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2)

“好的,好的,就去‘那里’。”

他们会意地笑着。

其余三人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们在打什么暗号。

“哈哈哈哈……”

“大爷,您多喝点,这酒很不错的。”

“好好……嗯,不错。”

“呵呵呵……”

箫煜祺僵直着身体,钉在椅子上。

满屋子充满脂粉酒气,跟男人女人们嬉戏调笑的声音。

他想不到父亲跟姐夫说的“见识”一下居然是这种事!

今天一入夜,他们就神秘兮兮地带他出门,竟然是要带他到京城最享盛名的勾栏院----香品楼!

父亲还约了几个叔伯好友前来,他们包下一个小厅,招来几个美貌的姑娘,就这样欢娱起来了。

箫煜祺被“分配”到一个叫“晓蝶”的姑娘,听说她是最红的花娘之一,年纪也不比他大上多少,可阅历跟人生经验肯定高上他几级。

她穿着曝露的绿色轻纱衣裳,不停给箫煜祺敬酒,身体还越靠越近。

箫煜祺冷汗直冒,一直婉言拒绝,身子更是一寸也不敢移动。坐在他旁边对面的父亲跟姐夫,豪气地各抱一个,对于姑娘们的酒更是来者不拒,摆明要为他树立“模范”作用。

“煜祺,不用那么拘谨啊,晓蝶姑娘又不会吃了你,她很随和的。”姐夫哈哈笑着。

“哈哈……”箫煜祺相当不知所措,只好扯出个勉qiáng的笑容。

“来,萧公子,喝了这杯吧。”晓蝶娇笑着递出酒。

“呃……嗯。”箫煜祺终于勉为其难喝了下去,心里祈祷着赶快让他熬过这段时光。

明月当空照。

几个侍卫护送着一辆豪华的轿子,在镇南将军俯门前停下了。

门外守卫的将士问:

“什么人?”

一个高大的侍卫走上前,出示证明身份的金牌道:

“我们是太子殿下派来的,要见萧侍卫。”

“哦……”门卫看清牌子上面的字,确实是皇宫里的人,他老实回答:“实在抱歉,我们公子跟老爷出门了。”

“出门了?”侍卫怔了怔,跑到轿门边,弯下身低声向里面说了些什么。

由于隔着很远,门卫也听不清他说什么,只是好奇地猜测着轿内的人的身份。

得到答复后,侍卫走到门卫面前,问道:

“那么请问,萧公子他们去哪里了?我们有急事要找他。”

“急事啊?那要不要我们派人去通知老爷?”门卫紧张起来。

“不必,请告诉我们地址,我们去找就行了。”

门卫赶紧jiāo代道:

“老爷好像带公子去‘香品楼’了。”

“好的,谢谢你。”

侍卫走开,回到轿子前报告里面的人。

“香品楼?什么地方?”清脆的嗓音传出。

“回殿下。”侍卫压底声音说:“那是京城最出名的勾栏院。”

“就是jì院?”里面的声音提高几度。

“是的。”

“好……马上带我去。”yīn沉的语气里含着阵阵怒气。

“是的。”侍卫站直身子,一摆手,喊道:“起轿。”

轿夫整齐地抬起轿子,咿呀咿呀地出发了。

朕的御前侍卫正文第二章

“萧公子,你还没吃饭吧?来……”晓蝶夹着一口菜,亲昵地往箫煜祺嘴边送。

“谢谢,我……我不饿。”箫煜祺悄悄坐开一点。

“不吃菜,那要不要吃点心呢?”晓蝶步步bī近,丰满的胸脯又靠过去一点。

箫煜祺在心里叫苦连天,他已经坐在凳子边上了,再动就要跌下去了。

“呵呵呵……”晓蝶媚笑着,知道这个猎物无处可逃了。于是她gān脆站起身,一屁股坐到他大腿上。

“晓蝶姑娘……那个……啊嚏!”箫煜祺想叫她走开,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哎呀,公子您怎么了?着凉了吗?”晓蝶赶紧关怀得问。

“我……我没事……”

箫煜祺不敢说,她身上刺鼻的香味早就让他鼻子发酸了,现在她靠那么近,自己再也忍耐不住了。

感觉鼻腔里又一阵发痒,他连忙屏着气别开脸。

晓蝶水蛇般的手臂环上他,脸蛋向他凑近,她嘟着小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