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30章(1/3)

还请了寺里的师傅到家里来讲经了呢,夫人喜欢这个,可是身子又不爽快,所以舅少爷就代她去寺里还愿了。”

石坚听了心里沉沉的,说不出的烦躁:“你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舅少爷比从前文静了许多……”

李管家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笑着说:“舅少爷今年已经十四了呢,文静一些,也是应该的。”

石坚没有再问下去,许是回了家的缘故,眉头也舒展开了一些,他回去换了衣裳,因为念着冬奴的心情,怕他再说自己薄情寡义,又去看了一眼燕双飞。还未进门,隔着院墙就听见绝妙的琴音传了进来,进了门就看见燕双飞正斜靠在庭前的软榻上听琴,姿态慵懒优雅,仿佛春睡的海棠花。

燕双飞是举世闻名的美人儿,看了她一眼,才知道为什么有人把美人比喻成花,的确是花容月貌,如今生了病,身态单薄了许多,更是有了我见犹怜的姿态。可是他看着,总觉得不如冬奴好,不如冬奴好看,也不如冬奴有灵气,与冬奴比起来,处处落了下风。这样的想法冒出来,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愧疚,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或许在旁人的眼里头,燕双飞何尝不是举世无双的宝贝呢。

他看着这样美丽哀愁的燕双飞,第一次有了要休了她的念头,既然自己不能带给她幸福,又何必给了她这一分念想,何不早早地松开她的手,叫她去寻找自己的一片天空。他这样的想法,自然有些自私的念头在里头,他想他跟燕双飞没了关系,就不再是冬奴的姐夫,或许冬奴就会接受了他也不一定,反正女子改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朝的太后娘娘,进宫当妃子之前,也是一位孀居的寡妇呢。

这样的他,也算得上薄情汉子了,可是他想,他为了冬奴,连自己的前程和性命都可以不要,哪里还顾的上旁的人。

他这一去军营,就过了中午才回来,听说冬奴已经从寺里回来了,就沐浴更衣,全身上下收拾了一番,才去了凤凰台。离得还有很远的时候,就听见里头依依呀呀地唱戏声,一唱三叹,融合在那清丽的丝竹声之中。他过了镂花门,就看见冬奴穿着一身浅色的春衫,风流缠绵,正在那里跟戏班子的师傅学戏。他那衣衫本是浅白色的,从领口到腰间的被边却添了天蓝和淡黄,最后用白布在腰间打了个结,看起来更显得雅致柔软,松松软软地穿在身上,竟有了几丝哀怨清冷的味道。戏台子前头的樱花开的很好,淡白色的粉红,散着幽幽的香气。冬奴的身段容貌,其实更适合男扮女妆唱旦角,只是他性子傲,不肯为了这个屈尊,所以学了小生,却也学的有模有样,姿态手势都有了梨园子弟的影子。

石坚站在樱花后头,呆呆地看着冬奴在那里咿呀学唱,心里默默地想,冬奴在正经事上不上心,骑马射箭倒是样样精通,学起戏来也那样有灵气。只是燕怀德如果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在他这里成天只学些执绔子弟的玩意儿,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第四十五章再次相见

教冬奴唱戏的师傅是连州城里的名角儿,本身就是唱小生的,冬奴又生性聪慧,不一会儿就学的上了手。石坚站在樱花后头仔细地瞧,才发现凤凰台又多了许多的丫鬟,一个个穿着桃色衣衫,静静地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冬奴学戏,戏台子和长廊上都爬满了青色的藤蔓,开着淡紫色的小花,配着那些美人粉衣,景色说不出的温婉精致,很有京都燕府的风韵。午后日头正浓,他站在院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有见那教戏的师傅退了出去,阿蛮在一旁听的昏然欲醉,兴奋地拍手叫好说:“少爷唱得真好。”

桃良笑着端了两杯茶水上来,冬奴接过毛巾擦了一下脸庞,又喝了一口茶,皱着眉头说:“现在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我出了一身的汗,先去后头汤泉里洗个澡,阿蛮,你陪着我去。”

“哎。”阿蛮赶紧站了起来,嘉平已经早早地抱了换洗的衣物出来,阿蛮接在怀里头,陪着冬奴往后头的山路上走。春来百花盛开,那一路梨花溶溶,鼻息里都是暖暖的香气。冬奴脱了靴子,又伸手解开衣带,将衣裳脱了下来,要脱中衣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火热的眼神一直在盯着他看,他扭头看了一困,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只有泉水潺潺地流着,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花儿,一朵一朵开在石头上头。他将衣衫全部脱了下来,光溜溜的跳进水里头,已经是经历了情欲的少年,那细腰挑臀,看着比先前更有风情,有一种缠绵光鲜的味道,更让石坚惊讶的是,冬奴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学会了游泳,秀长的身体在水里头扭动着像一条光滑的鱼。阿蛮坐在一旁的山石上,嘟囔着说:“少爷真厉害,学什么都学的会,还那么有福气,这世上的好东西都让少爷给占了,怪不得我们主子也那样疼小少爷。”

冬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他从水里头冒出来,趴在一旁的岩石上说:“我有什么福气,这么多人喜欢,不过是因为我有个好皮囊罢了,将来老了丑了,谁还喜欢我呢?”

他说着又笑了出来,问:“你们主子是不是该回来了?”

