气都撒到他的姐姐身上,虐待她?可是如果他和颜悦色了,那人会不会得寸进尺欺负他?

他这样翻来覆去地想,最后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想的了,觉得心烦意乱,就那样睡了过去。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大喇喇地趴在床上,心里沉沉的,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他抱着被子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床头上,放着一串银链子。他心里一惊,赶紧把那银链子拿了过来,只见那链子的背面,篆刻着“石坚”两个字,刻得很小,又有些磨损了,不容易分辩。

这样的链子他曾在明大哥的家里见过,明石告诉他说,这叫“生死链”,上阵杀敌的将士人人都有,只是根据身份的不同,普通士兵仅仅是条红绳子,地位较高的有金或银的,上面写着士兵的名字,打仗的人之间有种不成文的规定,死人身上的什么都可以抢,唯独这手链子不能动,将来战死沙场,尸身如果有幸能被同伴拉回来,家人会来认领,即便没人来认领,将来入土的时候好歹有个名字。他姐夫这样的人,已经是一州的统帅,亲身上阵的时候应该不多,那这条链子,恐怕就是他年轻时候佩戴的,曾跟着他历经过大大小小的生死,这与他而言,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这条手链子触动了冬奴心底深处的英雄情怀,他跪在床上,将链子拿起来扣在自己的手腕上,他的手腕还太细,胳膊一扬,那链子就脱落到他的手臂上,银灿灿的,惹得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心里头幽幽地想,星座他睡熟了之后,他姐夫偷偷进来,不知道对他做了些什么,又说了些什么,他在梦里头,只梦见那一片细碎美好的野ji花。

燕双飞一行人要走的时候,天色依然阴沉,不知道还会不会下雨。众人一起出了府,老夫人,燕氏夫妇,冬奴,还有府里面的一大班奴才丫鬟,黑压压的一群人。外头的马车停了一溜,都吊着昏黄色的灯笼,看着有几分庄严的美感。燕双飞一一拜别了老夫人等人,冬奴站的最远,站在马车旁,为他的姐姐掀开了车帘子。燕双飞掩袖而泣,握住他的手说:“姐姐走了!”

“姐姐多珍重。”冬奴有些舍不得,眼圈都红了,可是他现在已经到了他姐姐的肩头还要多一些,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孩子,不能再拉着她的衣袖撒娇不让她离开。燕双飞含泪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悄声说:“咱们家就你一个男孩子,如今爹爹身体不比以往,虽然现在病已经好了,但不能不防着以后,以后你要用功读书,多跟爹爹学学为官作宰的本事,再不能凭借着个人的喜好了,咱们燕氏一脉往后就全靠你了。”

冬奴抿了抿嘴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来,有些苍白的,还有些伤感:“姐姐多保重。”

燕双飞莞尔一笑,随即搭着他的手上了马车。冬奴心里有些难过,往后退了两步,走到他姐夫身边,抬头看了一眼,抿着嘴唇说:“姐夫也多保重。”

石坚看着他,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只轻轻一抬,那条银链子就露了出来。冬奴有些窘迫,脸都红了。石坚松开了他,低声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的男孩,我对你的心意,你一定知道,现在我只问你,你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愿不愿意跟着我?”

冬奴有些后悔把那条银链子戴上,又怕旁边的人看出他们的不寻常,勉强镇定着说:“我以前就跟姐夫说过……我姐姐想要的东西,我再喜欢也不会要,我要的,一定要是我姐姐不想要的。”

男人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说:“你姐姐想要的是我的人和心,我却一样都不能给她,给她的只有怜惜与照顾,我想给你我的人和心,可是你却不想要。当年大师要我守戒,我没能完全做到,这也是我应得的惩罚……既然如此,给不了我想要的,那我就给你你想要的,一生一世护你周全。”

冬奴有些呆,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他终于,还是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没能得到一个,像兄长一样爱他守护他的姐夫。

于是他呆呆地,说:“姐夫能好好对待我姐姐,保护她一世周全,就是我最想要的了。”

---------------

今日这章为了写出秋雨凄凉优美的意境,更改了三次,所以更新迟了一点,抱歉抱歉!另外再给《坏男人》打个广告,喜欢歌的亲一定要看哦。

第八十三章少年春情

石坚看着他,良久没有说话,临走的时候才说了一句:“都依你。”

冬奴看着他上了马车,眼睛有些涩涩的疼,他姐夫呆在这里的时候他恨不得杀了他,盼着他早点走,真的要走了,他反而有些舍不得,想留住他。连他自己也弄不懂自己,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讨厌,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

燕双飞掀开了帘子来看,眼角噙着泪花,冬奴突然跑上前去,握住他姐姐的双手,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好恍然松开。燕双飞莞尔一笑,说:“过些日子爹爹容许你出门的时候,记得来连州看姐姐。”

“嗯。”冬奴立在水色氤氲的天空底下,看着马车渐渐远去,天空又渐渐沥沥地下了起来,桃良撑着伞跑过来,小声说:“小姐已经走远了,少爷,咱们也回去吧?”

冬奴有些意兴阑珊,耷拉着头说:“我困的慌,想回去睡会儿。”

回去又睡了一觉,这一觉一直睡到午饭时分,吃饭的时候老夫人派人请了几次,冬奴都抱着被子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燕怀德以为他和往年一样,舍不得他姐姐。心想燕双飞这么一走,冬奴心里头一定难受,就把关槐叫过来嘱咐了几句,要他陪着冬奴出去转转。关信和关槐兄弟,是最得冬奴喜欢的两个,也是最得力的两个,可是他们两兄弟在冬奴与燕怀德这里,受宠程度又不一样。冬奴更喜欢关信一些,关信会说话,办事也干练,燕怀德则喜欢关槐一些,关槐老实诚恳,办事严谨低调。关槐出来和关信商量了一下,却也没商量出一个结果来,不知道该带冬奴到哪去。冬奴打小极少出府,他们也不知道他喜欢去哪里,寻常游乐的地方又不敢带着冬奴去,怕燕怀德知道了会不高兴。最后还是桃良说了一句:“昨天我听说少爷去了一个地方,姑爷带他去的,他回来说很喜欢,那地方开满了野ji花,你们知道是什么地儿么?我听少爷说,好像是北郊的山坡上。”

关信和关槐都不知道:“北郊哪有什么野ji花,那一片都是荒地,我和关信以前经常去那骑马。”

虽然这么说,关信还是骑马跑过去看了一遍,回来的时候关槐和桃良正陪着冬奴在院子里头练拳。桃良看见他,连捧着茶盏边问:“找到了么?”

“什么找到了,关信找什么去了?”

“关信说要带少爷出去玩,可是不知道少爷喜欢到哪去,我就告诉他们说少爷昨天个跟着姑爷去了北郊,说那儿都是野ji花,很喜欢,就叫他出去找找,他们两兄弟都说北郊他们经常去,什么都没有,我就叫他再去看看。”

冬奴一听笑了出来:“那他们一定是在唬你呢,那些花是我亲眼见到的,难道有假?”

关信也有些纳闷的样子,摸了摸头说:“还真有一大片野ji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种的。”

“这怎么可能,”关槐说:“那地方咱们也就自从老夫人过寿之后没去过,以前经常去,怎么没见过什么ji花,种ji花也得有个生长期吧,以前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

冬奴心里隐隐冒出一个念头来,伸手拿过嘉平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说:“咱们一块过去瞅瞅。”

冬奴不记得路,可是关槐两兄弟明显是那里的常客,不一会儿就把他带到了地方。冬奴蹲下来仔细瞧了瞧,那些野ji花开的更好,水灵灵的清秀。他扭头对关信说:“刨出来一棵给我看看。”

“刨出来?刨它干什么?”

“少爷让你刨你就刨,问那么多做什么。”关槐说着掏出腰上的剑来扒了扒,刚扒了几下,那ji花底下就露出了陶盆的外沿儿。冬奴倏地站了起来,关槐吃惊地回头说:“少爷你快看,这花原来是有人连盆带花一块移植过来的!”

他站起来看了看,又说:“估计是有人知道少爷最喜欢ji花,想讨少爷的欢心,不过弄的还真像个样子,好像埋的有些日子了,底下的土都实了,只用眼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根本看不出来是移载的,像真的一样儿。”

关信看了他大哥一眼:“还能有谁,这地方是姑爷领着少爷过来的,除了他再没旁人了。”

关槐一下子涨红了脸,他脑袋瓜就是没有关信灵光,他刚才说了什么来着,对了,他说“讨好”,还以为这是哪个想求他们老爷办事的人求不到老爷,就转而巴结他们的小少爷呢。

冬奴心里热热的,说:“他哪会讨好我,指不定是谁弄的呢,他恰巧看见了,就借花献佛带我过来看。”他蹲下来,心想那么一大片的野ji花,也不知道是从多少的山头采的,什么时候,怎么他一点都不知道,他也没有告诉他。他往远处看去,看到远处的山峦秋色,心想这个时候,他姐夫已经出了京城,到了山那头了吧?一群飞鸟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好像被风吹乱了队形,一会一个样子,像流动的水一样。

“不过好大的一片,还真好看。”关槐叹了口气说:“你说我们怎么没想到呢,少爷那么喜欢,这一片又荒丰,明年咱们在这一带多撒些种子,开的满山头都是,就更好看了。”

冬奴只是一想,也觉得很壮观,眯着眼笑了起来:“这个主意好,到时候把老夫人夫人她们都接过来瞧瞧。”

他们骑着马又在那跑了一圈,离得远了看,那一片野ji花看着竟然像一只展翅欲飞的燕子一样,冬奴回头见了,又骑马跑回去看了一眼,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的甜,原来有人这样费尽心思地讨好他,想着他,是一件这么开心的事情。

他们骑马回来的时候,天色还很早,就又沿着美人河逛了一会儿。回府的时候关信不住地往后看,冬奴回头问:“你看什么呢,有美人儿?”

关信摇摇头,小声说:“后面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好像一直跟着咱们。”

冬奴调转过马头,瞧了好长时间,也没瞧出是谁,只有一些普通的老百姓:“哪有,我怎么没瞧见?”

关槐笑了出来:“少爷不懂察言观色,他们就是站在少爷跟前,少爷也觉得他们都是些普通百姓。我也瞧见了,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只是跟着,没有什么动作,咱们注意些就是了,这天子脚下,离咱们府里又近,光天化日的谁有这个胆子,除非他是皇帝老子。”

“谁说的只有皇帝老了。”关信也轻松了许多,笑着说:“还有太子殿下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