“主子早就回来了,今天上午少爷刚出门,主子就回来了,我还以为桃姐姐她们已经告诉少爷了呢。”

冬奴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呆呆地仰起头来。阿蛮抿了抿嘴唇,小心翼翼地问:“少爷……少爷还生我们主子的气么?”

冬奴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我巴不得他死在外头呢。”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心烦气躁:“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仿佛生了很大的气,“啪”地一声拍在水面上,激起了细碎的水花。这个消息彻底地打消了他心底的愉悦,他也没有心思洗澡了,从水里爬出来,草草擦了擦身上,就穿好衣裳站了起来。他往外头走了几步,忽然听见后头有什么声音在响,狐疑地扭回头看了一眼,问阿蛮说:“你听见什么响声了么?”

“没有啊。”阿蛮也回头看了一眼,说:“这儿只有我跟少爷两个,没有别的人。”

冬奴哼了一声,想起他醉酒的那一次,闷闷不乐地说:“那可不一定,有人无耻下流,就喜欢偷偷看人洗澡。”

阿蛮露出了很吃惊的神色,问:“可是我们这儿也没有女孩子啊,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他忽然闭上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前头唇红齿白的冬奴,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是刚,他们少爷这样的美人儿,可比一般的小姑娘好看多了。这样一想,他又想起了自己心底深处一直埋藏着的一个疑问,仿佛忽然有了答案,怪不得他总觉得他们主子待少爷有些奇怪呢,难道是……

冬奴窘红了脸,却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伸手拍了拍阿蛮的脸颊:“别胡思乱想啊,拿着我的衣裳赶紧走。”

“……哦……”阿蛮赶紧弯腰将地上的衣裳拾了起来,心里头忤忤忤忤地直跳:哎刚刚,真是不得了了,刚才他们少爷脸庞红红的,可真是……真想叫人冲上去啃一口。

因为知道了石坚已经回来的消息,冬奴一整个下午都是蔫蔫的没什么精神,窝在书房里头看了一下午的书。晚饭的时候燕双飞派人过来请他,冬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姐夫,也不知道该如何在当着他姐夫的面时面对他的姐姐,便以身体不爽快为由拒绝了。可是晚饭就这样什么也没吃,晚上的时候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他又不好意思把桃良叫起来,就穿好衣裳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了厨房,可是厨房的门已经上锁了,不得已,他只好又去了后院小厮们住的地方,在那儿的厨房找到了剩下的几个馒头,还有两个尚有余温的鸡腿,这可把他激动了半天,赶紧都搜罗出来准备回自己屋里头吃。可是当他回到凤凰台的时候,刚进了院子门,就看见一个人影悄悄地贴在他的房门上,那廊下的灯笼把那人的脸照了个清清楚楚,冬奴脸色立即拉下来了,眉头一皱,走过去冷冰冰地喊道:“你……你偷偷摸摸的,不是君子所为!”

石坚吓了一大跳,扭头却看见冬奴一手拿着两个鸡腿,一手拿着两个馒头,脸色却很难看,那本就有些上挑的眉眼如今更有了蔑视的神色,半睬不睬地瞧着他。他立即尴尬了起来,毕竟这种半夜偷偷跑到人家门前的事情他也不常做,何况又被冬奴抓了个现行。冬奴瞧出了他的难堪,心里更得意了,用鸡腿指着男人的头说:“大半夜的偷偷往人屋里头钻,不要脸。”

鸡腿的香味钻进了冬奴的鼻子里,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雅观,慌忙又把鸡腿收了回来,可是男人却立即抓住了他的慌乱,站直了身体问:“从哪儿偷来的这些?”

“什么……偷……?!”冬奴脸一红,说:“你少胡说八道,我光明正大拿过来的,我在你们家连个鸡腿都不能吃么……大不了我明天拿钱给你!”

石坚饶有兴致地看了冬奴一眼,冬奴讪讪的,只好拿着自己的鸡腿往屋里头走,进了房门他反身就要关上,却被男人的大手挡住了,他试了几次,可惜自己的力气不够,气得他扬手就把手里的馒头砸了过去。可是石坚是什么人,刀风剑雨过来的,身手那叫一个敏捷,一闪身子就躲了过去,顺手推开门晃了进去,从里头把门关上。冬奴又气又怕,低低地说:“你要做什么,你还想睡我,你做梦吧你!”

石坚抿着唇看了他好一会,才幽幽地说:“晚上没去吃饭,是因为不想见到我吧?所以晚上才饿成这样?”

“要你管!”冬奴指了指房门:“你赶紧滚出去,你不走我可就叫人了!”

“那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想一想,考虑周到……你姐姐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我现在也不怕她知道,你爹在京城步步惊心,现在你们燕家可离不了我。”

怎么会有这么卑鄙无耻的人,冬奴气得胳膊发抖,男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脸色有些伤感和无赖:“反正在你的心里头,早就给我判了十恶不赦的罪,我也没奢望低三下四的就能把你求回来。

男人边说着边解着衣裳往里头走:“我现在想做什么都可以,不怕你闹出来。你先吃吧,我先睡了,对了,记着把门外头的馒头捡回来,要不然明天一早要人看见你不好解释。”

男人说着,便悠悠地脱了衣裳,还不要脸地脱了个精光,露着虎背熊腰,和古铜色勘满健美的臀,枕着手躺了下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要一直这样看着?”

冬奴急忙红着脸背过身去,说:“谁稀罕看你呢,我是看你不要脸!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好,你不出去,我出去,反正这里是你家,什么都是你的,我还不稀罕睡你们家的床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